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逼逼了,我是墙头草谢谢🙏🏻🙏🏻🙏🏻

【all金】被迫脚踏多条船的我也很无奈啊![上]

准备搞个中短篇玩玩

ooc注意!!!!!

架空原创!!!!很苏!!!!!!!

其实我all金就比较喜欢雷金瑞金,但一写到雷狮我就莫名的欢脱了起来[。

————————————————————————————

  金正处于他人生中最窘迫的境遇之中。


  站在他身前的男子正紧紧的锢住他的手腕,用极具侵略性的眼神扫视他全身上下,勾起的嘴角挑衅味十足,而他身后宽厚胸膛主人的暖棕色发丝正在脖颈处摩挲,温热的呼吸撒在他耳畔,使得金早已紧绷的身体僵硬的不能再僵硬。


  比起这种暧昧的姿势,更让金尴尬的是他和这两人之间的关系。


  他们是情侣。


  准确来说是,金和这两人都是情侣。


  由于各种意外和来不及解释的误会,金在阴差阳错的情况下,和这两个人在一起了。并且这两人不知道对方和他也是情侣,简单来说就是,他脚踏两条船。


  于是再回头来看,现在这种奇怪的对峙局势就明了了很多——金被迫脚踏的两条船相撞了。

  “恶党,是时候放开你的手了吧,金可是要被抓疼了。”


  随着安迷修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金打了个激灵,还没说什么,只见安迷修一挑眉,猛地把金往后一拽,使他的上半身和金的背部紧贴在一起,近到隔着布料都能将触感与温热的体温传递。


  雷狮握着金手腕的手却丝毫未松,他毫无退意的视线与安迷修迎面相撞。


  “我可是还要带着这小鬼回去呢,倒是你安迷修,还不麻利的滚蛋吗?”


  “我想由我来送金回家更合适吧,金现在喝醉了,你会不会干出来什么可还不一定呢。”


  说着,安迷修干脆以一种搂抱的姿态将金圈入怀中,嘴角一歪,自信的笑容呈现在他的脸上,那自信之中,微乎其微的带了几分怜悯和嘲讽。


  “况且,有资格来送他的人,也是我。”


    因为我们已经是情侣了。

  安迷修每每想到这,心里都幸福的冒泡,那融化他心脏的汤水,似乎都要从眼眶中溢出了。其热度就如同几周前的那个夜晚,他打开房门,个金发被灯光烘成暖橘色的少年,涨红着脸与他对视说出喜欢这两个字时,从他脸侧流淌而下的泪水一般滚烫。

  他把金拥入怀中,一遍遍的倾诉自己的爱意,漫长又苦涩的暗恋终于迎来了终结,手足无措的少年笨拙的安慰这他,那一个夜晚,俩人相拥而眠。

  自那之后,虽然金和他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再联系,但再次相遇时,哪怕金只是如同往常一样带着朝气的笑意跟他打了声招呼,他也心满意足到无以复加。


  而金听到此话后,一股由心而生的无奈感淹没了他。

  这真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啊!

  凯莉总喜欢拉着他和紫堂幻玩些带有惩罚性质的游戏,真心话大冒险向来只是其中最low的一个,所以当他收到凯莉的邀请时,爽快的答应了。

  直到他站在安迷修门前沉思时,才开始后悔当初的爽快。

  没事,跟凯莉玩会有这种惩罚也很正常了,大不了被拒绝后给安米修道个歉就行了。

  而出乎金意料的是,这告白进行的很顺利。

  非常的顺利,顺利到当他被安迷修紧抱着,手不停的拍抚安迷修的背时,内心还是有点懵逼的。

  居然表白成功了??这怎么和说好的剧情不一样???

