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伍白,杂食,吃任何叶修相关cp。其他基本都不接受,这个号只发all叶。
纯食可以取关了。
喻黄和韩张是雷点,你可以爱,但是不能逼着别人也喜欢。
我爱的人叫叶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没有文笔,脑洞很大,不是一个勤劳的人,能撑下来写到现在,全凭着对叶修的爱和爱我的人的支持。只要你们一天在,我就一天不会弃号。
在此,对所有看我的文,并且喜欢我的文的人,致谢。

我爱您。

【all叶】他或他们的皮肤饥渴症[中下]

  作者依旧没文笔

  作者并没能在星期天更新。

  私密马赛【。

  上文走这: 中上

  本次字数:4579

  祝享用愉快

———————————————————————————————

 下午,国家队训练室,叶修沉思着。

  叶修坐在周泽楷的腿上沉思着。

  周泽楷什么时候那么不要脸了。

  叶修想。

  以大比分战胜俄罗斯后,中国队陷入了狂欢的状态,而作为这次比赛胜利关键点的周泽楷,备受叶修嘉奖。

  在叶修问道小周想要什么礼物时,周泽楷显然很开心,他高兴地看着叶修:“前辈...”叶修没反应过来周泽楷在说什么,一副呆楞的神情。周泽楷则是笑着,伸手摸了摸叶修的脸:“前辈...陪我。”

  “好啊。”叶修不假思索的答应了下来,“那我就明天陪你一天好吗?”周泽楷点点头,腼腆的对叶修一笑。

  叶修说完这句话的第二天,就后悔了。

  面对着周泽楷失望的脸,叶修尴尬地抓抓头:“小周对不起啊,我也没想到今天的事情这么多,上午文州要我帮忙进行战术分析,下午还要提前赶往俄罗斯队邀请聚会的地点...哎真是...”周泽楷难过的低着头——从今早他到叶修房里去找叶修,得知叶修今天不能陪他的消息后,就一直是这个样子了。

  叶修表示自己很无奈,但事实就是,他违背了许诺给周泽楷的约定。正当他打算说小周要不然下次再陪你玩时,周泽楷倔强的抱住了叶修:“要和前辈...在一起。”“你想要和我在一起也没办法啊小周”叶修虎摸了一把周泽楷的脑袋,继续道:“我今天是挤不出时间来了。”“那就!”周泽楷强硬的说:“那就,陪你。”叶修愣了一会儿,才明白周泽楷说的是什么意思,他无可奈何的看着周泽楷:“小周,你就真想把大好时间浪费在陪我整理战术资料上面啊。”周泽楷点了点头,想了想说:“不浪费。”“啊?”叶修不可置信的看着周泽楷,他觉得他这辈子都理解不了周泽楷的脑回路了。没看到叶修疑惑的表情,周泽楷又想了一会儿,道:“很开心。”

  而现在坐在一脸开心的周泽楷怀里的叶修,终于明白了,周泽楷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了。不过叶修一点儿也不为明白了周泽楷所表达的意思而开心,此时坐着也觉得硌得慌的叶修,一脸的呵呵。

  对于身患绝症的叶修来说,靠着不同的理由占人便宜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他都有点习惯自己这个明显很变态的行为了,毕竟生理所需嘛!人之常情,可以理解啊。但是,像周泽楷这种主动送上门的食物,叶修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送上门的食物,虽然给他了满足的感觉,却也让他有一种很违和的怪异感。

  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才是那个,‘送上门的食物啊!’

  就算是周泽楷比较依赖自己,就像年纪比较小的人习惯性依赖长辈一样,但这个理由完全说不过去啊!怎么会有周泽楷这种,强硬的把人塞怀里,渴了递杯水,饿了亲手喂,就是要去上个厕所,也死也不撒手的人啊!叶修深深的觉得,要是同为皮肤饥渴症的患者,周泽楷绝对比他做的要合格。比起他偷偷摸摸暗搓搓的占人便宜,周泽楷这种光明正大吃豆腐的行为,是叶修自认怎么努力也赶不上的。

  叶修抬头看了周泽楷一眼,发现哪怕手上再怎么固执的搂住叶修,周泽楷依旧是一脸羞涩腼腆,好像被非礼的那个人是他一样。

  然后叶修再次深深地低下了头。

  “前辈...”周泽楷抿嘴:“前辈不舒服?”叶修想说没事你放手我就轻松了,叶修那么想,面对周泽楷的时候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周泽楷伸手摸向叶修圆润的额头,发现温度正常,并没有发烫,但他还是继续往下摸,从叶修软乎乎白绵绵的脸颊,一直划到精致的脖颈处,最后伸进了叶修的衣领里,摸了摸叶修洁白的后背还细细的用手捻了捻叶修的一小块皮肤。“前辈...正常...”周泽楷几乎摸遍了叶修的上身后,一脸单纯无辜的对叶修说。

