不逼逼了,我是墙头草谢谢🙏🏻🙏🏻🙏🏻

【all金】我的男朋友和他的弟弟们01

ooc!!黑化!!

写得很意识流,很玛丽苏!!

有产乳+恋乳癖设定

金可以产乳!

金可以产乳!

金可以产乳!

但是不娘化


设定不看也可以,因为随时会改

——————————————————————————————

  已是大三的安迷修和低一年级的学弟金交往后的第三个月,才后知后觉到自己对金的家人好像没什么了解。

  也、也不是说要见父母吧,至少是稍微拜访一下,就算是以朋友的身份也很好啊。

  怀着这样的想法,安迷修向金提出了请求。

  正窝在安迷修怀里打游戏的金愣了一下,他挠了挠头,很爽快的应了“可以啊,你来就是了。”纠结了一会儿,他又说道:“你想见我家人是没问题啦,但是我没有父母啊,倒是有几个弟弟。”

  “没有父母?!是……已经去世了吗?很抱歉!”安迷修显然是没有料想到会有这种话题出现,颇为尴尬的低头看了看金,金倒是没什么不好的情绪,他很自然的拍拍安迷修的肩以示安抚“没有关系的,反正这么多年了我也习惯了。”

  难得看到这孩子可靠的一面呢,安迷修扯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像是夸赞般的感叹道:“金也是不容易呢……一个人生活还要带着弟弟,这么长时间来很辛苦吧。”

  可惜对金来说,安迷修话语中亲密的怜惜与疼爱完全无法透过金的粗神经传达到他心里去,他只是烦躁的揉着自己的头发,皱着眉作思索状。

  “也不是那么说,家里还是很有钱的,就是小孩子管起来比较麻烦。”

  “金的家里很有钱吗?不过小孩子比较难管也很正常吧,小男孩一般都比较调皮。”

  “应该是很有钱……但也不能算很有钱……弟弟其实也很乖……总之你来了就明白了。”

  等安迷修来到金位于高级复式公寓的家中,才直观感受到金话中的意思。

  不单单是指有钱……而是指弟弟比较麻烦是麻烦到什么地步。

  这些孩子看上去都很乖巧,但是挡不住数量的可观。

   根据金的话,现在在家的只有四个,还有五个在外面。

  四加五.......妈哎,那就是九个弟弟!??

  其中看上去年龄最大的,十五六岁模样的紫发少年撇了撇嘴,那紫眸中的不满与审视尽数展现在安迷修的眼前。

  他很不客气的哼了一声,才故作满慢悠悠的开口道:

  “金你又随便捡人回家,上次不是说好了是最后一次了吗?”

  金干笑几声:“别这样说啊雷狮,我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吗,这位是我的学长安迷修,今天我只是带他来家里玩而已。”

  “你这种渣渣还能有朋友也是不容易。”拥有和金同样金发的少年走上前来,还未与安迷修对视几秒,手中棒状的物体便直直抵上了安迷修的胸口,安迷修被他极具危险性的目光扫视,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

  “喂,你这个家伙,没有怀着什么不好的心思吧?”

  说着,他做出一副凶狠的模样,只是因为年幼,像是皱起了一个包子脸,没什么威慑力。

  像是小狗在护食般的宣战发言。

  但是猜对了。

  被说是“不怀好意”的安迷修不禁笑了,他把隐隐作痛的胸口前的棍子推开,嘴边温和的弧度一丝未减。

  “不用那么没礼貌吧,我只是来拜访一下啊。”

  说着,他突然做出一个苦恼的表情,满脸歉意的俯身看向嘉德罗斯:“啊抱歉,如果是小孩子的话也算是童言无忌?我这样说反而是更有失礼仪的吧。”

  嘉德罗斯强忍着怒火挑起半边眉毛,手中的棍顶再次对准安迷修的鼻尖。

  “你说谁是小孩子??”

  见事态不好,金连忙上前把安迷修往后扯,又将大罗神通棍按了回去。

  “嘉德罗斯你快点把你的……呃……武器收回去。”金一下子挡到安迷修身前“这位可是客人,不要胡闹。”

  靠在沙发背上的雷狮在旁吹了个口哨,绽开的笑容中尽显幸灾乐祸。

  “金你那么讲,九岁儿可是会哭给你看的。”

 “雷狮!”金无奈的叫他名字“你今天怎么话那么多啊……还没人能管管你了?”

  早就躲去看电视的凯利露一个头在沙发椅背的上方,他用食指勾挑着自己耳边稍长的黑色发丝,笑嘻嘻的戳戳那根比嘉德罗斯本人还长的棍子,腔调拖长。

  “金哥——你可不能那么说,大家也只是关心你啊。”

  说着,他话锋一转,语气将嘲讽与敌意表现的淋漓尽致。

  “毕竟你那么笨,会不会被骗还不一定呢——特别是面对这种看上去好像是个好人的类型。”

  金翻了个白眼:“是啊是啊,我被骗的最惨的一次就是被你纯良的外表欺骗了把你从外面带回来。”

  “带回来?”安迷修敏感的捕捉到关键词“金,这些都是你的亲弟弟吗?”

