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伍白,杂食,吃任何叶修相关cp。其他基本都不接受,这个号只发all叶。
纯食可以取关了。
喻黄和韩张是雷点,你可以爱,但是不能逼着别人也喜欢。
我爱的人叫叶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没有文笔,脑洞很大,不是一个勤劳的人,能撑下来写到现在,全凭着对叶修的爱和爱我的人的支持。只要你们一天在,我就一天不会弃号。
在此,对所有看我的文,并且喜欢我的文的人,致谢。

我爱您。

【all叶】他或他们的皮肤饥渴症【中上】

  可还有人记得这篇?

  又过了一个星期才更的我,有些不安

  体谅一下我吧qaq我忙到不行啊

  嗯,不拖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在这个周末完结。

  嗯,远大的志向。

  此次5000字上下,流水账,不要说作者文笔差,作者怎么会有文笔那种东西!

上文走这儿:

———————————————————————————————

  试问,一天做两次飞机是什么感觉?

  虽然不能说会难受到死,但是也绝对不会好受。

  试问,假若经常足不出户的虚胖宅男一天做了两次飞机并且一次的时差很大,那是什么感觉?

  对此,叶修深有体会——那真是,说不出来的,难受与憋屈。

  本该精神抖擞的奔赴战场的国家队,萎了。

  当他们从飞机上下来,终于到达平稳陆地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阵亡了。而王杰希,在一群弯腰驼背做呕吐装或者是面色发白发灰的人里面,显得格外显眼。平日里就有好好锻炼,一直给微草作着榜样的杰希大大,此时一派风轻云淡的样子,与周围人形成明显对比。不过大多数人都认为王杰希能够平安无事的最大原因不在于身体好,而是因为王杰希恰巧就在b市,完全不用像其他人一样坐飞机到b市后再飞往苏黎世。

  相较之下,只是脸色比较差的张新杰与张佳乐,就真的是拜身体所赐了。看到别人都是一幅鬼样子,自己只是头有点晕的张佳乐,在内心无比的膜拜张新杰,打心里感谢副队的守时与强迫症,并且第一次明白了每天早睡早起身体好晨跑午操广场舞的好处。

  作为兴欣队长,叶修贯彻了兴欣从来不运动的优良传统,日常坐车坐久了都会难受的宅男,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第一个阵亡的人。

  叶修很想说服自己其实不是太弱,毕竟连飞两次不是谁都受得了的,不过当他看到连飞三次的黄少天都比他精神时,放弃了抵抗。

  算了,弱就弱吧。叶修靠在墙面上无力的想。

  喻文州的脸色略有点青灰,看到叶修苍白的不得了的脸,勉强稳住自己开口:“大家都累了,就先去宾馆了,我们的宾馆乘车半个小时就能到了。”

  “还要半个小时?”孙翔说到,他也很无力,看起来飞机上的漫长时光也把他折磨的要死。

  不仅如此,还让孙翔那根本没多少的忍耐力彻底归零。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到了黄少天身上,听到孙翔有点冲的语气后朝他翻了个白眼,“孙翔小同志要是嫌慢的话可以飞过去啊。”孙翔的脸又青了一点,也不知道是因为叶修嘲讽的语气还是因为那个"飞"字又让他更恶心了,总之,孙翔乖乖的闭上了嘴——他也终于发现在场的人都很不耐烦,尤其是叶修。喻文州早就注意到了叶修的不对劲,他很体贴的说:“叶修前辈有点不舒服吧,要不要我扶着你?少天可是飞了三次,应该很累了,就不要再撑着了。”黄少天一哽,他张了张嘴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叶修十分善解人意的,主动将压在黄少天肩上的身体移开了,自己一个人在原地做不倒翁运动。

  黄少天幽怨的看向喻文州,他当然不相信那些表面上是在体贴他的鬼话,机智的黄少天猜测一定是自己早上的单飞让喻文州嫉妒了,不然喻文州怎么会特意提起连飞三次的事情,这绝对是有阴谋的,队长绝对是嫉妒我能与叶修亲密接触亲亲抱抱摸摸了……你看!队长向那只虚弱的叶修走过去了!

  喻文州走到叶修身旁,正想说自己的状态还好,叶修前辈要是不舒服的话就来靠靠吧,然后他就看到,叶修被一脸正气凛然,好像完全没看到喻文州的欲言又止的王杰希一把把叶修扯进了自己的怀里。

  叶修软绵绵的挣扎了几下,有气无力的问出了喻文州正想说的"王杰希大大你这是作甚。"王杰希轻轻瞄了他一眼,说:“我状态比较好,喻队现在是队长,要负责的事很多,要是到了酒店他倒下了,国家队的事务你来做?”叶修听后乖乖的不动了,在王杰希怀里挺着尸。其实他就觉得,无论是谁,能让他靠一下就好了,更何况王杰希的怀抱给了他几大的满足感,让他略有些瘙痒的皮肤也变得好受了很多,至于刚开始的那点挣扎,也只是为了保留自己的一点儿矜持而已。

