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伍白,杂食,吃任何叶修相关cp。其他基本都不接受,这个号只发all叶。
纯食可以取关了。
喻黄和韩张是雷点,你可以爱,但是不能逼着别人也喜欢。
我爱的人叫叶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没有文笔,脑洞很大,不是一个勤劳的人,能撑下来写到现在,全凭着对叶修的爱和爱我的人的支持。只要你们一天在,我就一天不会弃号。
在此,对所有看我的文,并且喜欢我的文的人,致谢。

我爱您。

【周叶/all叶】我的朋友不可能那么痴汉04

  作者渣文笔√

  作者脑洞大√

  作者从今不再短小√

———————————————————————————————

 叶修醒的时候周泽楷还没醒,他揉了揉发晕的头,看向身旁睡得正熟的周泽楷。周泽楷的脸上有着不明显的红晕,紧皱着眉头,看起来睡的很不舒服。看到周泽楷那副样子,叶修有点担忧的试了试周泽楷头上的温度。

 

  「发烧了啊......」

 

  感觉手心发烫的叶修轻声喃喃着,轻轻地从床上下来,确定没有吵到周泽楷后,蹑手蹑脚的换好衣服,走向卫生间洗漱。

 

  洗漱好了的叶修望着发烧的周泽楷,决定出去买点感冒药,顺便带早餐回来。

 

  刚刚把门打开一点,叶修就注意到了门口的信箱,又回去拿了信箱的钥匙。

 

  「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又没有被人撬开过的痕迹。」叶修一边开着信箱一边自言自语着,颇有点自我催眠的意味。

 

  出乎他意料的是,信箱里放着几张照片,就是他近期的女装照,背后还是那三个字。

 

  「你很美。」

 

  「这事儿还真是越来越玄乎了......」把照片塞进兜里,叶修在信箱前呆了一会儿,才恍恍惚惚的离开去买东西。

 

  而在叶修离开不一会的时候,本该熟睡的周泽楷起身坐在了床上。

 

  「冷水澡...是...轻烧啊......」

 

  周泽楷边说边迷迷糊糊的摸着自己的额头。

 

  「被......前辈关心......好开心。」

 

  那么想着,周泽楷绽开了一个笑容,侧身钻进了被窝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买完东西回来的叶修走到卧室,发现周泽楷还在睡,看着周泽楷安静的睡脸,叶修还(颜)是(控)不(的)忍(悲)心(哀)叫他起床。

 

  反正吃完早餐再来叫也不晚,叶修把感冒药放在床头柜上,提着早餐进了客厅。

 

  早餐吃到一半的时候,门铃响了,叶修打开门,看到那个熟悉的人时,感觉自己今天是吃不完早餐了。

 

  叶修叹了口气,无奈的问:

 

  「说吧,你今天有什么事啊,文州?」

 

  对面的人笑吟吟的看着他,以一种温柔的语调开口:

 

  「别这样生疏啊,前辈。」

 

  叶修侧开身让喻文州进来,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随意的扔在喻文州面前。不等喻文州换好拖鞋,叶修就懒懒的坐在了沙发上,一只手里拿着还有点温的豆浆,另一只手把已经凉了的早餐扫入垃圾桶里。

 

  另一边在换鞋的喻文州,刚想把鞋放入鞋柜,就看到了一双比旁边的鞋子大了几码的男士皮鞋,喻文州愣了一下,然后继续手上的动作。

 

  换上拖鞋的喻文州坐到叶修对面,一直盯着完全没有要开口说话的叶修,叶修发现喻文州一直盯着他,赶紧一口喝完了手上的豆浆,对喻文州眨眨眼。

 

  「我已经喝完了,你说吧。」

 

  喻文州笑眯眯的看着叶修,然后突然起身扶了叶修的嘴角一下。

 

  「卧槽,你干什么啊!」叶修一下子跳起来,想要推开喻文州,却被开门声打断了手中的动作。

 

  客厅里喻文州环着叶修,一手还停留在叶修的嘴角上,叶修把双手搭在喻文州的肩上,与其说是在推开喻文州,反而更像叶修在配合喻文州的动作。周泽楷扶着门框,一脸委屈的看着叶修,轻轻地叫了声。

 

  「前辈。」

 

  喻文州则还是笑着,开口解释他刚刚的动作:

 

  「只是前辈的嘴角有豆渣而已,不过我也没有想到轮回首席也会在这儿。」

 

  叶修瞄了喻文州一眼,急急忙忙,拉着周泽楷到了卧室,把他塞进被窝里。

 

  「小周你还在发烧,不要出来受凉。」

 

  喻文州随着叶修进了卧室,抱胸看着叶修为周泽楷忙前忙后,笑容有点危险。

 

  叶修忙活好后,瞪了一眼喻文州,有点愤怒的锤了他一拳,然后就走向客厅。

 

  「赶紧谈正事吧。」

 

  喻文州摸摸自己被锤了一拳还在隐隐作痛的胸口,做出了一个很无辜的表情,正准备追上叶修的时候,忽然回头对周泽楷小声的说了什么,然后又转身离开了。

 

  周泽楷虽然没听到他在说什么,却看懂了那个嘴型。

 

  「‘恶心’......吗。」

 

  他回想着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嘴角向下弯了一点。

 

  坐在沙发上的喻文州依旧笑着,正儿八经的跟叶修谈起了公事,谈到最后的时候突然话锋一转开始向叶修抱怨。

 

