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伍白,杂食,吃任何叶修相关cp。其他基本都不接受,这个号只发all叶。
纯食可以取关了。
喻黄和韩张是雷点,你可以爱,但是不能逼着别人也喜欢。
我爱的人叫叶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没有文笔,脑洞很大,不是一个勤劳的人,能撑下来写到现在,全凭着对叶修的爱和爱我的人的支持。只要你们一天在,我就一天不会弃号。
在此,对所有看我的文,并且喜欢我的文的人,致谢。

我爱您。

【all叶】他或他们的皮肤饥渴症【上】

  大概会是短篇【。管他呢【。

  作者的文笔已经被吃了【。

  以后不到四千字我不更【。

  嗯,周更是妥妥的事了,期中窝要是能考进前120说不定能更得多一点。

  背景是世邀赛【。虽然这章全是在废话完全没有去世邀赛【。

  惯例的老叶苏苏苏

  惯例的傻白甜,可能还会有点黄

———————————————————————————————

  叶修有个不能说的秘密,一个连苏沐橙都不知道的秘密。

  无论是亲密或者陌生的人,只要离他近一点,他就会涌起一股与那人拥抱,亲吻,做任何亲密肌肤接触的冲动——俗称肌肤饥渴症。

  皮肤饥渴症就是一种缺爱的表现,叶修对此很不理解,他从小都是健康长大的,15岁离家出走后也不是孤身一人,何来的孤独缺爱。

  不过他就是得了这个病

  好在叶修有足够的自制力,可以在不够熟悉、亲密的人面前保持理智,要不是如此估计叶修就要变成第一个因为性骚扰事件被逐出联盟的职业选手了。

然而,最近发生了叶修很苦恼的事——他的自制力,在某些时候,或者是某些人面前会迅速崩溃,瞬间变成渣渣。

  具体现象体现在,每个早晨乔一帆去叫醒叶修时,在叶修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发生的事。

  面对叶修这种能多睡会儿就多睡会儿,没有哪天不赖床的人,兴欣的解决方案是,由苏沐橙、包荣兴、乔一帆轮流去叫醒叶修,据罗辑统计的多项不全面数据表明,包荣兴去叫的时候是效果最好的,其原因兴欣的人都心知肚明,慈悲待人的陈老板看着叶修被包荣兴折腾的精神崩溃的面孔,还是敲定了轮流来,防止哪天虚弱的叶修就被包荣兴给弄死了。

  乔一帆知道后很高兴,不仅是因为叶修还可以多活几年而开心,还是高兴自己依然能在每天早上去叫醒叶修。

  依然能在每天早上得到一个叶修温柔的拥抱和亲吻。

  这件事乔一帆一直没有和别人说过,他猜测这种优待只有他有——苏沐橙不算的话。

  这导致乔一帆在吃早饭时,休息时,甚至是平时训练的空隙,都不可避免的去回味,早上时叶修怀抱的温度。

  半睡半醒的叶修意外的柔和,他喜欢在乔一帆轻轻抬起他身体时用双手环住乔一帆的脖颈,将头靠在乔一帆的肩膀上,毛茸茸的毛发小幅度的磨蹭着,像小钩子一样挠的乔一帆心痒痒,他很想回抱过去,与叶修做尽亲昵之事。

 但结局还是无果,乔一帆手足无措的僵在原地,哪怕他已经第不知道多少次遇到过这种情况了。

乔一帆选择了被动,叶修却仍是主动的,他慢慢的将整个人靠在乔一帆身上,面孔与乔一帆的脸庞亲密的接触着,叶修将软软嘴唇压了过去,压在了乔一帆的额头上。

  “小乔早啊……”刚刚还在沉浸在叶修饱满唇瓣的触感里,乔一帆听到叶修轻柔的声音,瞬间清醒了过来。

不过叶修轻闭着的双眼,和沉稳的呼吸都表明,叶修还没有醒来,刚刚只是他下意识的问好而已。乔一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温暖的呼吸打在叶修的脸上,使他的睫毛颤了一下。

  注意到的乔一帆又不敢动了。

又过了半分钟,乔一帆看着闹钟上显示的还有三十秒就要叫早,在叶修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叶修前辈早安……”