  按理来说应该解释清楚才对,但是一看到安迷修那欣喜若狂的模样,金就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错失了解释的良机之后,金也没怎么跟安迷修说话,直至今日好不容易遇上,还一遇遇好几个……


  金忍住扶额的冲动,他唯唯诺诺的缩着,憋屈的不敢发声。


  毫不知情的雷狮颇为不屑,他没有理会安迷修话中的炫耀语气,反而是难得心平气和的慢悠悠开口:


  “戚,要说资格——还真是没有人比我更有资格送他回去了。”


  雷狮说着,停顿了几秒,脸上显露出几分让安迷修捉摸不透的喜色。


  雷狮和金在一起只是三天前的事情,正在鬼鬼祟祟往他宿舍门底下塞什么的金被他一把抓住,匆忙之中从手中掉落的洁白信封也被印上了一个鞋印。“雷狮你干什么啊!——”金连忙挣开被抓住的手腕,将信封捡起,蹲在地上轻轻吹去那信封上的灰尘,仿佛在对待什么珍宝一般。

  “我到还想问小鬼你偷偷摸摸的在我宿舍门口干什么?”说着,雷狮抢过金手中的信封,看到信封上粉红色的爱心粘贴,和信封左下角歪歪扭扭的写着的“致雷狮”时神情有些错愕。

  ——怎么那么像情书??

  这是雷狮脑内的唯一想法。

  他看向蹲着抬头望他的金,难得犹豫的问了句:“...这是给我的?你写的?”

  金冲他做个鬼脸:“当然是我写的啦!不然还能有谁写给你——”

  “写了那么久还被你踩了一脚,早知道我就不那么认真的写字了!”

  少年充满抱怨意味的话语钻入他的脑内,雷狮顿时无语了良久,如果用一句话形容他内心的五味陈杂,那大概就是——“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金从地上站起,看雷狮没有反应,金颇为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你觉得恶心就还给我吧...我也知道这么做太像小女生了,可是要我说出口更难...你懂我的意思吧?”

  金的话音未落,便被“嘶啦——”的纸张破损声打断,雷狮手里的信封被他干净的撕成了两半。

  “不喜欢就算了吧你别撕啊!我可是写了很久的...喂——雷狮!你干嘛突然抱我??”   

  纷飞的纸屑中,金被雷狮强硬的抱起,只有一米六多的他忽然升到了一米八还要高的视角,只能靠牢牢环住雷狮的脖子来增强安全感。

  柔软的发带在他脸侧蹭过,雷狮轻松的把他搂起,那低沉的声音盖不过其中蕴含着的兴奋。

  “本人在这里,那封信也不用看了吧。”

  “你不好意思说没关系,表白我可就不客气的答应了啊——”

  “就让你享受一下海盗团团长的爱吧,小鬼。”

  被这三连击砸到恍惚的金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只是微微张开嘴,强势的吻便欺压上来,粗糙的舌头把他所有要说的话都一股脑的卷走,等醒悟时才发现那些话语都被对方吞入了肚中。他的所有自由领地都被侵占,雷狮以一种撕咬的方式亲吻他,好像直到金只能说出“雷狮”这两个字才肯罢休。

 终于,一吻结束,金获得了发言权,他气喘吁吁的与满脸写着志得意满的雷狮对视,没由来的怒气根本压抑不住,他一拳锤在雷狮的头上,恶狠狠的扔下一句:“雷狮你这个混账!”就一溜烟的推开雷狮跑了。

  只留雷狮一个人站在原地,饶有兴味的看着他离去。

  自那之后,金就开始逃避和雷狮的联系,雷狮只当是金害羞了,只不过这害羞的时间着实有点长,长到他今天在看到金的那一刻,就有点抑制不住自己。

  特别是在金有些醉意的走出包厢门时,他甚至直接用手机在附近定了个宾馆——表白表了,接吻接了,他和金可以直接开始下一步操作了不是吗?

  至少雷狮是那么认为的。

  不过,这美好的设想因为安迷修的出现被打破了,雷狮想到这,看向安迷修的眼神愈发的不满与烦躁起来,要不是这个人横插一脚,他现在应该是带着他的小男友去度过美好的一夜,而不是在这儿跟这个傻逼骑士较劲。

  雷狮的挑衅意味更足了,他肆意的开口,赤裸裸的嘲讽连金都能听出来:

 “哦?那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了。”

  而金呢,也是比较的无奈。

  这又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啊.....

  他只是因为之前在雷狮床上洒了一盒格瑞的牛奶还把雷狮的电脑给沁湿了,又怂到不敢去当面认错才迫不得已写了封信的。

  信上的小贴纸则是凯莉从拆完的快递袋上随手撕下来给他的——天知道会引起那么大的误会???

