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伍白,杂食,吃任何叶修相关cp。其他基本都不接受,这个号只发all叶。
纯食可以取关了。
喻黄和韩张是雷点,你可以爱,但是不能逼着别人也喜欢。
我爱的人叫叶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没有文笔,脑洞很大,不是一个勤劳的人,能撑下来写到现在,全凭着对叶修的爱和爱我的人的支持。只要你们一天在,我就一天不会弃号。
在此,对所有看我的文,并且喜欢我的文的人,致谢。

我爱您。

【all叶】他或他们的皮肤饥渴症[下中]

下章也不知道能不能完结系列

作者没文笔,入坑需谨慎。

前面的走这儿→中下  中上  

说实话,当我发现我每新开一篇文就有人说求不坑时才意识到自己在你们眼里的坑品有多差【。私密马赛【。

这篇!明天!就完结!【flag】

字数:4111【。

—————————————————————————————

  叶修醒的时候,头还有点晕,有点细微的宿醉感。

  干渴的喉咙很快就得到了滋润,叶修在喝过张新杰递来的水后叹了一口气。

  “啊,要死了,这种疲惫感...”叶修有气无力的倚靠在床板上,任凭张新杰往他头上拍热毛巾。

  “活该。”这是王杰希对于叶修此时境况的评价。

  叶修伸手摆弄了一下头上的湿毛巾,然后面无表情的看着王杰希。

  张新杰推推眼镜,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喻文州:“准确来说喻队应该承担大部分责任吧?”

  喻文州不说话。

  叶修干咳两声,说实话这事真不怪喻文州,毕竟是叶修没听喻文州的话,在喻文州去买水的期间作了死。但是,此时既然有人替他背黑锅,他何乐不为呢。

  “前辈嗓子不舒服吗?”张新杰听见叶修的咳嗽声,问道。叶修尴尬了一下,随即一脸正气凛然的说:“没,没有,我只是觉得张新杰你说的太对了!”

  喻文州:......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王杰希听到叶修的话后呵呵了一声,仿佛他已经用那双大小眼看穿了一切。

  强行把锅推给喻文州后叶修整个人都心安理得起来,利用身体里的一点力气伸了一个懒腰,想要下床走走。张新杰走过去把叶修头上的毛巾拿了,问:“要我扶你吗?”“不用不用。”叶修摆摆手:“就喝了一点儿酒,多大的事。”“前辈还是多休息的好。”张新杰说道,然后就像没听见叶修前一句话一般,抬起了叶修的胳膊。

  王杰希又呵呵了一声。

  叶修看过去,嘴里不满的嘟囔着:“大眼你很不满意啊!从来的时候就开始了,一直脾气那么坏...”叶修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浑身一颤,然后站在原地不动了。张新杰摸到叶修手心里细细冒出的冷汗,疑惑的询问道:“怎么了?”叶修猛地摇头,硬是把自己的胳膊扯出来,快步走向床上,捡起自己四散的衣服。王杰希一开始还淡定的看着叶修忙手忙脚的,但是在叶修撩起T恤露出洗白的腰部时瞬间不淡定了。

  显然和他一样不淡定的人还有张新杰,张新杰快步走上前去,按住叶修的手:“前辈你想干什么?”“换衣服。”叶修看都不看张新杰,将整个T恤脱了下来,显露出白皙的皮肤,精致的锁骨和胸前的两点红润。

  没能成功阻止的张新杰:......

  叶修似乎没有注意到房间里人的视线,坦然的解开裤扣,准备把裤子也脱下来。“前辈。”坐在沙发上的喻文州发言了:“我先出去吧,看前辈换衣服的话,影响不太好吧?”说着,他看向张新杰和王杰希。

  王杰希默默的想,喻文州这是哪怕自己看不到也不让他们看啊...多大仇。

  但是他和张新杰也没法说什么,此时留下来怕是要给叶修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了。

  关上叶修房间的门之后,王杰希对喻文州道:“心真脏。”喻文州笑说彼此彼此。

  上午时训练室里的人也不多,毕竟是世邀赛中唯一的两天休息时间,哪怕这群人再喜欢荣耀也会选择出去放松放松。

  这不包括叶修。

  叶修换好衣服就直冲训练室,不过他并不是为了训练什么的,而是为了找东西。

  找那本笔记本。

  叶修翻遍整个训练室,每个电脑桌的抽屉里都看了一边,但是仍没有发现笔记本的踪迹。“奇怪了...”叶修喃喃自语,“有谁会拿走那本笔记本啊...”

