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伍白,杂食,吃任何叶修相关cp。其他基本都不接受,这个号只发all叶。
纯食可以取关了。
喻黄和韩张是雷点,你可以爱,但是不能逼着别人也喜欢。
我爱的人叫叶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没有文笔,脑洞很大,不是一个勤劳的人,能撑下来写到现在,全凭着对叶修的爱和爱我的人的支持。只要你们一天在,我就一天不会弃号。
在此,对所有看我的文,并且喜欢我的文的人,致谢。

我爱您。

【周叶/all叶】我的朋友不可能这么痴汉10

  作者的痴汉被喷了,所以不准备加周叶tag

  不过因为读者的安慰所以心情很好。

  爱你们哦(づ ̄3 ̄)づ╭❤~

———————————————————————————————

  知道了凶手是谁,众人准备散开寻找叶修在黄少天那里的证据。

 

  虽然吴雪峰说是黄少天,但还是有人不肯相信。

 

  比如说张新杰,又比如说周泽楷。

 

  张新杰贯彻他一向的心脏做法,寻找吴雪峰话里的漏洞,思考着真正的犯人;而周泽楷则是想,吴雪峰的心思他知道,是绝对不可能放任叶修和黄少天在晚上单独出去的。

 

  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猫腻,而撒谎的吴雪峰,要不就是凶手,要不就是他也不知道,不然不会做出来这样的举动,如果他真绑架了叶修,这样做是百害无一利的。

 

  当然,以上是心脏杰的内心想法,而周泽楷想的很简单,先按照吴雪峰说的去做,如果真的不是黄少天做的,再想办法。

 

  思索好的周泽楷当即就打电话给黄少天,想借T台宣传摄影的事情与他见上一面,结果对方迟迟不接电话。不接电话也好,如果给黄少天而不是喻文州打电话,反而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喻文州可能是共犯...也可能是犯人。

 

  「喂?」

 

  电话对面是喻文州温柔的声音,周泽楷十分迅速的回答:

 

  「工作...找你。」

 

  说完就挂了电话,开车到喻文州的别墅去了。

 

  周泽楷的速度很快,半个小时就到了,看着眼前精致的别墅,周泽楷敲敲门,等待着。

 

  不一会儿,喻文州就开门了,彬彬有礼的邀请周泽楷进去,周泽楷没说话,直接进了门,四处张望了一会儿,就坐下了。

 

  不等喻文州说话,周泽楷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抽出了一份文件,递给了喻文州,然后示意他看完。

 

  喻文州快速翻看完整个合同,略带诧异的看着周泽楷,「周首席,这些文件是中段续约文件吧,现在签是不是...」

 

  周泽楷冰冷的看着喻文州。

 

  「快签。」

 

  喻文州不知道想了什么,竟然点点头答应了,拿着文件上楼去盖印章。

 

  在喻文州上去不久,周泽楷就站了起来,开始在别墅里面兜圈子,但令他意外的是,一楼的房间几乎都上锁了,因为怕喻文州听到他的脚步声,他不敢去二楼。

 

  绕了一圈,根本没发现什么的奇怪的地方,正在他准备坐回去的时候突然发觉鞋柜的角落有一个不起眼的按钮,考虑了一下,周泽楷走过去按了一下,然后就听到一个很细微的响声——茶几前的一块地面陷了下去,周泽楷顺着放下来的梯子走了下去。

 

  几乎是瞬间,周泽楷抖了一下,慢慢的走了进去。

 

  这个地方实在太冷了,给人一种进了冰箱的感觉,周泽楷看着面前装满液体的水晶棺,慢慢地走近。

 

  注意到上面有个卡片,周泽楷慢慢地蹲了下来,然后拿起卡片,看到了上面用黑色钢笔写的字。

 

  「永远的礼物。

           ——送给叶修」

 

  周泽楷脑子变成了一团浆糊,他放下卡片,走出了这个冷藏室。

 

  当他刚刚踩上落下来的那块地面,就慢慢地升了上去,周泽楷连忙坐回刚刚的位置。

 

  而此时,在楼上房间,本该在看合同的喻文州看着自己面前巨大的显示屏,上面是周泽楷刚刚所做所有事情的录像。

 

  他看了一会儿,渐渐弯起了嘴角,伸手拿出印章在合同上盖了一下,然后拿着文件走了下去。

 