  然后将闹钟拿过来,放在了叶修的耳边。

  刺耳的闹铃声响起,叶修猛的睁开眼睛往旁边一缩,头成功的与床板进行了碰撞。“卧槽……疼……”叶修半靠着床板做起来,看向一脸惊慌失措的乔一帆,撇撇嘴,一脸无奈的说:“小乔你...算了...”乔一帆看着叶修慢慢地起身,一脸悲伤地揉了揉自己头上的包,“比包子都狠......”乔一帆听到叶修那么嘟囔着,神情有点尴尬,脸上慢慢显出一层淡粉色,他趁叶修翻找衣服的时候摸了摸自己额头那块享受过特别待遇的皮肤,然后又在叶修转回身来的一瞬间变得和没事人一样。

  “小乔啊,哥先穿着衣服点,你先去吃早餐吧。”叶修一边掀起T恤的一角一边随口说着,被衣料挡住视线的他没有发现乔一帆在看见裸露出来的白皙肌肤时,瞬间变得不对的眼神。

  叶修的腰部还是有点肉的,肌肤很白很滑的样子,看上去就很软很好摸。

乔一帆咽了咽口水,却发现自己完全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也没有那个留下来的勇气...流鼻血了咋办,他又没带卫生纸。乔一帆默默地退出了叶修的房间,至于叶修半睡半醒时的那段时候,够他回味一天的。

  而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秘密其实并不是保守得很好的叶修,懒懒散散的换上了一件好像和睡觉时穿的差不多的睡衣,无力地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并在触碰到那个大包时感叹着自己的多灾多难。

  来到餐厅的叶修意外的看到有个明显不属于自己战队的外来者——黄少天。在叶修看向黄少天时黄少天也看向了叶修,他嘴里叼着属于叶修早餐的灌汤包,右手拿一个鸡爪,左手胡乱的冲叶修挥了挥。“你来干嘛?”叶修道,完全不掩饰自己满满的嫌弃。黄少天一个抬头把整个包子吞进去,拿张纸胡乱擦了擦嘴,将嘴巴空出来后就开始了喋喋不休的嘴炮,“我靠我靠我靠叶修你什么意思啊,本剑圣来找你也是好心的好吗?要不是怕你又突然改变主意不去世邀赛了而是偷偷回来支援兴欣抢我们蓝雨的boss我才不会一大早就来呢,难不成我还是来蹭你们饭的?你可别想多啊,兴欣的伙食比蓝雨差多了!话说你们这大早晨的怎么会有鸡爪?不怕吃得太油腻消化不良吗?”“谁知道,也许本来是给文州准备的,结果只有你一个人来。”“不会吧,你们兴欣真的都跟你一样那么没下限啊?”,听到黄少天的话,一直在旁边不支声的陈果张了张嘴,本来想说叶修你别那么诋毁自家形象好吗,却又忽然想起来这鸡爪子真的是魏琛和方锐在看到黄少天后偷偷去厨房把昨夜没吃完的拿过来的,于是又默默地闭了嘴,忧郁又安静的做了个背景板。

  一语说中事实的叶修随便扯了把椅子坐下,把自己被干掉了一半的早餐扫了过来,还顺便扫走了方锐和魏琛的一杯豆浆和两根油条。

  “靠,叶修,你脸呢!”魏琛和方锐齐骂道。

  “呵呵。”叶修很高冷的扫视了一眼黄少天手上的鸡爪子。

  魏琛和方锐都不说话了。

  “老叶老叶老叶,咱快去机场吧,飞机就快起飞了,你可别耗费本剑圣大老远来接你的恩情啊。”黄少天拿着半杯豆浆,在叶修耳旁喋喋不休着,看上是吃饱了。

  目前滴水未进的叶修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的将半根油条塞进了黄少天的嘴里,无情的说:“你要是不等我把这个早饭吃完,蓝雨的boss以后就都由兴欣承包了。”包荣兴听到后在旁边瞎起哄,被塞了一嘴油条的黄少天使劲鼓着腮帮子嚼,还边嚼边吸了吸鼻子。

  一股子火药味。黄少天看着叶修想。

  那表情真是委屈极了

  叶修抬头看到黄少天鼓着腮帮子看他,忽然就有点忍不住的想要将身子贴过去,不过他还是成功的制止了这种冲动,只是伸手摸了摸黄少天的脸。黄少天僵直了一秒钟,然后吃力的咽下了那半根油条,不可置信的看着叶修道:“我靠,老叶你干啥?”一直坐在旁边不说话的乔一帆也微微转头看向叶修。“还能干啥?”叶修露出一个微笑,在黄少天喜悦的脸上又摸了一把,悠悠的开口:“少天你脸那么干净,不介意我擦个手吧。”

