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伍白,杂食,吃任何叶修相关cp。其他基本都不接受,这个号只发all叶。
纯食可以取关了。
喻黄和韩张是雷点,你可以爱,但是不能逼着别人也喜欢。
我爱的人叫叶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没有文笔,脑洞很大,不是一个勤劳的人,能撑下来写到现在,全凭着对叶修的爱和爱我的人的支持。只要你们一天在,我就一天不会弃号。
在此,对所有看我的文,并且喜欢我的文的人,致谢。

我爱您。

【周叶/all叶】我的朋友不可能这么痴汉02

作者渣文笔√ 
 作者脑洞大√ 
 作者今天不短小了√ 
 ————————————————— 

   H市的清晨下着蒙蒙的雨,叶修将自己裹成了球,在床上一副睡得很熟的样子。 


  然后嘈杂的电话铃声就吵醒了他,叶修在床上滚了一圈,才伸出手接起了电话。 


  叶修:喂… 


  对面:叶修你起床了没起床了没起床了没我在机场呢你赶紧过来接我快点快点快点这雨都快冻死我了我回国后第一个找的人就是你啊你不用太感动快点来接我让我在你家住几天就行了还有啊我跟你说… 


  不用想了,那么吵一定是黄少天。 


  叶修再三掂量了一秒钟,果断挂了电话,把手机调成静音。 


没了噪音的早晨十分美好,被雨滴覆盖的微弱阳光透过薄薄的纱帘撒在叶修身上。叶修忍不住在床上滚了滚,又滚了滚,正当他滚来滚去很开心的时候,突然停下呆愣了一会儿,然后一下子坐起来。 


  「卧槽,还有照片的事呢。」 


  他既然看那个字迹眼熟,就肯定是自己认识的人,而且最近有挺长时间没见过他了,不然也不会认不出来这个字。 


  黄少天也是个设计师,是叶修关系不错的朋友,而且他最近出国进修了三年。但按照他出去的时间来看,早一个月前就该回来了,为什么他现在才回来… 


  越想越可疑。 


  名侦探叶修·福尔摩斯,烦恼的想着,然后拿起手机给黄少天打了个电话。 


  叶修:「少天大大你等着啊,哥这就去接你,不用太感谢我。」 


  已经站在叶修屋外的黄少天:「……」 


  叶修:「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挂了啊,拜拜。」 


  挂了电话的叶修随手找了几件衣服套上,开门就要奔出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黄少天。 


  叶修:艹 


  客厅里,坐在沙发上的叶修面无表情的看着坐在对面一直说个不停的黄少天,开口打断了他的唠叨:「你来我家有什么目的。」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可怜兮兮的看着叶修。 


  「我这不是想你了嘛…这不一下飞机就来找你了吗。」 


  叶修冷酷无情的:「别瞎逼逼了,机场离我家有那么近吗,再说了,你一个月前就应该回来了。」 


  「我不是出国进修嘛,回来的时候花了一个月做出来让首席满意的衣服,可累死我了。」 


  叶修想了想喻文州那个物尽其用的腹黑特性,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 

  看到黄少天还有想继续吐槽喻文州的欲望,叶修连忙打断了黄少天的话


  「黄少天大大这次进修的怎么样,有没有做好一举成名的准备啊,给哥签个名呗。」 


  说着叶修就坐在了黄少天身旁,一手环着黄少天的脖子,一手把早就准备好的纸笔移过来。 


  黄少天不着痕迹的往叶修的方向移了移,大大咧咧的拿起笔,朝叶修问:「行啊反正我以后一定会很有名的,你让我签什么?」 


  「就写‘你很美’吧。」 


  「噫。」黄少天一脸嫌弃的看着叶修,道:“要不要这么恶心?” 叶修拿着一张面瘫脸应对黄少天:“少废话,你写不写吧。”“我写啊,当然写!”看到叶修有想把他踹出去的苗头,黄少天立刻坐直身板,以标准的小学生坐姿对着叶修:“情人眼里出西施嘛,你在我眼中当然是最美的咯。”

  叶修:“...比起你说的这俩句话有关联,我比较愿意相信你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

  黄少天有些难过的低着头写下了那几个字

 「字迹不一样…」叶修轻声喃喃自语,黄少天听到后转过头看着他「叶修,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我去给你倒杯水去吧。」叶修走进厨房,从他轻快的脚步不难看出他心情很好。 


  「真奇怪…」,黄少天嘟囔了一句,然后朝厨房大喊:「我给你的那盆盆栽还在吗?你没给我养死吧?」 


  「没养死呢,你进卧室里看看吧!」 


  黄少天走进叶修的卧室,把那个在床头柜上的盆栽拿起来,从植物的叶子最底部拿出来一个黑色的迷你录音机。 


  这个黑色的小机械只要不仔细找就找不到,看到了也会以为它是只小虫子。 


  黄少天把那个迷你录音机取下来,又粘了一个新的上去,做完后想出去的时候,忽然看到床头柜的抽屉里夹着一张照片的一角。 


  露出来的那一角上是叶修的脸,黄少天犹豫了一会儿,决定扯出来看看。 


  「少天,水倒好了。」 


  叶修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黄少天收回手,转身想客厅走去。 


  客厅里,叶修递给黄少天一杯水,滩在沙发上看着黄少天。 


  「也不知道那个盆栽有多重要,自从四年前你把那个盆栽给哥,一个月就要来看一次,这次进修完的第一件事也是来哥这看盆栽,有完没完啊。」 


  「叶修你是不是吃醋了是不是啊是不是啊是不是啊真是的连个盆栽的醋都吃真幼稚不过你放心即使我英俊无比貌比潘安事业有成被很多人追求但我爱的还是你你不用这么没有安全感!」 


  叶修被烦的不行,直接连拖带拉的把黄少天扔到门外。 


  被关在门外的黄少天敲了敲门,对里面的叶修喊道: 

 「我走了啊。」 


  屋里传来叶修柔和懒惰的声音。 


  「滚!」 


  黄少天摸摸鼻子,悻悻的走了。 


  等已经听不到黄少天的脚步声后,叶修躺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儿呆。 


  然后露出了一个软软的笑容。 


  黄少天走出叶修住的小区,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自己家。 


  一回到家,他就把那个迷你录音机塞进U盘的一个圆形缺口里,再把U盘插在笔记本电脑里。然后戴上耳机,点开其中一个音频文件,开始听。 


  窗帘紧关着的昏暗房间里,黄少天坐在电脑前,耳机里溢出来叶修细碎的呻吟声,随即他也闷哼一声,从抽纸里抽出几张卫生纸,擦掉自己手上的不明液体。 


  「老叶三年就撸那么几发,是不是性冷感啊。」 

  黄少天一边感叹着,一边遗憾的想着没有作案时间在叶修的卧室里面放摄像头到底错过了精彩画面。


  说完,他舔了舔嘴唇,将鼠标移到了重新播放键上,按了下去。 


 ————————————————— 
 我好勤快! 
 我好佩服我自己!

评论 ( 22 )
热度 ( 214 )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