  那么说着,叶修忽然想到个人。

  那个人在他的笔记本上留下三个字后,他就离开了训练室,没有带走笔记本。

  周泽楷。

  蹲在地上的叶修跳起来,他拍拍自己的脸,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先别说他要以怎样的心态去见周泽楷了,就说那笔记里的内容被周泽楷看到了,也够他崩溃的。难不成就不要回来了?就当没那本笔记?叶修想着自己笔记前面那几页黑周泽楷口残的吐槽,觉得不拿回来绝对不行,这落到周泽楷手里就是个把柄啊,里面的内容要是被其他人看了,以后他不就是众人的集火对象了嘛!

  ...虽然现在也没什么差别。

  叶修越想越觉得那本笔记重要,越想越觉得自己真是傻竟然把那本笔记一放就走了,简直是一时脑残害死人啊。“算了,去找周泽楷吧...”叶修起身无意识的走向门口,和刚进门的周泽楷撞了个正着。“...叶修前辈?”周泽楷伸手拍了拍肩膀,才发现撞自己的人是叶修。“小周?”叶修变得不知所措起来,只好勉强和周泽楷打着哈哈:“小周早啊。”“前辈早。”哪怕知道现在的时间已经到中午了,周泽楷还是乖乖的和叶修道了早安。叶修扣扣自己的脸,发现这个话题真是进行不下去了。

  为什么周泽楷是个口残。

  叶修有史以来第一次,那么苦恼的想着。

  “这个...”周泽楷把手里拿着的东西递给叶修,继续道:“这是前辈的笔记。”叶修一时不知道如何作答,只是沉默着接过了笔记。许久,叶修抬头问:“小周,你...看过了吗?”周泽楷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叶修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虽然周泽楷可能撒了谎,但叶修觉得与其觉得认为是周泽楷撒谎了还不如自己自欺欺人比较好受一点。

  气氛一下子又沉寂了下来,叶修直直的看着周泽楷的眼睛,握紧了手中的笔记本:“小周,昨天的事,我们可以当没发生对吗?”出乎叶修意料的是,周泽楷很自然的点了点头。正当叶修想说小周你终于开了窍哥相信你昨天也是脑子一抽时,周泽楷握住了叶修的手。

  “我会...再告白。”

  “直到,前辈同意。”

  趁叶修没反应过来,周泽楷在叶修的侧脸印下了一吻,走向叶修身后的座位,点开了电脑上的训练软件。

  叶修跑出门,捂脸,无助的呻吟。

  周泽楷实在是太可怕了,直接打直球,连点回旋的余地都不给。

  叶修怕了周泽楷了。

  但还有一件事让叶修觉得更可怕,他摸摸自己脸上之前被周泽楷亲过的地方,只觉得指尖和脸上的那块皮肤都有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

  该死的皮肤饥渴症。

  叶修扇了自己一巴掌。

  虽然在训练室里又是承受了周泽楷的一波强攻,但无论如何,笔记拿回来了,目的也算是达到了,叶修终究放松了一点儿。

  妈呀太累了。叶修想着,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很累吗?”叶修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一回头果然看见了苏沐橙。叶修趴在桌子上,任由苏沐橙对他左右打量“沐橙啊...”苏沐橙拧了一下叶修的鼻子,说道:“陪周泽楷一天让你那么累吗?你们都干了什么啊?”

  叶修:...你在想什么

  苏沐橙似乎很乐意看到叶修有点呵呵的表情,凑上去对叶修说:“叶修哥,我知道你的一个秘密哦。”叶修的身体紧绷了起来,觉得脑子里有点懵。叶修一脸警惕的:“沐橙你想说啥。”苏沐橙竖起一根手指放到自己嘴边一副神秘的样子,然后用手指敲了敲叶修的脑袋,慢悠悠的说道:“叶修哥你喜欢周泽楷对不对?”

  叶修差点喷出口水来。

  “谁告诉你的啊!”叶修哭笑不得的看着苏沐橙,他本以为苏沐橙说的秘密是关于他的皮肤饥渴症之类的,没想到是那么荒唐的话。苏沐橙嘟起了嘴:“不是吗不是吗,你对周泽楷那么好,每天都那么亲密,甚至有一次我还看到周泽楷在抱着你哎,你们俩那么明目张胆是在当我瞎吗?”听出苏沐橙最后一句的谴责与不满,叶修选择了不说话,天知道他内心多委屈,他是真想和周泽楷那么亲密吗?可是皮肤饥渴症不放过他啊!苏沐橙见叶修没反应,就继续念叨着:“你和周泽楷也没熟到哪去啊?怎么世邀赛这几天那么亲,难到叶修你是个看脸的?不会吧...说起来叶修你和张佳乐他们也那么好,一累了就靠他们身上,每次的人还不同...真是好像除了喻文州以外都靠过啊。”叶修心说有吗,自己仔细想了想,却又发现苏沐橙说的好有道理他竟然无言以对。“总之,叶修哥,你不会是发情了吧?”叶修对苏沐橙的总结很无奈,却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于是一直保持着沉默。“我也觉得苏小姐说的很有道理啊。”苏沐橙和叶修回头,看到不知什么时候来的喻文州站在电脑桌旁笑着说。

