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伍白,杂食,吃任何叶修相关cp。其他基本都不接受,这个号只发all叶。
纯食可以取关了。
喻黄和韩张是雷点,你可以爱,但是不能逼着别人也喜欢。
我爱的人叫叶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没有文笔,脑洞很大,不是一个勤劳的人,能撑下来写到现在,全凭着对叶修的爱和爱我的人的支持。只要你们一天在,我就一天不会弃号。
在此,对所有看我的文,并且喜欢我的文的人,致谢。

我爱您。

【伞修】等待化作墓碑

  此篇温馨甜宠与标题无关。

  无伞哥复活因素,文中大部分事件来自原著。

  有什么不科学的地方指出来告诉我。

(๑•̀ㅂ•́)و✧字数4500左右

—————————————————————————————————

  依稀记得,那是开始。

  苏沐秋和叶修的开始。

  最初是怎么相遇的呢?一块面积不算大的广告牌,上面印有荣耀的logo,两个热爱荣耀的青涩少年,在下面从相识到相知。

  明明只是认识了不到半天的新朋友,苏沐秋却嬉皮笑脸的将叶修推到当时年幼的苏沐橙面前,说这个家伙叫叶秋,也是无家可归的人。

  生活在一起这种事情,就在那时被草率的决定了。

  仍记得那时的苏沐橙对他还是很有抵触的,但是苏沐秋拍拍胸脯对苏沐橙保证,这绝对是个老实人。

  苏沐橙反问为什么?

  苏沐秋抓耳挠腮想了好久的理由。

  大概是真的没有什么靠谱的原因,说什么都觉得无力。

  最后只有一句话。

  “喜欢荣耀的人都不是坏人。”

  于是,苏沐橙在无奈中默许了自己哥哥的任性。

  两个人的家庭里被硬塞进了一个叶修,变成了坚固的三角形状。

  但生活还是那么艰难,从来没干过什么活的大少爷叶修也只能帮忙在荣耀上做做代打日常中虐虐苏沐秋,或者是用自己有限的文学水平帮小自己几岁的苏沐橙补课。

  在苏沐橙和叶修相熟了之后,叶修也带着苏沐橙玩过几次荣耀,发现苏沐橙的战斗意识不弱,手速也不低,有的地方知退知进——总得来说是一块打荣耀的好料子。“为什么不让沐橙也试试呢?”叶修对苏沐秋如是说,“反正也没什么坏处不是吗?沐橙在周末时也做做代打会减轻不少负担,多出来的余钱还可以给她买点她想要的小饰品……”

  听叶修说着,苏沐秋表情阴暗。

  那是,叶修第一次见到生气的苏沐秋。

  被凶了的叶修有点委屈,他总是不太理解苏沐秋在想什么。“她也要有自己的选择啊。”苏沐秋认真的对叶修说,“荣耀,果然还是以自己的兴趣去玩最好吧,要是以金钱为目的的话,可能会感受不到快乐吧?”叶修看着苏沐秋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那你呢?开心吗?”苏沐秋点了点头,注视着叶修嘴边扬起的弧度。

  “你呢?”

  苏沐秋问。

  “我,我还好啊。”叶修说。

  “哪怕是在做代打?”

  “有什么区别嘛,我不做代打也是玩荣耀啊。”

  苏沐秋笑了,说你说得对。

  两人像是放下了什么一样,以轻快的步伐继续往前走着,走在这条,名为‘荣耀’的路上。

  荣耀在开始的时候,还只是个小游戏,但也慢慢地逐渐越发展越大。

  苏沐秋和叶修,也陪同荣耀,慢慢地成长起来。

  苏沐秋17岁那年,某次和叶修在网吧时,看到了叶修的小号。

  “你还在玩初期副本,还是散人玩法啊!”苏沐秋毫不留情的嘲笑道:“果然小号没我帮你刷材料你就不行。”叶修撇撇嘴,冲苏沐秋做了个鬼脸,说:“jjc来一场啊!你要是输了就把怎么刷材料的方法都告诉我!”苏沐秋经过深思熟虑后,发觉这是一场十分能展现他的价值,且打败并嘲笑叶修的好机会。于是苏沐秋很嘚瑟的看着叶修道:“好啊,来战啊!”

