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伍白,杂食,吃任何叶修相关cp。其他基本都不接受,这个号只发all叶。
纯食可以取关了。
喻黄和韩张是雷点,你可以爱,但是不能逼着别人也喜欢。
我爱的人叫叶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没有文笔,脑洞很大,不是一个勤劳的人,能撑下来写到现在,全凭着对叶修的爱和爱我的人的支持。只要你们一天在,我就一天不会弃号。
在此,对所有看我的文,并且喜欢我的文的人,致谢。

我爱您。

【all叶】他或他们的皮肤饥渴症[完结]

我真的不是故意吊结局的!!!!!!

期中考试就他妈卡在那里啊!!!!

考完试后就刚好电脑摔坏了啊!!!!!

怪我咯!!!!!!!!1

好吧怪我_(:з」∠)_

对不起啊小天使们。

这次更新的太迟了...我以后勤奋!勤奋!

你们说填啥坑填啥坑!不填完不开新坑![flag]

   中上   中下  下中  

依旧熟悉的渣文笔。

ooc!ooc!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叶修的秘密被发现,是个可怕的意外,而消息被传开,却是某人的有意为之。

  那个‘某人’自然指的是喻文州。

  其实叶修的这个秘密知道的人是占便宜的,知道这件事后就可以不去小心翼翼的触碰叶修的底线,怎样亲密的接触都可以做到了。

  但喻文州算计的很清楚,他很清楚叶修与他的关系可以说是这群人里最淡的,叶修对他的抵触也很大,两人要想关系更进一步,真是很难。这种抵触无关于所谓‘皮肤饥渴症’,是叶修对他们的感情基础,而喻文州就是这基础最差的。所以,传开这个消息,并且把其他人聚集,坦白对叶修的感情,算是把众人拉回了同一条起跑线上,互相牵制不让任何人逾矩,对本来就稍显弱势的喻文州来说,是好事。

  想好了该怎么办,喻文州就接着去做了。

  被聚集在的一群人,听到这个消息后神情各异,但有惊讶是肯定的——除了一个人,周泽楷。

  早就知道了确切消息的周泽楷肯定是比在场的所有人都淡定,他沉默着看着喻文州,这个时候,再不明白喻文州是什么意思的就是傻瓜了。

  很显然,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他们都清楚的知道喻文州把这个秘密告诉他们并且把所有人聚在一起的意思,此时,没有人开口说话。

  喻文州却很满意这时的沉默,这个时候无人发言也就代表默认了,喻文州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王杰希环顾四周,交叠在桌子上的双手,分开了。

  “喻队是想公平竞争?”喻文州看向突然开口的王杰希,疑惑的点了点头,算是半个心脏的王杰希怎么会不理解他的意思,此时王杰希的明知故问,让喻文州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王杰希面无表情的开口:“我不同意。”王杰希不等喻文州开口说什么,继续道:“公平竞争?感情上本来就没有公平竞争吧。”说着,王杰希起身准备离开会议室,在握上门把手时,他回头对喻文州说:“喻队好像忽略了一件事,只有物品才可能公平竞争,而叶修,绝不是物品。”