  他甚至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就被雷狮给强吻了。

  这虽然不是金的初吻了,但毕竟还是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深吻,这样有纪念意义的第一次奉献给了一个误会,金也是蛮崩溃的。

  本以为逃几天能逃过去的,可是如今看雷狮和安迷修都不是那副不记得了的样子,金的内心开始慌了。

  雷狮和安迷修两人之间的战火愈演愈烈,这种凝重的气氛,在雷狮的一句话脱口而出后,直接进入了白热化。


 “我们更直接点谈吧,你和金算是什么关系?你不是说你有资格吗,证明给我看啊?”

  


  ——完了完了完了,竟然拐到了这种话题上!!


  这不是要暴露了吗???


  一直默不作声逃避着的金呼吸一窒,他从两人的夹缝中绕出,试图阻止悲催结局的到来。


  他深呼吸一口气,连珠炮式的把话吐出口:


  “你们干什么跟吵架似的,我、我也不是很醉,不回去也可以……总之!我去洗手间洗把脸就好了你们俩快点回包厢里唱歌去吧谢谢!”


  此话一出,剑弩拔张的气氛慢慢缓和了下来,安迷修和雷狮看着金一路小跑向洗手间的背影,沉默良久后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疑惑。



  金从来没有那么一刻这样深爱着洗手间,他洗了把脸,将挂满水珠的额头抵在身前的镜子上,闭着眼沉思了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要直接说吗?会被打死的吧??

  一个就算了,这里可是有两个...该死的,没事开什么同学聚会啊!!!凯莉竟然还不帮忙!!!

  想到这些,金的内心就波涛汹涌,其波动之大完全不是一两个波动拳就能解决的。  

  留给他烦躁这些的机会却也没有了,好像突然有什么凉滑的物体钻进了他的衣服下面,与他的皮肤紧贴。金浑身一颤,正欲往旁边一躲,却被人强按在了洗手台上。

  “在想什么?那么专注。”

  耳畔声音熟悉的低喃,他震惊之余试图睁眼从镜子里看身后的人,只是刚睁开眼,额头上的水珠就滴进他的眼中,带来阵阵刺痛感。

  “帕洛斯...???嘶——好痛...”

  还是勉强睁开眼睛,刚模模糊糊的看到那人的模样,金就被迫调了个头与其对视。

  “眼睛进水了?别动,我看看。”

  下巴被人用两根手指掰起,眼睛也被迫挣开,对方及其细心的在他眼侧轻轻吹气,直到那已经变得温热的水珠落下,才松开对他的禁锢。

  “下次小心点。”帕洛斯说着,嘴角挑出一抹笑意,轻柔的在金的脸侧印下几个吻。

  金却是被这温热的触碰慌了心神,他的腰卡在洗手台的边缘,上身却还是尽力往后退了退。

  “帕洛斯你怎么在这???等等——你先把你手拿开!!”

  “为什么?”

  帕洛斯微笑着反问,他的手掌游走于金细腻温暖的腰部,随着他的前倾慢慢的往金的胸口处探去。而另一只握住金腰的手也开始走动,在金的腰线处来回摩挲。

  “我不是你男朋友吗?为什么不行?”

  金简直要哭出声来,这又是一个误会惹来的祸患。

  可是现在要是澄清感觉会死的很惨啊,怎么办!!

  帕洛斯没有在意金内心的纠结,他已经解开了金的三个扣子,舌头贴上金的胸膛,顺着自己解开衣服的动作不断往下舔舐。粗糙又炽热的触感通过金敏感的皮肤传递到他脑海中,金呜咽几声,试图阻止帕洛斯的动作。

  “别玩了帕洛斯,会被人看到的。”

  身体被压住压根没法行动,金强忍着羞耻心劝说,帕洛斯却完全不给予理会。

  “不会有人进来的,放心。”

  然而他的这句话还没说出多久,卫生间的门便被吱呀一声打开来,带着红色围巾的少年站在门口,他扫视过洗手间内的环境后面无表情的开口:

  “你们在干什么?”

  听着卡米尔清冷的声音,金简直要把自己的舌头给吞下去了,他不可置信的看向来者,直到洗手间内归为一阵和平。

  终于在这寂静中,金颤颤悠悠的出声解释道:

  “这、这真的是个误会...”

  ——————————————————————————

希望有人来找我玩

大概会稳定周更

我爱修罗场嘿嘿


评论 ( 22 )
热度 ( 489 )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