  喻文州沉默的看着叶修安稳的靠在王杰希怀里,甚至还蹭了几下王杰希的胸膛,他的嘴角被扯平了一点,笑容也有点僵硬。

  王杰希依旧淡定着。

  到了酒店后,本应该是全员的整顿倒时差,喻文州却因为国家队的事务忙个不停。

  叶修到了自己的房间后就往床上一倒,双眼半阖着,懒懒的滚了一小圈。

  “哎,文州还真是可怜,要处理那么多事啊……”

  正在帮叶修放行李的王杰希闻言后抬头看向在床上趴着的叶修,眼里略带一点鄙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国家队的事务都是领队负责,队长辅助的,要不是你什么都不会,喻队也没有那么忙。”王杰希无比冷静的陈述了事实,叶修干咳了两声,开始指责王杰希:“那王杰希大大你之前为啥还要说国家队的事务是队长干的!”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假装什么也没听见的继续摆放着手里的东西。

  幸好叶修对此也没有太纠结,因为他也是不想被指责偷懒而随便扯出个理由来,憋的住王杰希已经是意外之喜了。叶修不说话抱住软软的被子想给自己的身体增添点热度,但是怎样也不能忽略的是,心里面的空虚感。

  啊,好烦好烦...叶修抓了抓头发,心情有点崩溃。

  皮肤的异样感觉又开始骚扰他了,此时在他身边的却不是和他还算熟悉的黄少天,叶修的内心烦躁了起来却不知道该怎么做,对于王杰希他根本不知道如何以正当的理由进行皮肤接触啊!叶修越想越烦恼,皮肤上的那种急需要人抚摸的感觉让他汗毛直竖,而他的心情也突然变得很奇怪,有种说不出的悲伤与难过,突如其来的孤独感几乎把他笼了起来,叶修眨了眨眼,发现干涩的眼眶有点湿润。

  “大眼,过来一下。”王杰希听到叶修在叫他,又看过去,发现叶修把脸埋在被子里,身体有点轻微的颤抖。一股怪异的感觉蔓延在王杰希的心头,他总觉得叶修有点不对劲。

  但是王杰希还是走了过去,坐在叶修身旁,用手拍了拍叶修露出来的半个脑袋,问道:“怎么了?”叶修的身体又抖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他此时的心理原因,叶修总觉得王杰希的这句话弥漫着温柔的感觉,叶修吸了吸已经有点红的鼻子,伸手拦住的王杰希的腰,脸靠在王杰希的后背上。

  很不对劲。王杰希在心里默默的那么想。如果说叶修在机场时允许他的主动接近是因为身心疲惫根本没那个力气去管还可以解释,但是叶修现在的主动接近就是完全没有理由的投送怀抱。

  真是太奇怪了。王杰希一边思考着一边摸了摸叶修环在自己腰上的手,然后微微的侧身,把叶修半揽在怀里。“王大眼,我想睡午觉...”叶修闷着有点嘶哑的声音,头靠在王杰希的颈窝里,呼出有些温热的气息。“睡吧。”王杰希说,“今天辛苦了。”带着点温度的双手拍着叶修的后背,一下一下使叶修紧绷着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呼吸也慢慢地平缓。

  在睡过去之前,叶修模糊的想着,他发觉自己最近越来越容易‘饿’了,只要一天没有别人带来的温暖就会觉得很难受。

  还有,今天的王杰希,也有点奇怪。

  叶修又想着些有的没的,慢慢地入睡了。

  一到苏黎世,大家都是很疲惫的,似乎睡上一觉两觉也完全不能阻止这种疲惫感,但比赛却在第一天的下午就开始了。

  现在,在中国队选手的准备室里,明显睡眠不足的叶修与明显睡眠不足的张佳乐坐在一块儿,面无表情的看着一屋子睡眠情况都不怎么样的人。整个房间里都是很凝重的气氛,没有人说上只言半语,作为队长的喻文州情况更差一点,他几乎连平日脸上长挂的笑容都支撑不住了。“都打起精神来。”王杰希敲了敲桌子,说道,打破了不知已经有多长时间的寂静。

  黄少天也忍不住开口说话了,“这个比赛的时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太不人性化了吧,来的第一天就要比赛你仿佛是在逗我,难不成这是故意针对我们中国队疲惫所设计的比赛表?我靠靠靠靠靠实在太没有良心了啊还能不能让人好好休息了啊!本剑圣虽然是技术过人剑技高超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果然还是没办法体现出我的全面来啊,叶修你说对不对对不对。”