  黄少天:……

  乔一帆听到叶修那么说,紧绷的身体瞬间放松下来,准备用去接杯水的方式掩饰自己快憋不住的笑意。

  相比起乔一帆,苏沐橙就显得特别不厚道,直接当场笑出了声,方锐和魏琛也在旁边“噗嗤噗嗤”的笑。

  黄少天脸都黑了。

  叶修倒是不受影响的啃着灌汤包,不过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指尖还在细微的颤抖。

  其实伸手摸向黄少天的脸是叶修的一个无意识的动作,黄少天把脑袋凑过来的时候,他就忍不住了,忍不住想去与他有肌肤上的接触,甚至是嘴唇与肢体之间的接触。

  他在用理智克制住自己,所以只是伸手摸了一下黄少天的脸而已,并且还在之后瞬间找到了绝妙的好理由。装作没有看到黄少天委屈的神情,叶修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然后继续跟个没事人一样吃着早餐。

  黄少天更委屈了。

  他觉得他大老远的来找叶修,叶修不仅不一脸兴奋的扑进他的怀里赞美他的男友力还对他进行了生理与人格上的攻击,简直不能更憋屈了。

  虽然他完全不介意叶修满手的油就是了。

  可黄少天还是悲伤还是难过还是不甘心,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法相信这个世界了,黄叶本里面萌萌软软的老叶果然都是骗局!都是特技!现实中的叶修怎么可能那么萌那么可爱怎么可能是纯洁的小天使!彻悟了的黄少天悲愤的又拿起一根鸡爪子啃啃啃,将愤怒转化为食量。

  吃饱后的叶修很满意黄少天内心纠葛时诡异的沉默,于是一爪子糊到黄少天头上当做安抚——当然不排除这次是真的擦手——揪着精神点儿了的黄少天,带着旁边不知道为啥笑呵呵的苏沐橙就大义凛然的出门了。

  然后在踏出兴欣门口的第一步后,叶修转头问身旁双手空荡荡连个包都没有的黄少天:“车呢?”

  黄少天一脸茫然。

  突然意识到黄少天是连去机场的车都没准备就跑过来还蹭了顿早饭的叶修冷着一张脸,潇洒的扔下了黄少天和苏沐橙去打出租车了。

  冷酷的留下了身无分文的黄少天。

  黄少天真是委屈极了。

  后来黄少天还是靠老板娘的友情资助做了出租车到了机场,并且在一家快餐店里发现了磨时间的苏沐橙和叶修。黄少天摸摸鼻子,没脸没皮的蹭到了叶修旁边坐着,叶修嘴里嘟囔了几声后就没再说什么,任黄少天的手在他的小肚子上摸摸捏捏戳戳。一是因为他和黄少天那么熟他也向来很纵容黄少天,二是因为叶修不得不承认黄少天摸得他真的很舒服,而且这种舒服不只是生理上,也能带给他心理上极大的满足感。

  该死的皮肤饥渴症。叶修一边那么想一边半靠在黄少天的肩膀上眯着眼,整个人瘫了下去。

  对面的苏沐橙笑的挺开心,光明正大的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幕,把手机收起来后,拿过黄少天还没有动的雪顶咖啡喝了一口。耷拉着眼皮的叶修瞄见了,也不和摸得正在兴头上的黄少天说,只是向苏沐橙讨来,自己也喝了一口。

  苏沐橙笑的更开心了。

  叶修表示自己的举动只是为了苏沐橙开心就好,没有一点针对黄少天的意思。

于是两人愉快的分食了黄少天的雪顶咖啡和巧克力慕斯。

  等到摸够了的黄少天带着笑容抬头,看到自己面前空荡荡的餐桌时,瞬间就懵了,他茫然地转头看叶修。

  叶修看着黄少天茫然的脸无辜的顺应的眨了眨眼,然后打了个嗝。

  对面苏沐橙笑到了桌子底下去。

——————————————————————————————

回头一看自己写的是个啥【。

不过也懒得改了【。

下一更【。看我补习班上完后的心情【。

评论 ( 19 )
热度 ( 587 )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