  「前辈每次见到我都表现的特别讨厌我,为什么却对周首席那么好呢?」

 

  喻文州身体微微前倾,虽然语调很悲伤,从他那张笑脸上却看不到任何的失落

  对于喻文州的抱怨叶修不屑一顾,他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喻文州,嗤笑着开口:

 

  「人家小周那么纯良,是你这个心脏能比的吗?」

 

  「原来在前辈眼中我是这样的人吗?真的好伤心啊,我可是真心喜欢前辈的。」

 

  叶修全把喻文州说的当垃圾话,一点也没在意,就要开口反驳的时候,被喻文州打断了。

 

  「为了补偿我受伤的心,这次T台的主监就由前辈来担任吧。」

 

  「哈?」叶修不可置信的看着喻文州,「喻心脏,你没发烧吧?这次的T台秀主角可是蓝雨啊,兴欣只是辅助的露个脸。要哥当监督?那么吃苦不讨好的事哥才不干呢!」

 

  「但是兴欣的新人们要是出什么乱子,蓝雨可是无能为力的。」

 

  喻文州慢条斯理的说完,看着叶修沉思的样子,没有再说什么。

 

  「算了,算你心脏。」

 

  叶修一摆手,直接瘫倒在了沙发上,呢喃了一句。

 

  「反正哥就是条劳碌命。」

 

  「那么前辈下午就跟我去蓝雨看一下现场情况吧。」

 

  靠在卧室门板上的周泽楷,模模糊糊听到了喻文州的这句话后,手攥成了一个拳头,过了几秒,又松开了。

 

  他犹豫了一下,走进了卧室配套的洗手间,把水龙头的温度调到最低,再将头放在了水龙头下,果断的开到最大。

 

  又和喻文州扯了些有的没的,叶修看看表后站起身,拿着水和药准备进卧室,对对面的喻文州说了一声。

 

  「哥去给小周说我要走了,顺便让他把药喝上,你等会儿啊。」

 

  喻文州点点头,出乎意料的乖乖坐在沙发上。

 

  叶修走进房间,看到窝在床上的周泽楷,叹了一口气,然后坐在了床边。

 

  「小周,起来喝药了。」叶修说着,伸手戳了戳床上的那个团子,周泽楷往叶修身旁挪动了一下,从团子里钻了出来。

 

  等周泽楷乖乖的喝完药后,叶修向周泽楷嘱咐道:

 

  「小周啊,哥有事下午要出去,你饿了的话茶几上还有上午留的早餐,热热就能吃了,哥就先走了啊。」

 

  说完,叶修就要起身离开,结果被周泽楷抱住了腰,身后的周泽楷把头抵在他的背上,声音有点闷闷的。

 

  「前辈......不要走。」

 

  话音刚落,周泽楷把环着叶修腰身的手又紧了紧,叶修扒开周泽楷的手想劝说的时候,突然察觉后背上的炽热。

 

  「小周,你头怎么热成这样!」

 

  叶修连忙转身,摸了摸周泽楷的头,手立马有种被烫伤的感觉,急忙开口:

 

  「小周快点穿衣服,我陪你去医院。」

 

  周泽楷摇了摇头,小声的说道:「冷静......不能...去。」

 

  听到周泽楷的话,叶修慢慢平复了心情,仔细想了一想,发现的确不能去医院。

 

  周泽楷不仅是全国有名的摄影师,脸还长得那么有辨识度,如果一出去肯定会被认出来的。那些不明白真相就乱说的媒体记者一定会说什么:兴欣工作室出写真集压榨其他工作室的摄影师,导致其发高烧。会造成兴欣工作室的坏名声。

 

  冷静下来的叶修尴尬的发现自己还没有一个发了高烧的人脑子清醒,又想到周泽楷不去医院是为了自己,不禁愧疚的看着周泽楷。

 

  「真对不起,小周,哥这就去跟文州说我下午不去蓝雨了,留下来照顾你。」

 

  周泽楷点了点头,向叶修绽开一个小小的笑容,然后躺回了床上。

 

  叶修对客厅里的喻文州解释了一下,就赶紧回到了卧室陪周泽楷。

 

  在鞋柜前准备穿鞋离开的喻文州听到了屋里面传来叶修柔和的声音。

 

  「小周别担心,哥就在这陪着你。」

 

  「嗯,前辈在...不怕。」

 

  听着这样的对话,喻文州眼神有点暗,然后快速的穿鞋离开了。

 

  开车回到自家住的小别墅,喻文州进门后按了一个按钮,通过暗道进了地下的一个房间。

 

  那个房间像冷藏室一样,温度很低,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中间放了一台水晶棺,里面还倒满了福尔马林。

 

  喻文州跪趴在水晶棺材上,将侧脸紧紧地贴在上面。

 

  「前辈还真是一直都想要惹怒我啊......」

 

  「不过我会原谅前辈的,毕竟我那么爱前辈。」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用情人间对话的语气说着,喻文州直起上身来,抬手摸了摸水晶棺。

 

  「毕竟我都准备好了呢。」

 

  他笑得温柔,眼中满是眷恋。

———————————————————————————————

  变态喻·冰恋爱好者·文州上线了呢

  叶神要小心啊

  还有,手受伤的时候打字好疼啊/(ㄒoㄒ)/~~


评论 ( 52 )
热度 ( 202 )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