  最终的结果是,叶修输了。

  苏沐秋感叹着要不是叶修换武器很耽误速度不然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不过叶修还是手速慢点,所以败给了他这个技术高强的荣耀之神。

  被苏沐秋开着大号虐了的叶修,差点没喷他一脸口水。

  叶修不满的冲苏沐秋嚷嚷:“你要是能做出来个变换形态的银武再卖出去,我们就发家致富了你造吗!”苏沐秋的斗志来了,冲叶修高喊着:“来啊!却邪我做得出来,这种小银武算什么!”叶修不屑的看了苏沐秋一眼。

  苏沐秋忽略了这视线中浓浓的不信任,从网吧窗帘缝隙中透过的光线,一丝一丝浮在他的面孔上,他顺着光的方向看向叶修,未来得及将叶修此时不屑的神情收入眼底,便被刺痛了眼睛。

“盯着我看做什么?”说着叶修顺手拉了拉窗帘,他眯着眼睛弹去飞落到苏沐秋鼻尖的灰尘。

苏沐秋答到:“我要好好记住你现在的神情,等我做出来这把世界第一超级无敌强的银武的时候,跟你哭着叫爸爸的脸做个对比。”

叶修说,滚。

  如他所言,苏沐秋坚持的做下去了,不仅设计了不知道多少张的蓝图,还日复一日的在失败中重修。

  叶修问,你这又是何苦呢?

  苏沐秋答,为发家致富。

  叶修又问,别闹,我想知道到底为什么。

  苏沐秋又答,我想看你哭着叫爸爸。

  叶修嗤笑,答案哪真是这个呢?那是,连苏沐秋自己都说不出来的答案。硬要说的话,就是为了更有趣的玩荣耀更有趣的拿冠军,苏沐秋与叶修之间,比赛的冠军。那么多次的副本竞争,300多到400多,还真是很大的差距,苏沐秋拿起小本子算着俩人比赛获胜次数的差,看到几乎是不可逾过的数据后,狠狠地摔了笔。

  坚定了把千机伞做出来的信念。

  事情没有苏沐秋想象的顺利,在荣耀初期的那个开荒时代,各项材料都是紧缺,凭着苏沐秋和叶修20人的小公会,似乎没办法撑起那么巨大的蓝图。苏沐秋却还是凭借着莫名其妙的毅力和叶修默默地支持完成了千机伞。

  荣耀史上唯一一把会变化形态的武器,出生在一个叫做君莫笑的小号身上——那是苏沐秋一个新的小号。却无人等苏沐秋再构建发家致富的更美好的未来,50级的必须转职狠狠压在了他的身上,砸碎了原本背负着的希望。

  世界第一超级无敌强,像是玩笑罢了。

  散人到了50级,就必须转职了,转职了就用不了千机伞,那么千机伞成了废物,不转职就不能升级,那么,即使千机伞再厉害也是个废物。

  在苏沐橙和叶修的担忧下,苏沐秋捧起那摔在地上的千机伞,沉默着。

  他试图用沉默,与自己的固执做斗争。

  那个固执的苏沐秋赢了。

  于是他笑着说,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叶修说好,我陪你从头再来。

  俩个平时有事没事都守着电脑的人,就在做代打的空闲时间里研究起了千机伞的改进。对着千机伞升级的设计蓝图,叶修很认真的说:“我认为你有一个很不合理的地方。”“哪里?”苏沐秋问,叶修伸手指向伞尖道:“你看你这里只是普通的炼冶铁做原料,不仅攻击力不够,还不够帅!”苏沐秋认同的点点头:“不够帅还真是个大问题...你觉得白狼利齿如何?”叶修想了一会儿,同意了苏沐秋的决定,不过还是遗憾的看着电脑版面上的千机伞:“其实我觉得龙齿更好一点。”苏沐秋一巴掌呼向叶修的脑袋。

  苏沐秋和叶修结束了这个话题,继续对千机伞扯着淡,又聊了一会儿关于转职的问题,最终的结论是,想要让散人拿着千机伞成为王者?难!

