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伍白,杂食,吃任何叶修相关cp。其他基本都不接受,这个号只发all叶。
纯食可以取关了。
喻黄和韩张是雷点,你可以爱,但是不能逼着别人也喜欢。
我爱的人叫叶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没有文笔,脑洞很大,不是一个勤劳的人,能撑下来写到现在,全凭着对叶修的爱和爱我的人的支持。只要你们一天在,我就一天不会弃号。
在此,对所有看我的文,并且喜欢我的文的人,致谢。

我爱您。

【周叶/all叶】我的朋友不可能这么痴汉11

  这篇文真的是主周叶!!!!虽然这一章小周只露了个脸,但是!真的是主周叶!!!!!!!!!

  虽然说强加上了设定,但众人的本质都不坏。

  文章乱码的时候吓死我了

  这一章主要是给喻文州发糖。

———————————————————————————————

  其实喻文州也不知道事情会那么顺利,计划无人发现,唯一发现了的周泽楷重伤住院,估计现在还在昏迷中。

 

  一件事,如果进行的一帆风顺,百分之八十是有问题,喻文州深知这个道理,但这次却不准备做什么。

 

  可以说是不想再做什么了,因为只要在过几天,一切就结束了,没什么余地给别人了。

 

  他这几天过的很开心,他感觉这是他一生过的最幸福的一段日子了。

 

  叶修很乖,也可以说是没力气闹腾,每天他洗脸刷牙进食排泄都需要喻文州帮忙,一直不能自己行动的他很清楚自己每天的食物里都下了能让自己瘫软无力的药。但是为了活下去,他又不能不吃饭,只是每次尽可能的少吃,让自己至少有力气说话、睁眼睛。

 

  今天也是喻文州给他喂饭,他每次只吃掉勺子上的一点点饭,五勺过后,他就不再吃了。

  喻文州皱着眉,看着碗里几乎没怎么动的饭,盛了一勺后,看向叶修。

 

  「前辈不好好吃饭可不行。」

 

  说着他吃下那一勺饭,渡到叶修嘴里,看着对方不得不咽下去,有点厌恶的表情,眼神暗了下来。

 

  他坐在叶修旁边,扣住叶修的下巴,用另一只手一勺一勺的喂了进去,丝毫不在意对方细微的挣扎。

 

  叶修只觉得自己快呛死了,喻文州也看他难受,喝了一口水,然后吻了上去。

 

  虽然很不喜欢这样的吻,但是叶修为了不被噎死和呛死,只好在喻文州嘴里汲取水分,喻文州很满意叶修的举动,把自己嘴里的水通过舌头推给他。

 

  叶修艰难的吃完了这顿饭,然后瘫软在床上,任喻文州折腾,结果喻文州只是帮他揉揉肚子,做一下饭后消食。

 

  等喻文州离开后,叶修从自己的枕头底下慢慢地抽出来一个东西。

 

  那是一部手机,是喻文州的手机,在之前吃饭,喻文州灌他水的时候,他把喻文州放到床边的手机给挪到了自己的枕头下。

 

  不到一会儿,发现自己手机没了的喻文州可能就要来了,他只有一小会儿的时间打电话求助。

 

  想了想,叶修不愿意把苏沐橙牵扯进来,除了苏沐橙,他也就因为前段时间的工作要过周泽楷的电话。

 

  至于报警,叶修想都没想过,如果他真的报了警,喻文州这辈子就完了,他只是想逃出去,不想毁了喻文州一辈子。

 

  用尽全力按下几个键叶修听着电话正在拨打的声音,内心是从未有过的惊慌。

 

  电话接通的时候,他简直要激动的落泪,声音颤了颤然后虚弱的问道:

 

  「小周?」

 

  那边的周泽楷蹭一下子坐了起来,紧张的对电话里喊道。

 

  「前辈!?」

 

  「小周...我在文州这...他绑架了我...」

 

  「前辈...他说...奇怪的话?」

 

  「就是...文州他说...后天就要永远在一起了...」

 

  周泽楷握紧了手中的电话,果然跟他想的一样,那个水晶棺是用来装前辈的尸体的!

