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逼逼了,我是墙头草谢谢🙏🏻🙏🏻🙏🏻

【邱蔡】一辆黑车

rt
邱居新x蔡居诚
玩具车,不骗人。
————————

夜里,轰走点香阁的最后一位客人,蔡居诚疲惫的斜靠在软塌上,神色之间的慵懒不耐如何都遮掩不住。
来到点香阁已有几日,期间的来客络绎不绝,或是假意安慰或是肆意嘲讽,蔡居诚哪怕无法好言以对,也全都撑了下去。
因为这还不是他的极限,“那个人”没有来过,这些折辱便算不上折辱。
想到那个人,蔡居诚本就涣散的目光更加迷茫起来,他将瓷杯中的清酒一饮而尽,唇齿间酒香肆意,缓缓研磨出那三个字。
“邱居新……”
“嗯?”
冷淡熟悉的声线在耳畔响起,蔡居诚本已半阖的双眼猛然睁开,邱居新那张清冷俊秀的脸呈现在他的视线里。
“……邱居新??!你……!”
蔡居诚心中诧异万分,却不知从何问起,邱居新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耳垂被那温热的吐息烧的通红,蔡居诚这才堪堪反应过来。
“邱居新!你怎么——”
“嘘。”
洁白的食指竖在他唇前,柔软的唇瓣与温度略低的肌肤相接触,蔡居诚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思绪也慢慢正常起来。
他压低声线,嘴角勾起一抹分不清是自嘲还是嘲讽的微笑。
“你终于忍不住来看我出丑了?我现在这样你满意吗?满意就滚,没事不要待在这儿烦我。”
“有事。”
邱居新神色坦然,仿佛完全没有接收到蔡居诚言语里强烈的感情色彩,他欺身而上,漫不经心的用伸手抓住蔡居诚的手腕禁锢于床头,已有些微醺的蔡居诚无法反抗,只好靠咬紧唇角来发泄心中的无力感。
耳廓被湿软的舌头舔过,蔡居诚颤抖的身体被邱居新的手强按下去,紧绷成一条弧线。
“你、你不是说有事吗!快说快走!”
邱居新万年没有感情的眸中难得流露出一丝笑意,他将唇贴到蔡居诚的耳旁,轻叹一声后缓缓开口:

















“我怕三十晚上的祝福太多 ,你会不在意我的问候, 我怕初一早上的鞭炮太吵, 你会听不到我的祝福 ,我怕初二中午的菜肴太香, 你会看不见我的短信。 所以选择现在这个时候给你送来祝福,在这里给您以及家人拜个早年,我怀着一颗热忱心,祝您全家幸福”

评论 ( 80 )
热度 ( 629 )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