  众人望着毫不犹豫离开的王杰希,气氛再一次陷入了沉寂。

  第二个走的,是周泽楷,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眼神有点冰冷的看着喻文州。

  很清楚的表明了他的立场。

  陆续有人离开会议室,最后的黄少天对喻文州说了声抱歉,也起身离开了。

  喻文州苦笑着趴在会议室的长桌上,神情里满是疲惫。

  他恍然想到,追人这件事,比起战术来难多了。

  联盟的所有人都是没有恋爱经验的宅男,只能去笨拙的去追求去追随,有时候自作聪明的小计谋都害怕叶修知道了会有什么样他们不想看到的表现。

  无论是战术大师还是普通选手,似乎都是从零开始,从零开始去一点一点的试。

  他也很小心很小心的去对待叶修,想要能够和叶修更接近。

  然而效果几乎是没有。

  喻文州模模糊糊的胡乱想着时,突然有人将冰冷的饮料贴在他脸上,刺了他一下子。

  “哟,文州,心事挺多啊。”喻文州听到熟悉的声音,抬头看向旁边,发现叶修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自己身旁。“前辈?”喻文州有点小惊讶,在叶修有点笑意的目光中叹了一口气,问道:“前辈是找我有什么事吗?”其实喻文州对叶修做出的回答没有抱有任何希望,这个时点叶修来无非就是两种原因:让喻文州帮他分担“点”工作,或者是进行战术上的讨论。虽然能和叶修相处是一件很让喻文州开心的事,但是喻文州还是有点怨念的——一起出去玩,打荣耀,吃午餐,像这样的事情叶修找谁都做过,可就是挨不到他喻文州。

  叶修的回答不是喻文州所想的,却让喻文州更难过一点。“本来是想找乐乐的。”叶修答:“但是哪儿都找不到他。”还不如之前自己想的呢,喻文州苦着脸,单手打开了易拉罐,递给了叶修。“不错啊文州。”叶修赞许的接过果汁:“会单手开易拉罐的男人一般都有女人缘。”“可惜你不是女生……”喻文州默默地念叨了几声,在叶修询问文州你说了啥时诚恳的摇摇头,继续没精神的趴在桌子上。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感叹道:“文州你这样真的好ooc啊……”

 喻文州不说话,默默的看着叶修。

 叶修咳嗽两声,伸手拍拍喻文州的肩膀,严肃道:“文州同志,你这样可不行啊 ,要坚定自己作为领队劳模的意志。”

  喻文州幽幽的:“前辈,你才是领队吧。”

  “咳,说错了,不过,我的意思是让你振奋起来啊!你看手残都没有打击到你。”

  喻文州盯着满脸认真的叶修,忽然露出一个笑容;“前辈,你这是在安慰我对嘛?”

  叶修:虽然你说的是事实但是我好不想承认怎么办

  会议室里沉默着,叶修低头随手摆弄着被打开的易拉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直到饮料已由微凉变成有点温热,叶修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叶修前辈...”喻文州开口说了一句,随即又闭上了嘴。

  叶修疑惑地抬头看向喻文州,等他的后半句话。

   喻文州酝酿了一下,继续说:“叶修前辈,你觉得,我怎么样啊?”

  “你?”叶修仔细想着,似乎是很难对喻文州作出评价一样。

  “我觉得,你还不错啊。”

  叶修说完后点了点头,好像觉得自己的这个回答很有说服力,至少是说服了他自己。

  又过了一会儿,喻文州起身看着叶修,眼中有着叶修不懂的复杂情绪。他双手微微抬起,叹了一口气,欺身上去禁锢住叶修的两只手臂。

  在叶修不可置信的目光下,喻文州吻了上去。

  一个甜腻的吻,喻文州沉浸在这个吻当中,忽略了叶修细小的挣扎,只是更加用力的将叶修拥入怀中。很早以前就该这样了,喻文州想。两人的头发交缠在一起,又因为一些动作分开,不断地重复着分开与粘合这两个过程,喻文州松开一只环住叶修的手,将叶修的一缕刘海放到那只空出来的手里,细细的碾磨,把每一根细丝都清清楚楚的分开,然后又捻在一起。叶修看这喻文州的神情,那种既温柔又复杂的表情,两人之间的亲密距离甚至可以使他看到喻文州的眉眼细微的柔和。