  苏沐秋叹口气:“哎,这还真是辛苦,怎么说呢...就如同一把屎一把尿的抚养孩子长大,一直按照全面素质发展培养孩子,最后却发现社会学校只注重成绩。”叶修冲苏沐秋呵呵一声,道:“你那么说笑笑会哭的。”苏沐秋理直气壮的看着叶修:“这又怎么了?笑笑是我含辛茹苦拉扯大的,他将来要是有了出息,我出门就是笑笑他爹你知道吗?”叶修笑问:“那我呢?”苏沐秋从善如流的接住了这个问题:

  “你就是笑笑他妈啊!”

  若不是网吧老板的阻止,叶修怕是要把苏沐秋的脑袋砸进电脑显示屏里。

  离开网吧时,苏沐秋还一边摸着自己头上的包一边冲叶修嘟嚷着你这是家暴。烦躁的叶修用一种极其优雅的手势嘲讽了苏沐秋,浑身上下散发着天热而成的嘲讽之气。苏沐秋被叶修的王霸之气给镇住了,乖乖的走在了叶修身旁,把手伸进口袋里摸着那一张账号卡,嘴角的弧度不自觉上扬了一点儿。

  “傻乐啥?”叶修听到苏沐秋在不停的嘿嘿嘿,问道。

  苏沐秋伤感的说:“我在想笑笑长大了,也懂事了。”

  叶·笑笑妈·修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挺过千机伞这一段时间,叶修和苏沐秋也逐渐变得成熟起来。

  苏沐秋是最先懂得这种成熟的人。

  毕竟,成熟不止是指心理上的,同样也是指……身体。

  发现早上的某器官自然引体向上最近变得很勤后,苏沐秋陷入了深深的苦恼。特别是在某次的早晨,苏沐秋的引体向上还没做完,叶修就醒了。刚醒意识还不清晰的叶修,对上苏沐秋腿间的一大坨,很暖很贴心的问道:“要我帮忙吗?”

  苏沐秋连滚带爬的出了房间。

  在厕所解决完某事,苏沐秋捂住了脸,觉得这件事真难办。

  怎么说,也得十八岁之后吧,这种事,苏沐秋小心脏跳的贼快,鼓鼓囊囊的心里如今是一团浆糊,也只能模糊的那么想着。

  表面上挺欠揍其实是个五好青年的苏沐秋,秉持着自己的道德底线,陷入了沉思。

  现在别说对方了,就连自己都未成年,怎么想现在就有这种心思都有点儿太那啥。苏沐秋羞红着脸想:至少也得18岁之后,再来想这些和叶修的事。

  这莫名的情愫,也就被苏沐秋好好的收进心底,等着某个时机,就进行一场大爆发。

  漫长的时间度过的很快,在这个苏沐秋18岁的平淡夏日,苏沐秋和叶修接到了一条消息。

  “什么?荣耀职业联盟?”苏沐秋的双眼放光,里面是从未有过的惊喜。叶修用力点头,可以看出他的心情也十分兴奋:“怎么样?一起去试试?”“好啊去试试!”

苏沐秋答到:“沐雨橙风和一叶之秋在一起的组合,会是咋样的啊?”

  叶修耸了耸肩,不给予评论。

  苏沐秋手舞足蹈的继续道:“你看啊,我是全荣耀第一人,而你仅此于我……”“等等,你说什么?!”叶修不可置信的打断了苏沐秋的话:“我才是荣耀第一人好吗?”

  苏沐秋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叶修看向苏沐秋,抬手拍了拍他的脸:“算了,别说这个话题,这容易撕逼。”苏沐秋点点头,道:“反正只要我们俩一起征服全联盟,就是一直冠军冠军冠军冠军冠军。”

  叶修说你太吵别念叨了,到时候全联盟的冠军都是我的。

  苏沐秋嘲笑他不自量力,没有他叶修就是不行。

  事实上还是行的。

  在没有苏沐秋的情况下。

  这是,苏沐秋以一种极其迅速又意外的方式脱离这个三人的小家庭后,留给叶修的展示机会。

  叶修一点儿也不想要,或者说是,对他来说,能和苏沐秋一起玩荣耀,才是最想要的。

  现在已成,不可触及的愿望。

  这个夏天,再过几个月,叶修就要成年了,是苏沐秋再也等不到的成年。

  没有了苏沐秋的小家庭,像是被抽走一个顶点的三角形,独留还不够成熟的叶修苦苦背负着接下来的一切。

  苏沐橙看到了,说:“叶秋哥,我不上学了,来陪你吧。”叶修问,你是认真的吗?苏沐橙说是。

  叶修想,也许这就是苏沐橙自己的选择。

  于是他没再说什么,同意了苏沐橙的要求,在苏沐橙18岁之后,就来荣耀里陪他。

  苏沐橙却问:“叶秋哥你会不会对我失望?”叶修摇摇头说不会。

  “我答应他,让你有自己的选择,我现在不会对你的选择有异议,只是希望,你能够玩的开心。”