 

  「前辈别怕...去救」

 

  「嘟——」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叶修的惊呼,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周泽楷坐不住了,他立刻站起来,想去喻文州家阻止喻文州对叶修做些什么。

 

  但是他又回头坐下了,他真的怕自己现在去找喻文州把对方惹急了,对方会伤害了叶修。

 

  现在只能静一静,想一想办法。

 

  叶修看着眼前满脸笑意却让人感觉十分危险的喻文州,头上不禁冒出了冷汗。

 

  「前辈总是爱让我生气。」

 

  喻文州拿过手机然后毫不犹豫的把它摔碎,一手紧紧的的抓住叶修的手腕,好像要捏碎一样。

 

  「虽然一直纵容前辈,但是我现在就生气了哦。」

 

  叶修只觉得自己的手都要被捏碎了,他看着喻文州,也有点动怒的感觉。

 

  「喻...文州...你滚蛋!」

 

  略带怒气的声音使喻文州的嘴角更弯了,喻文州抬起了叶修的脸庞,强硬的与他对视,然后舔了一下他的睫毛。

 

  「叶修,我真的是没救了,这样的你我也觉得很美怎么办?」

 

  「呵,可我只觉得现在的你很恶心。」

 

  没有在意叶修恶毒的话语,喻文州想与他接吻,捧起叶修的脸时,却看见叶修脸上带了一种,他从未从叶修身上看过也从来不认为叶修该有的情绪——悲伤。

 

  松开手,喻文州小心翼翼的环住叶修的背,不安的看着他。

 

  「文州...我们...为什么必须要这样?」

 

  「像以前,做朋友不好吗?」

 

  「前辈...」

 

  说完这句话,叶修无力的摊在喻文州的手臂上,难过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闭上眼睛,一幅累急了的样子。

 

  「我也不想这样子。」

 

  「我也想和前辈一直一直亲密的在一起。」

 

  「是前辈先背叛了我。」

 

  「是前辈的错。」

 

  喻文州声音低低的,有种他已经绝望的感觉,叶修轻轻叹了口气,然后艰难的举起手臂,搭在喻文州的头上。

 

  「文州...我们回到从前吧...」

 

  「我...不会...怪你...」

 

  叶修温柔的声音让喻文州一颤,然后喻文州勾出了一个苦笑,然后说了一声好。

 

  明明已经告诉自己对你狠一点,却下不了手。

 

  明明做了最极致的选择,没有回旋的余地,却不想你死。

 

  明明你不爱我、不信任我,我却没办法拒绝你的任何要求。

 

  这真是,莫大的悲哀。

 

  「前辈,我会想杀了自己的。」

 

  如此没用,不像平常的自己,下不去决心。

 

  如此懦弱,真叫他痛恨自己。

 

  「前辈,我爱你。」

 

  叶修楞了一下,然后就听到喻文州在他耳边叙述了无数遍我爱你,叶修动了动手,算是抚摸。

 

  「我...知道了...」

 

  有一瞬间,喻文州感受到了一种满足感,这种满足感很明确的告诉他。

 

  你爱这个人这么深,只要他知道你的心意,你就很满足了。

 

  「前辈,我爱你...」

 

  「我会让你离开的,就再陪我一段时间好吗?」

 

  无力的说道,喻文州为自己的容易妥协感到不可思议,叶修也有点难以置信,他看着喻文州,眼神变得无奈又温柔。

 

  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啊。

 

  「文州...先让我恢复力气好吗?」

 

  喻文州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轻轻地把叶修放下后就出门了。

 

  叶修看着喻文州的背影,心里有点愧疚。

 

  虽然是答应了陪他一段时间,但兴欣的拍摄工作他不可能缺席,而看喻文州现在一点就炸的样子,直接提出来真的不会有好结果。

 

  所以说,虽然他也不排斥再当一段时间米虫,但是为了兴欣,他还是得逃。

 

  下定决心了的叶修,静静地躺在床上,直到喻文州拿药来给他喂上。

 

  吃了药,不一会儿叶修就觉得浑身酸痛,力气一点点的在恢复。

 

  叶修自己坐了起来,然后下床走了两圈,走出第一步的时候还差一点摔倒,后面磕磕绊绊的走着,到最后才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走着。

 

  「哎,在床上躺了两天,哥都不会走路了。」

 

  叶修向喻文州抱怨着,然后伸了伸胳膊,做了几节广播体操。

 

  「那就拜托前辈陪我一段时间咯。」

 

  「好,文州你先让我打个电话给兴欣报平安吧。」

———————————————————————————————

妹妹 @妮娅 每天都要开开心心的。

现在想对我的读者说:

噯莪伱怕ㄋ嗎

评论 ( 22 )
热度 ( 129 )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