  「抱歉啊周首席,我看的慢了一点。」喻文州歉意的说,坐在周泽楷对面,把文件递给他时故意惊讶的说了一句。

 

  「周首席你的手怎么那么凉?」

 

  周泽楷沉默着,摇摇头,然后把文件收起来就准备离开。

 

  「周首席不留一会儿吗?」

 

  听到喻文州的喊声,周泽楷没有丝毫停顿的离开了。

 

  等着周泽楷走出门,喻文州忽然笑了两声,摸了摸下巴。

 

  「真是没想到最先发现的会是周泽楷......」

 

  那么呢喃着,喻文州站了起来,走向二楼的一个房间里,看向床上躺着的叶修。

 

  「前辈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我连动都不能动。」

 

  床上的叶修有力无气的回答着,他实在是不愿意和喻文州多做交谈了,又费力气又容易被神经病传染。

 

  喻文州好像没听到叶修说话一样,自顾自的做到叶修身边,把叶修扶起来搂在怀里。

 

  「前辈,好像有人知道你在我这儿了呢。」

 

  听到他那么说,叶修才舍得看了他一眼,喻文州在叶修的脸颊印下一吻,才继续说道:

 

  「不过知道也没什么用,他们不会从我这夺走前辈的。」

 

  叶修心里咯噔一下,认真的听了起来。

 

  「前辈知道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吗?」

 

  叶修不作答,也不知道,他越发的感觉喻文州是个神经病了,喻文州轻轻握住叶修的一只手在自己脸上蹭着。

 

  「只要到大后天,前辈肯定会知道的。」

 

  又是大后天,喻文州大后天到底他妈的想干嘛!

 

  叶修狠狠瞪着喻文州,就好像要撕了他一样,这种眼神让喻文州突然兴奋了起来,他充满爱意的看着叶修,扣住对方的脑袋亲吻。

 

  被吻得喘不过气来,叶修渐渐地没有了一点力气,缓缓的躺在床上,喻文州温柔的看了一会儿,起身离开了房间。

 

  而另一边,开着车的周泽楷心不在焉。

 

  送给前辈?喻文州什么意思,送前辈水晶棺,还有里面的液体,是福尔马林吧。

 

  为什么他会准备这种东西,前辈是不是在他那。

 

  永远的礼物,是不是指......

 

  汽车尖锐的鸣笛声响彻天际,周泽楷眼前一黑,就没有了意识。

 

  他还记得最后一幕是。

 

  一辆汽车向他直直撞了过来。

 

  等周泽楷再醒,眼前就是一片白色,鼻腔里有消毒器水的味道,他动了动手,发现自己的问题不大。

 

  「小周!你醒了!」

 

  江波涛看见周泽楷睁开眼睛,急急忙忙的过去。

 

  「要不是那个司机刹车及时,你可能就不只是撞伤额头的下场了。」

 

  由于周泽楷的车窗用的是防弹玻璃,所以周泽楷只是因为冲击过大而撞伤,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口。

 

  周泽楷摸了摸自己的头,感到一阵刺痛,便不再有动作,有点呆愣。

 

  江波涛看到他这样还以为是惊魂未定,叹口气,起身对周泽楷说:

 

  「那先这样,小周,我去给报社递一下消息。」

  周泽楷叫了江波涛一声,然后断断续续的开口:

 

  「说...重伤...住院。」

 

  江波涛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就向外走出去了。

 

  轮回首席摄影师周泽楷出车祸住院的消息在当天下午瞬间传遍全国,很多人看到这条消息都不禁眉头一皱,包括正在给叶修喂午饭的喻文州。

 

  喻文州看着手机,把勺子里的东西喂给叶修,抬头对着叶修笑着说:

 

  「前辈,周首席出车祸重伤住院了,还真是可惜呢。」

 

  叶修没听懂喻文州的那句可惜是什么意思,只是听到周泽楷出了车祸,不禁担忧的看向喻文州的手机,想仔细看看那条新闻。

 

  喻文州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手机,对叶修露出来一个宠溺的笑容。

 

  「前辈只能看着我哦。」

 

  变态!

 

  叶修在心里咒骂着。

———————————————————————————————

爱所有读者!

痴汉会更下去,作者不会放弃。

评论 ( 32 )
热度 ( 132 )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