  苏沐橙笑了,点点头。

  然后她想到,在苏沐秋死后的第三个早上,叶修早早的起来,买好早饭后,呆楞的坐在阳台的椅子上。他对她说,你哥哥是个爱你的人,他会留给你很多很多选择的余地。苏沐橙道,我选错了怎么办?哥哥怎么救我?叶修摸着那张上面印有秋木苏的账号卡,笑了几声,说,那就是你哥哥做不到的了,所以只能由我来做。那张账号卡最终被叶修留在了抽屉里,而一张名为君莫笑的账号卡塞进了叶修的兜里。

  “以备不时之需啊。”

  当时的叶修这样说。

  于是,怀里揣着两张账号卡的叶修,向着联盟出发了。

  嘉世,是叶修的开始。

  叶修从中拿到了三个冠军。

  后来,嘉世结束了,叶修却依旧战斗着。

  当时苏沐橙看着一无所有被驱逐的叶修,心里是从未有过的茫然。叶修只是冲她摆摆手,道: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苏沐橙想说,好,我陪你重头再来。

  她被叶修阻止了。

  只有叶修知道,陪一个人从头再来,是有多累,是多么错误的决定。

  哪怕他从不为陪着苏沐秋重头再来而后悔。

  在叶修离开之后,苏沐橙的叶秋哥,变成了叶修哥。

  没多大的改变,苏沐橙想,这是连苏沐秋都没叫过的名字。

  叶修得知苏沐橙的想法后不屑一笑,说你哥以前也不叫我叶秋哥啊。

  兴欣拿到冠军后,叶修结束了,兴欣却仍旧在奋斗。

  叶修拿着苏沐秋为他准备的世界第一超级无敌强的银武,夺回了自己的荣耀,却无法把这份心情给另一个人分享了。

  有些东西能够回来,有些东西却不能了。

  就像有些东西能够永恒,有些东西却已在岁月蹉跎中结束。

  叶修——退役。

  一切结束的那一天,苏沐橙对叶修说,如果哥哥和你一起战斗的话,一定会是一直冠军冠军冠军冠军冠军吧?

  叶修想,冠军冠军冠军冠军冠军……好像还差一个。

  世邀赛,紧跟着就来了。

  那又是一个尾声,又是一个冠军。

  苏沐橙笑着拍了拍叶修:“这也算?太凑数了吧?”

  叶修不满,说这怎么不算了?

  苏沐橙想想,说,那好,去给哥哥看看吧。

  五枚冠军戒指,就被放在了苏沐秋的墓上,代替了曾经用纸叠的五枚戒指。


  苏沐橙蹲下,凑到放戒指的叶修身边,道:“其实按照你现在的年龄,还应该有一枚的。”

  叶修知道苏沐橙说的那一枚是什么。

  苏沐秋也很爱他,留给了他选择的余地。

  但,苏沐秋还没有等到叶修的选择时,就已经无法再等下去了。

  叶修抽了口烟,对苏沐橙说:“他也就是傻,18岁才敢接吻,认为25、6的才能求婚。”

  苏沐橙嘟起嘴说:“那你也傻,17岁才知道有一个人喜欢你。”

  叶修笑说我哪里傻,我当时是觉得只和你哥哥是好搭档啊。

  说着叶修伸手摸了摸冰冷的墓碑,眼神复杂。

  墓碑里面躺着的是18岁的苏沐秋,爱着叶修的苏沐秋。

  墓碑前面站着的,是25岁的叶修,爱着苏沐秋的叶修。

————————————————————————————————

看到你们都说苏沐秋生日我心好累。


评论 ( 3 )
热度 ( 78 )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