  叶修出人意料的点了点头,然后向黄少天投了个白眼。

  黄少天:...你那个鄙视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不管怎么说,黄少天那么一闹气氛总算是没有那么僵了,都有点被话痨烦到的众人勉强打起了精神,喻文州也开始正经的考虑关于下午比赛的具体事项。“我肯定是没有办法上场了啊。”喻文州苦笑着,叶修很理解的点了点头,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份资料往桌子上一甩,说道:“这次的对手是丹麦,综合实力不算特别出众,但是里面的剑客还是需要注意点的,这个剑客是队伍的攻击中心,打斗风格略和少天相像,不过虽是游离在队伍之外却不像少天那样逮住个洞就往里钻,总之来说更他的战术更高端了一些。”黄少天迷之沉默着,不过大部分人看他的表情就知道,黄少天这是在蓄力放大招。“哦对了,还有一点,对方的这个中心很正常,据说也没有什么话唠之类的坏毛病。”叶修风轻云淡的补了一句,惹得一直在旁边嗑瓜子释放压力的苏沐橙咽进去半片瓜子皮。“叶修今天是怎么了?吃火药了吗?”楚云秀帮苏沐橙顺了顺气,抱胸问着。“大概是因为刚刚黄少天的垃圾话让他有点不开心吧。”苏沐橙说,“他睡眠不好的时候就好这样...”楚云秀呵呵了一声,没再说话。

  黄少天出乎意料的没有反击,只是一个人默默缩进了墙角嘟嚷着什么。“这次是打击过头了啊。”苏沐橙评价道,“黄少天今天早上来找叶修的时候就老是碰壁现在也...他是不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楚云秀不发言,苏沐橙一边摇着头一边说真是够了。

  语气和神情颇得老板娘深传。

  报复是要报复,但是战术还是不能耽误的,叶修打开了休息室的投影,开始认真地播放PPT。“其实面对这次比赛我们的优势还是很大的,比如我们战术方面的强大,比如队员们的特点素质,再比如我们队的剑客比对方的要更有特色更加出其不意,嗯,各种方面。”坐着国家队队员笑倒了一片,“咳咳,别笑了,我的意思是我们这次可以派出的选手有,张新杰,王杰希,肖时钦,孙翔,苏沐橙与黄少天。”叶修讲的很认真,“这次主要是对于对方战术方面缺陷的漏洞攻击,小周你别看我,我这是理性思考进行综合的判断。”

  眼巴巴看着叶修的周泽楷失望的低下了头。

  “那你呢?国家队的事都给喻队来做,叶领队是准备撒手不管吗?”张新杰推推眼镜,认真严肃的问出了此时大部分队员关注的事。

  “的确有这个打算。”叶修也严肃认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不可能。”张新杰毫不客气的说,认真地眼神望向了叶修。“那我能做什么?我只能认真的划水喽。”叶修耸耸肩,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那么你就负责这次比赛后的队员分析吧,看比赛的时候你就开始记笔记好了。”王杰希丢过去一本休息室自备的笔记本,拿起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口。“我抗议。”叶修叫唤着,“这不是队长的工作吗?干嘛丢给我!”“那就麻烦叶修前辈了。”喻文州笑着,“既然我还要做战术分析的工作,那国家队的日常事务只好让前辈来管了。”

  叶修乖乖的闭上了嘴。

  等到下午的比赛开始后,叶修居然真的拿着个小本子坐在了中国队员观看席上,记笔记记得很认真的样子。

  张佳乐搬了个小凳子坐过去,把头凑到叶修的脑袋旁边,结果看到了一页空白。“靠,你什么也没记啊,那怎么还一副认真的样子。”张佳乐用神情充分表达了他对叶修的鄙视。“你懂屁啊。”叶修白了他一眼,指着屏幕说:“现在两队还在互相试探,根本没啥好记的。”张佳乐一脸不服——他就不相信叶修能认真记笔记,于是干脆把头靠在叶修的头上看起了比赛。

  比赛过去了一半,张佳乐偶然瞄到叶修正在奋笔疾书,忍不住移过视线看了几眼“我去,老叶你字真丑!”张佳乐说,“你这记得都是些啥啊!”叶修一巴掌拍在张佳乐脑袋上,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说:“去去去一边去,别打扰我。”“让我看看怎么了?”张佳乐硬是把脑袋塞了过去。“你这写的啥...王杰希大小眼有恐吓对方的作用!?老叶你好好记笔记不行么!”“我明明很写实的记下来了好吗!”叶修撇撇嘴,让开一点空让张佳乐看清楚。张佳乐一看全就止不住乐了“哈哈哈哈,黄少天的话唠有精神污染作用?语言不通也行啊!”“...这什么?孙翔的突发性举动有助于拉低对方智商?”“...奶爸的神圣之火偶尔放出来效果会出类拔萃...”“对于丹麦类似队伍,周...老叶你这写的啥?”“泽楷。”叶修满脸黑线的回答“我去,楷不是那么写啊叶修你真是文盲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闭嘴。”

  场上的比赛打得激烈,场下的张佳乐却笑得岔气了。

  等比赛结束,中国队胜利归来时,看到的是张佳乐的手臂放在叶修的肩上,脸埋在手臂里,笑的枝花乱颤。

  “他怎么了?”孙翔很不解。

  叶修一把拍开张佳乐,淡定的说:“没啥,他抽羊癫疯了。”

  而被叶修拍开的张佳乐,一抬头看到孙翔那张茫然的脸,直接笑到了地上。

  目睹整个过程的苏沐橙又在旁边念真是没救了,弄得身边的李轩一懵一懵的。

———————————————————————————————

最近突然很想写很多超短篇

脑洞大又懒的人,只能这样了吧qaq

评论 ( 19 )
热度 ( 435 )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