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伍白,杂食,吃任何叶修相关cp。其他基本都不接受,这个号只发all叶。
纯食可以取关了。
喻黄和韩张是雷点,你可以爱,但是不能逼着别人也喜欢。
我爱的人叫叶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没有文笔,脑洞很大,不是一个勤劳的人,能撑下来写到现在,全凭着对叶修的爱和爱我的人的支持。只要你们一天在,我就一天不会弃号。
在此,对所有看我的文,并且喜欢我的文的人,致谢。

我爱您。

【周叶/all叶】我的朋友不可能这么痴汉12

  这几天都没干正事抱歉_(:з」∠)_

  今天发了,但是很短小。

  我、我爱你们!!

————————————————————————————————

  虽然说是叶修和喻文州和解了,但是向周泽楷求助的事两人谁都无法忘记,叶修惦记着周泽楷要来找他,喻文州也想着这件事,只是不提而已。

  喻文州也不是不在意这件事所以才不提,只是不想去说,他想相信叶修,相信他不会背叛自己。

  但也只是想,无论怎样,他心里还是有顾虑,他的质疑无关于爱或不爱,而是他自己的习惯。

  已经习惯不相信任何人的他,就连信任这种事都做不到的他,的确十分令人厌恶。

  至少,他认为叶修不会喜欢上这样的自己。

  现在,他只求叶修不要先背叛,不要毁约,只要这样就好了,但如果叶修毁约了…

  现在想来其实周泽楷来也是好事,如果周泽楷主动把叶修带走,自己还可以说服自己这是周泽楷的错,跟叶修没关系。

  不然的话,他真怕控制不了自己。

  想通了后,喻文州起身去了厨房,准备给叶修做点吃的。
  
  刚刚把菜洗好,叶修就偷偷溜进了厨房,趁喻文州一不注意拿起一个带着水珠的西红柿就开始啃,西红柿红色的汁液从他的嘴角溢了出来,喻文州眯起眼伸手抹去了叶修脸上的西红柿汁。
  
  叶修呆在了原地,几下把西红柿啃完后跑了出去,好像在担心喻文州会吃了他。

  不过他确实有在担心这个就是了。
  
  吃完午饭,叶修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好了。
  
  之前因为怕自己动不了所以不敢多吃饭,饿得双眼都发晃,现在不一样,自己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颇有种农奴翻身把歌唱的感觉。

  吃撑了的叶修被窗外暖暖的阳光照着,但却一点也不想睡觉。
 
  毕竟这两天都是呆在床上,一般除了睡觉也做不到什么。
  
  想了想好几件当时不能做的事情,叶修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都是喻文州的错。
  但是叶修都说自己不会在意了,就是真的不会在意了,最多心里抱怨一下,减一减喻文州在自己心里的好感值。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叶修在客厅靠窗的地方惬意的晒太阳,洗着碗盘的喻文州看向叶修,被阳光刺了一下眼。


  阳光照射在叶修的脸上,叶修却丝毫没觉得刺眼,伸手向着阳光,表情有点迷恋。


  ‘哗啦’一声,喻文州手中的盘子掉在地上,听到声音转过头看到这一幕的叶修习惯性的嘲讽。


  「文州手残不行啊,洗个碗盘子都会掉。」


  喻文州张了张嘴,没说什么,只是低头把有点裂缝的盘子扔进了垃圾桶,继续把其他的碗盘洗干净。


  看着喻文州没反应,叶修撇了撇嘴,转头继续看着外面,嘴里还哼着歌。


  客厅的气氛很静谧,叶修睡着了,整个人趴在沙发上,看上去睡得很熟。


  一直沉默着的喻文州有了反应,他把叶修轻轻抱起来,走到了二楼他之前囚禁叶修的那个房间门前。


  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走开了,把叶修放到了自己住的房间。


  然后拿了钥匙把囚禁叶修的房间给锁上了。


  他,想一辈子都不要再打开这个房间。


  希望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再打开这个房间。


  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喻文州就直接出门了,走的时候在客厅的茶几上留下了一张纸条,告诉叶修自己要出去办事。


  3点的时候,叶修迷迷糊糊的就醒了,想下床喝杯水,结果差点栽倒在地上。


  叶修瞬间就清醒了,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没看过这个房间,摇摇晃晃的打开房门,看清楚这是喻文州家后松了口气。


  这几天一觉醒来就换地方的情况真是太多了,搞得叶修都有后遗症了。


  叶修走下楼梯,到了客厅转了一圈,叫了几声喻文州都没有人回答,只好在沙发上干躺着。


  「这是什么?」


  看到茶几上的那张纸,叶修伸手拿过,就看到喻文州的自己和上面所写的那句话。


  「真是的,出门也不和哥说声…」


  嘟嘟嚷嚷的抱怨着,叶修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在熟睡中,喻文州是不可能叫醒他的。


  无聊的叶修只能又开始在客厅里兜圈子,不知道第圈的时候,走到了大门前试着开了一下门,发现果然是锁上的。


  走回沙发的时候,叶修突然看到了鞋柜上放着一部电话座机,好奇的凑上去看了看。


  「喻文州还真是奇怪,干嘛从这放座机。」


  想了想,叶修还是没有去碰那部电话,却意外的从角落看到了一个按钮。


  止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叶修轻轻按了一下按钮,只感觉自己脚下一阵细微的震动,然后客厅中心那一块铺着地毯的地面降了下去。


  吞了吞口水,叶修顺着那边放下的梯子爬了下去。


  进去的一瞬间,叶修明显的感受到了寒冷,他哈着气挪到了房间中心的水晶馆前,慢慢的蹲下,拿起上面那张冻得硬邦邦的卡片。


  「永远的礼物…给我…」


  看到那句‘To叶修前辈’时,叶修窒息了一瞬间,然后忍着内心的惊慌失措,跑到梯子那里。
  踩在那块地板,感到地面在上升的时候,叶修还吓了一跳,回到客厅里的时候叶修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冷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茫然无措的看向四周,叶修最后把视线停留在鞋柜上的电话座机上,起身走到那里,拨通了周泽楷的电话。


  「小周…救我…」


  那边的周泽楷听到叶修颤抖的声音,把手上的水杯摔碎了。


  「前辈!?别…急!」


  「小周…文州他…想杀了我…」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才开口说话。


  「明天…」


  「去救前辈…」


  叶修嗯了一声,然后挂上了电话,在原地转了几圈。


  心里有些慌张的他没有注意电话一侧小小的窃听器,而是思索了一会儿,跑到楼上喻文州的房间翻来翻去。


  没有几分钟,叶修就在床头柜的一层抽屉里翻到了一个小瓶子,上面印着‘安眠药’三个字,他打开盖子倒出了两片,就把瓶子又放了回去。

 

  做完后的他又回到了客厅,坐到沙发上等喻文州回来。

 

  此时坐在车上的喻文州,插着耳机在听着什么,旁边的江波涛有点好奇地问。

 

  「喻首席在听歌吗?」

 

  喻文州摇摇头没有在说什么了。

 

  叶修等了1个小时喻文州才回来,进门换好鞋的喻文州提了提手中的袋子,对叶修说:

 

  「叶修前辈,看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说着,他把袋子给了叶修。

 

  「呜啊,这是红豆牛奶冰,文州你很懂哥嘛。」

 

  「是啊。」

 

  喻文洲笑着说,嘴角的弧度却挂着悲伤。

———————————————————————————————

还有,红豆牛奶冰我真的超爱吃的。

明明不是小孩纸了QwQ

附图:


评论 ( 16 )
热度 ( 112 )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