  呵呵,这下还真是被全身上下都被非礼了。叶修面无表情的想。

  周泽楷似乎没看到叶修的doge脸,拿起桌子上的一叠纸,对叶修说:“前辈,策划。”哦对,今天周泽楷是来陪他做策划的,叶修想,被占了那么多便宜他还能想起来周泽楷是来做策划的,他也真是蛮拼的。吐完心里的槽,叶修接过周泽楷递过来的打印纸,摸着上面黑色的字体,一字一句的看了下去。“关于下一次的对手英国啊……小周你有什么看法吗?”叶修发觉英国的对手整体风格和轮回特别像,于是下意识的转头问周泽楷。

  周泽楷看了看纸上的字,很认真的回答:“弱。”听到周泽楷如此简短的回答,叶修才意识到自己询问周泽楷的举动是有多么的愚蠢。干咳了两声,叶修用两三句的肯定把周泽楷糊弄过去,继续认真浏览着文件。偶然发现一段重点,叶修不禁逐字逐句的念了出来:“以实力无懈可击的拳法队长为攻击中心,其余的人成辅助,负责查缺补漏和加血……是一支击溃了队长就没再有防守的队伍呢……小周你怎么看?”叶修下意识的在最后问了一下。周泽楷毫不犹豫的:“弱。”叶修:“……小周你是指破掉队长那层就可以把战队全面击溃?”周泽楷点了点头。

  叶修尴尬的张了张嘴,憋出一句话:“小周不错啊……直击重点。”周泽楷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自己的脸。叶修在心里发誓,自己再也不问周泽楷的意见了。

  他发完誓的几十秒之后,就被打脸了,也许真的是因为这次的英国队风格和轮回神似,叶修一看到有关于打法方面的问题,就忍不住问身边的轮回队长周泽楷怎么看。比如这次,叶修一看到对方的人员配置,就抬头问:“小周,你怎么看。”捏着叶修一撮头发玩的周泽楷,再次贯彻了自己的风格,不假思索道:“弱。”叶修哦了一声,发现自己实在找不到什么夸赞周泽楷的理由了,呵呵了几下,继续翻起了资料。

  看完整本资料后,叶修慢吞吞的拿起了笔开始在王杰希之前扔给他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周泽楷倾斜身子看过去,有点好奇上面写的啥,“小周别看!”叶修哐一声合上笔记本,不好意思的扣了扣自己的脸:“我字太丑了。”周泽楷笑笑,好像很理解叶修的样子,然后在叶修放松下来,准备继续写时,很顺其自然的,伸手把笔记本拿到了自己手上。

  叶修:……大骗子!

  叶修的字真的很丑,外七八扭的,别人看到后毫无例外的会以为这是小学生的字。叶修双手捂住了脸,做出了一个悲伤的表情。“前辈……字不丑”周泽楷看到叶修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尝试安慰:“真的,不丑。”“小周别说了。”叶修认命道:“我这辈子是没救了。”周泽楷抿抿嘴,一只手握住叶修的手,叶修诧异的看着周泽楷:“我去,小周你干嘛!”周泽楷认真道:“前辈字,不丑。”说着,周泽楷与叶修两手相握,一笔一划的在本子上描绘出几个字。

  时间静谧下来,叶修意外顺从着周泽楷,两只紧密贴在一起的手,使两人感受到对方的温度,空气中带着点暧昧的感觉。像情侣一样的相处模式,周泽楷想。一股突然袭来的满足感包围了他,他手上使了点劲,使那只美丽到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手无法挣脱,就和,那只手的主人一样。

  瞬间的幸福穿透了周泽楷的心,他突然想做点什么,做能让那个人一辈子都不能离开的事。

  纸上面出现的秀逸字迹,叶修放大了瞳孔,脸上表情复杂,其中的讶异最为明显。

  叶修讶异不是因为自己能写出来那么好的字,而是在于周泽楷书写的内容。

  我爱你。

  最后的一勾勾完,周泽楷放下手中的笔,手指灵巧的与叶修十指交叉,举到叶修面前。诚恳的神情,专注的眼神,让叶修突然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前辈,我……”

  前辈,我爱你。

  但是周泽楷的这句话,终究没说完。

  “小周,我还要去找那个什么俄罗斯队长,文州也在等我,既然这次的战术策划已经做完了那我就先走了啊!”

  危机感增强的叶修蹭一下子站起来,不去看周泽楷,甩出一大段话后快步走了出去。

  而此时的周泽楷,还茫然的不知所措。

  当他理解叶修的离开所代表的意义时,满腹的悲伤让他无从下手,温馨的时间太短促,没有结尾般的戛然而止,他一边忍受着这种悲伤,一边随意的翻开了旁边的笔记本。

  本来只是想缓解一下情绪的周泽楷,恍然看到了自己意想不到的内容。

  "皮肤饥渴症日常情况……"

  