  “不是啊。”金说着,蹲下身去揉了揉嘉德罗斯的脑袋“有些是从孤儿院里带回来的,有些是从街上捡到的……亲弟弟的话,只有秋一个人啦。”

  嘉德罗斯的头发被揉的有些杂乱,他不满的哼哼了几声,往金的怀里钻去,蹭出一个适合自己的形状,才安心把头靠在金的胸膛上。

  “一开始只是想给秋找几个玩伴……但是那种不太负责的福利院去多了,就忍不住每一次都会领小孩子回家。”

  “幸好大家都比较独立,不然我肯定要累死的。”

  安迷修看向半蹲在地上的金,他蓬松的头发被梳理的还算妥帖,在客厅不算自然到灯光下飘散开点点金辉,被这阳光余晖似的光晕染着的,那一双清澈到令人动容的眸子中在他口中说着“那些孩子们”时,忽的明亮了起来,像是有洁翼飞鸟从他的眸中探出,引得安迷修的心脏一阵阵抽动。

  在这样奇妙心情的掩盖下,金口中说出来的话一时间也变得模糊了,直到注意到耳边似乎没有了少年清脆的嗓音,安迷修才后知后觉的称赞了一句。

  “金……很厉害啊……”

  “嘿嘿,也可以说是吧。”

  金应着,他妄图把嘉德罗斯抱起来,却差点一个踉跄摔地上,不由得揉着腰抱怨:“嘉德罗斯你是不是又变胖了?”

  嘉德罗斯对此的回应是转过头去,心虚般闷声的否认。

  “你要好好减肥啊,不然我是真的抱不动你了。”

  金此话一出,一直在旁观看戏的雷狮和凯利都忍不住发出嗤笑声来。

  嘉德罗斯像是被逗气了一般,转头不去看金,心里却开始认真的考虑减肥的事情。

  他现在才九岁,如果现在金就不抱他了,那他估计就是全体成员中最早被罢免撒娇这个权利的那位,这个认知让嘉德罗斯颇有些烦躁。

  雷狮不说了,比起跟金撒娇,他更喜欢戏弄金,或者是直接吃豆腐,凯莉和卡米尔却是在十三岁之前都窝在金的怀里不出来的,即使是现在,也能使用各种手段让金又是亲又是抱的。

  本来留给他发挥的余地就不太多...更何况现在又冒出来一个什么什么学长,这个渣渣真是没眼光,那个一看脑子就不太正常衬衫男也能算是正常的做朋友的对象吗?

  想到这里,嘉德罗斯又瞪向安迷修,这种无缘无故的怒气迁移虽然毫无道理可言,却让他心里舒服了很多。

  安迷修:????

  安迷修干咳了几声,让本来就注意到嘉德罗斯小动作的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脸。

  出乎他意料的,这些孩子对金有很强的占有欲,不过这也很正常,小孩子对自己耗费过多心血的事物总是会有让人难以理解的执着,更何况是倾注了相当爱意的事物。

  是的,爱意,并且是深厚的爱。仅仅从这一个客厅里,安迷修就找到了许多透露出来这房子主人的受宠程度。暂且不论明黄色主基调的装饰,客厅中干净到突兀的沙发位子,柜子上茶几上随处可见的符合金口味的小礼品...就单单是把打架后的痕迹消除掉,也是很困难的吧。

  安迷修有意无意的扫过沙发底下余留的一小块玻璃碎渣,又把视线停在嘉德罗斯那一根一碰就知道是真材实料的黄黑色铁棍上,有些苦恼了起来。

  要在这群饥饿的狼崽子们口中护住食,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啊......

  也算是真情流露了,安迷修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对着金耸耸肩。

  “看来我是真的不怎么受欢迎啊......还真是让人苦恼。”

  金刚想开口,就被凯利毫不客气的肯定打断了:“算你有点自知之明吧。”

  雷狮更直接,他睥睨向安迷修,语气冰冷而果断:“识相点就赶紧自己走人。”

  金:“???你们今天脾气怎么那么大?”

  他上前拉拉雷狮的衣袖,有些请求意味的开口:“雷哥,雷哥你给我个面子,安大哥怎么说都是客人,咱态度好点成不成。”

  雷狮态度很坚决,他一个字没说,满身上下却写满了“no”。如果是一般家里来了客人,雷狮还真会卖给金面子,装装乖乖牌,只是这次情况特殊,这个叫做安迷修的家伙从他踏进门的那一刻就给了雷狮一种让人厌恶的感觉,这种感觉伴随着他内心中越来越膨胀的危机感逐渐压上心头,这让雷狮...深深地不爽了。

  特别是当他察觉到金对这个人颇有维护意味的举动时,这种不满上升到极致。

  自己宝贵的东西被别人侵占的滋味,足以让雷狮难受到想要发泄。

  更何况,这是金。

  从他七岁被金捡回来的时候,他就认定了这个人,认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并不是追随,也不是陪伴,而是绝对又纯粹的拥有。