  叶修看了眼喻文州,继续低头盯着地板。

  苏沐橙到是很奇怪的问道:“喻文州?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喻文州心平气和的答道:“刚刚,就在苏小姐你说'你和周泽楷也没熟到哪儿去'的那里。”

  苏沐橙忽然不想理喻文州了。

  喻文州注视着低着头玩手的叶修,突然抬手,想要揉揉叶修的头。

  叶修迅速闪过,微笑的看着喻文州,无声的嘲讽着喻文州的手速。

  “我是真觉得苏小姐说的对啊。”喻文州笑道:“前辈和那么多人关系那么好,却对我很有抵触呢。”

  叶修:“...你心脏怪我咯?”

  喻文州不对叶修的话进行任何评论,脸上一副受伤的样子,想离叶修近一点。

  出人意料的是叶修的反应特别大,他坐在转椅上往后滑了一段距离,对喻文州一脸的防备说道:“你别过来!”喻文州楞了一下,他本来是想逗一下叶修,顺便揩个油,结果叶修的举动却真伤到了他。

  也算是喻文州倒霉,本来叶修对他的举动不该有这么个反应的,可周泽楷告白在先,苏沐橙的这番话又告诉他他之前的举动是在无时无刻的作死,叶修现在真心不敢离任何人太近了,他很想把自己和别人隔离开来。

  喻文州就是第一个被叶修所隔离的那个。

  苏沐橙拍拍喻文州,悄悄退出了气氛尴尬的房间。

  喻文州与叶修对视,眼睛里第一次毫无保留的呈现出真实的情绪,悲伤、难过、委屈,这些,是能让叶修心疼的。

  果然他还是心软了。

  叶修转过身来,冲着喻文州做了个要抱抱的姿势,闷着脸接受了自己不想让喻文州特别伤心的事实。

  叶修猜测,这又是皮肤饥渴症所赐。

  喻文州在抱上叶修的同时,也猜测到,叶修与所有人的亲密举动,恐怕是有什么原因所至。

  众所周知,叶修的嘲讽脸和垃圾话是联盟中数一数二的,特别是嘲讽脸,不,不应该说是脸,应该说是叶修这个人做的每一个动作都能让你深深的感受到他身上浓浓的嘲讽,这是天赋技能,后天修炼不来。而对于这种人,容易心软这种特性呢,放在他身上就会有一种可能很多人都接受不了的萌感,叫做,反差萌。就据喻文州和叶修多年以来的交手经验来说,叶修身上的这种反差不可能是天生就带有的——凭叶修在网游里的表现就可以知道了,能宰多狠宰多狠,从不手下留情,心软这种词,也就叶修在垃圾话里面那么评价自己而已。联系到这几天与叶修的相处呢?喻文州又觉得有点不科学,叶修不容易心软,也不爱依赖别人,向来都是我行我素自己开心就好,可这几天,与张佳乐,与王杰希,特别是叶修和周泽楷在一起的时候,叶修都会不由自主的示弱,让自己处于一种弱势,更准确的说是,叶修对于别人的亲近乐见其成,尤其不抵触皮肤上的亲近接触。

  喻文州又想不明白了。

  导致这个的是因为叶修喜欢上了谁吗?或者是叶修喜欢上了他们所有人?

  如果是这样,那还算好事呢。喻文州心说。现状,明显的不是这样。

  到底是什么啊,驱使叶修不由自主亲近别人的东西...太令人烦恼了...

  喻文州蹭了蹭怀里的叶修,把头埋在叶修的背上。

  有点像,一种病症呢...

  喻文州像是想到什么了一样,慢慢把头凑到叶修耳畔,发出了一阵笑声。

  “喻文州你笑什么笑?”

  叶修像是看疯子一样看着笑得正欢的喻文州。

  喻文州摸了摸叶修墨色的头发,以相当温柔的语气答道:“没什么的,前辈。”

—————————————————————————————

小天使们久等了~

终于让叶修有了危机意识!

其实皮肤饥渴症的另一个好处【?】就是能让叶修把所有对联盟众人的好感都误认为是皮肤饥渴症的错【。

还有就是,大家私密马赛【。

如果热度多的话!我就把以前的坑都填了!【flag】

评论 ( 21 )
热度 ( 393 )
  1. 木乃伊耀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转载了此文字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