  我爱你。

  本子上的三个字,此刻成了叶修的心结。

  此刻,他只想安静下来,思考一下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然而没机会了。

  喻文州看到坐在角落,把自己使劲塞进沙发里的叶修,拿着一盘点心走了过去。“前辈果然很不喜欢这种场合啊。”喻文州笑着说,伸手将点心递了过去,叶修接过,直接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继续蜷缩着:“对啊,况且今天我遭受了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打击,身心疲惫啊。”心理和……生理,联想到早上叶修是和周泽楷在一起的,喻文州瞬间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叶修瞄了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喻文州,拿起盘子里的一块纸杯蛋糕啃了起来。喻文州还有些纠结,看到叶修仓鼠一般的吃相后,笑着戳了戳叶修鼓起的腮帮子:“这里的甜点很好吃,叶修前辈觉得怎么样?”叶修模模糊糊的嗯了一声,把嘴里软糯的膏状物咽下后,毫不客气的向喻文州伸手:“水。”扫视一眼桌子上,喻文州发现这个聚会在酒吧里举办的最大坏处:桌子上满是酒,别说白开水,就连果汁都没有。

  喻文州想到叶修一杯倒的特性,觉得真是坏事了。“前辈。”喻文州抱歉的对叶修笑笑:“桌子上似乎没有水,我去买吧,你等一会儿吧。”叶修点点头,摁了摁自己的脖子,乖乖的维持着之前的姿势等着冲出酒吧的喻文州回来。

  但是叶修身边却没有之前的宁静了,俄罗斯的几名队员也注意到了他。“嘿,那个就是中国队的领队吧。”眼神不是很和善的金发男子指向叶修,嘴里操着一口流利的俄语,他旁边的伙伴回答:“应该是,其他队员没有那么瘦弱。”“不是还有一个比他矮一点的剑客吗?”“那个剑客不会那么安静的。”

  叶修注意到有人在谈论他,抬头看过去,发现一群身形高大的人在打量他。眼神很不和善啊,叶修抱着抱枕想到,不过也没太在意,考虑着要不要再拿起一块点心吃。“需要什么帮助吗?”一个轮廓深邃长相很英气的俄罗斯人走到叶修面前,用英语问道。虽然是和善的语气,但是叶修却能清楚的看到他眼里的阴霾。

  这是,俄罗斯的队长吧?……输了不甘心吗?叶修勾起嘲讽的笑容,简答道:“水。”虽然能听懂英文,但是让叶修流畅的组合句子还是太难了,于是他干脆的就只说一个单词,反正对方也能理解他的意思。没有戒备吗?俄罗斯队长眼中暗光一闪,从桌子上挑了一杯无色的鸡尾酒,递到叶修面前。“谢谢”叶修说,他接过杯子,却只是抿了一口——他可没有单纯到以为这就是白开水。

  叶修失算了。

  啤酒就能一杯倒的叶修战斗力到底弱到什么地步也不用细说了,更何况,这杯鸡尾酒可是有拿俄罗斯特产伏特加作为材料,别说一杯,就是一口也能让叶修醉的不清醒。

  就比如,现在叶修就不清醒了。

  烈酒就是烈酒,一口虽是不至于让叶修直接倒下的,却能让让叶修神志不清。

  此时的情况,不如让叶修直接被放倒。

  烈酒刺激了叶修的全身,电击过的麻痹感传遍叶修全身,更崩溃的是,皮肤饥渴症所带来的空虚感,在叶修完全无法自控的情形下,逐渐加大的空虚感差点让叶修窒息。

  俄罗斯的队长看到叶修泛着粉红色的白皙皮肤,和那双颤抖着的美丽双手,心情不知如何形容,他现在更像是被叶修那双完美到不可思议的手诱惑了。在他无意识的用目光赞美着这双手时,手的主人好似感受到了他诚恳的称赞,嘉奖般的用莲藕似的手臂环住了他的脖颈。

  路上和喻文州汇合赶过来的张新杰,刚打开门,看到的就是一副让他心中充满怒气的场景。

  他的领队,满脸通红的在一个面熟的外国人身上蹭着,那人还用手臂环着自家领队的腰肢。

  那人抬头说了一句俄语。

  张新杰却听懂了他的意思。

  他说:“你们的领队很可爱。”

  张新杰面无表情,哪怕他内心怒火滔天,表面上还是一拍平静。但强硬的动作,还是暴露了他的真实情绪。张新杰把叶修扯到怀里,在俄罗斯队长戏谑的笑容下,带着叶修走向大门。旁边呆楞着的喻文州下意识的想要阻止张新杰,却被张新杰甩开了。“我想我需要喻队长放任一个不胜酒力的领队喝酒的理由。”喻文州听到张新杰那么对他说。

  “当然,哪怕听了,我也有可能不接受。”

  喻文州在心里苦笑,放任张新杰摔门离开。

——————————————————————————————

写写自己脑洞打开的几个段子

①叶修:“小周你怎么看?”周泽楷:“抱着前辈看。”

②叶修:小周想要什么礼物?

  周泽楷:做爱。

  叶修:!!!!!!

  周泽楷:和前辈。

  #如果原文周泽楷想说的颠倒一下就是这种情况。#

③张新杰:“我想我需要喻队长放任一个不胜酒力的领队喝酒的理由。”

  喻文州:“实力背锅。”

④叶修:.....

  叶修:周泽楷你个大屁眼子!

⑤周泽楷翻开笔记本。

  无意中翻到一页。

  ’他或他们的皮肤饥渴症‘

  这是什么?小说吗?

  周泽楷想。

评论 ( 22 )
热度 ( 392 )
  1. 木乃伊耀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转载了此文字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