  是的,他拥有这个人。

  雷狮拥有这个人的全部。

  所以金的每一部分都是属于他的,当然,这是未经商量,通过不正常手段得来的财富,一开始会慢慢的窃取,如果事情败露了,那就抢。

  喜欢的部分就藏起来,不喜欢的部分就在潜移默化中渐渐的磨去,雷狮一直相信,总有一天,金所有事情的前提不再是“我想”而会改变为“雷狮允许”。

  这就是海盗无理又蛮横的爱。

  在达成这份感情之前,必要的一个条件,就是扫除所有的“障碍”。

  此时,站在这里的安迷修,显然就是“障碍”。

  雷狮的狼虎本质被安迷修看的通通透透,安迷修究竟是怎样的本性,他也能稍微感觉出来。

  充满了虚假感,让人作呕的表面伪装更是让他又警惕又厌恶。

  凯利和他一样对安迷修充满了直觉性的厌恶,这两个人难得同仇敌忾,让金都一下子有些招架不住。

  无可奈何之下,金只能一遍遍的重申“安大哥是个可靠的人”等类似于这样的说法。

  安迷修好几次试图说些什么,都被雷狮和凯利的一句“不要管别人的家事”给怼了回去。

  “你说他没恶意他就没恶意?”凯利很不屑的挑挑眉“你怎么为他证明?”

  “渣渣,等你发现自己被坑了就晚了。”

  “为什么态度不好?我看到他那个傻样就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不行吗?”

  太荒谬了!金抽了抽嘴角:“你们就能不能别想那么多吗......人家客人来了,不让人家喝一杯茶再走,本来就是你们的不对好吗?”

  凯利很不可置信:“什么叫我的不对?”

  那委屈的小模样,金简直能从他脸上看出那么几个字来——你以前很宠我的。

  若是换作往常,金早就没办法的任他耍弄了,现在却因为一个外人来指责他不对???

  那么想着,凯利自然是把心中话说了出来。

  他一改之前懒散的画风,整个人罕见的凌厉起来,眼尾上挑的弧度让人心悸。

  “那你倒是说说,这个外人有什么地方好让你那么维护的?”

  咄咄逼人的态度。

  金有些烦躁了,他本是想循序渐进的跟他们好好说一下这些事,但是现在想想,只不过是找了个对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一但想要隐瞒,反而更加难受。

  于是,他干脆利落的与身旁的安迷修十指相扣,高高的举到胸前。

  “还能有什么原因,安大哥是我男朋友呃...是你们的新哥哥。”

  安迷修隔着黑色的手套摩挲那手掌细嫩柔和的质感,他歪过头去,发现鬓角处与金色的发丝交缠,才注意到他和金的距离已经有那么近了。被喜悦的泉灌溉,从他内心萌生的幸福之花慢慢生长,最后绽放于他的面庞上。

  安迷修笑了,歪着头笑问道:“想必我现在是有插手家事的资格咯?”


  

  等格瑞回来时,沙发上已经做满了人,金和一个栗发的男人挨得很近,雷狮和凯利一人一边的坐在单人沙发上,表情中暗黑面的情绪压都压不下去,就那么清晰的暴露出。

  嘉德罗斯被金赶去楼上奶紫堂幻了,不然场景要乱很多。

  “啊,格瑞你回来了?”

  金转过头,伸出一只手跟他打招呼,似乎是听到金的声音后才有所察觉,凯利拿出自己的棒棒糖,在指尖晃了晃,招呼格瑞过来。

  格瑞动作停顿了一下,他脸上还是一如往常的面无表情,直到安迷修跟他自我介绍“我是金的男朋友”,那张脸上才泛起一丝波澜,只不过就像投入大海的鹅卵石一样,甚至没到几秒钟,就彻底消损了。

  他冲安迷修轻轻点了点头,那平静的模样让自从入了门就一直被敌视的安迷修受宠若惊,安迷修欣慰的想到,看来金的弟弟里,还是有几个比较正常的类型啊。

  这种想法只维持了不到一分钟。

  只见格瑞与金沉默着对视了几秒,用一种我要吃午饭的口气开口:“金,我要喝奶。”

  “哎?”金忽的愣了一下,格瑞俯下身把他圈到怀里的动作让他忽然醒悟了什么,脸上爬满了红晕。

  “等,等一下格瑞,不是说好了16岁以后就不这样了吗,呜哇——”

  安迷修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格瑞就已经把手放到了金的衬衫扣上,他把脸的一侧贴到金的左胸上,声音从布料间传出,带着些模糊的闷感。

  “我要喝奶,喂我。”

  衣服被撕裂的声音在安迷修耳边回荡。


——————————————————————————————

  不会有ntr和np结局

  不会虐

  大半夜的写到睡着

评论 ( 18 )
热度 ( 468 )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