  以及那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的眼睛。

  叶修闭上眼,深呼了一口气,将身体放松了下来。把住叶修腰部的喻文州感受到叶修肌肉的缓和,他的身体抖了一下,以极其缓慢地速度放下了另一只手,像是要做什么抉择。

  叶修觉得自己闭上眼睛的举动对极了,他猜喻文州此时的神情一定是一种莫名的悲哀,令人不知所措的神情,如果他看到了肯定会对喻文州心软。

  哪怕叶修现在也是在对喻文州心软着。

  放下两只手的喻文州,就像是对叶修说,你可以离开了。

  只是出于无奈。

  他本来以为,叶修一定会转身而去,或者是对他以冷漠的态度进行嘲讽。

  但是叶修没有。

  叶修的停留对喻文州来说,是巨大的惊喜,意料之外的糖果。他被这种惊喜昏了头脑,嘴上的撕咬变得毫无章法,把叶修咬的生疼。

  叶修不知道对喻文州的放任是好是坏了。

  这是一场配合的亲吻,前半部分是喻文州的试探与妥协,后半部分是叶修的宽容。

  听说接吻的时候闭眼,是对另一方喜爱的表现,喻文州想。

  他和叶修,好像也没那么坏。

  在这场亲吻结束之后,叶修才感到了尴尬。

  前所未有的尴尬。他不知道该以什么方式去面对喻文州,更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来解释自己刚刚的行为。

  还有自己刚刚的感受。

  在与喻文州的亲密中叶修从来没有生过一丝特别奇妙的满足感,却也没有像平时那样皮肤饥渴症带来的空虚。硬要描述叶修和喻文州接吻时的心情的话,就是心甘情愿了。叶修无意识的摸摸自己的嘴唇,发觉自己知道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如果一个人,能够让你的皮肤饥渴症消失,那就证明,他足够爱你,你也爱他。

  叶修觉得,如果这能证明他与喻文州之间有爱情的话,那真是神奇极了。

  虽然叶修认为皮肤饥渴症这病得治,而且得尽快治,不然肯定会给自己带来什么不幸——周泽楷就是个例子。但是比起直接和喻文州告白,叶修更愿意接受其他方式。

  硬要为这个举动找个理由的话,叶修愿意称这为自己的矜持。

  现已25岁的荣耀大神,为了保持自己纯洁的处男之身,甘愿把自己丢了十年的矜持找回来,这真是个催人落下的故事。

  在叶修内心胡乱想着些什么的时候,喻文州抓住了叶修的一只手。

  “前辈,我在追求你。”

  喻文州温和的笑着,脸上的笑容从未有过的真诚。

  “跟我在一起吧,前辈。”

  语气中带着企盼恳求——这很好的维护了叶修那所谓的矜持。

  算了,还是先治病比较重要。

  叶修矜持的想。

  于是在喻文州的目光中,叶修笑着说:“先试试。”

  说着,把手放到了喻文州的肩上,又印下一吻。

  没有皮肤饥渴症的感觉好爆了。

  叶修眯着眼睛,被喻文州亲的浑身发软。

  今天的国家队,遭受了致命的打击。

  被奉为队内吉祥物,男队员福利资源的领队叶修,在今天被队长喻文州刻下了专属。

  在下午的半决赛结束后,中国队休息室里,叶修轻描淡写的阐述了一个让大部分队员都无法接受的事实,他和喻文州在一起了。

  “今天的比赛打得不错,晚上回去请你们吃酒店的自助餐...哎哎哎王大眼别那么看着我就算自助餐是酒店提供的,用请不也是好听点嘛...哦,对了,我和文州在一起了。”

  以上是叶修的原话。

  最后那半句说的特别理所当然,就好像叶修在对黄少天说:“今天晚上吃秋葵。”一样。换个更形象的比喻呢,就是你平常见到邻居很自然的问一句:吃了吗。

  就是这种语气。

  却让在场的所有人在反应过来后,变得都有点神经质了。

  “卧槽!乐乐你干嘛揪我脸。”叶修拍掉张佳乐揪着他脸颊的手,心疼的揉了揉脸上泛红的地方。

  “我在看你是不是真的。”张佳乐特别冷静。

  叶修表示呵呵。

  周泽楷就委屈的看向叶修,那小表情能多让人怜悯有多让人怜悯。

  叶修当做没看见。

  他发现了大家对于他和喻文州在一起这件事的反应都很大,出乎他意料的大。叶修一边烦恼着一边在黄少天张开嘴的时候往里面塞了个纸团。“叶修你真是太机智了。”刚刚拿出耳塞的楚云秀这样感叹道。“别闹了。”苏沐橙说:“叶修哥,你真和喻队在一起啦?”叶修点点头,在苏沐橙有点遗憾的目光中开口道:“不过,只是尝试期,应该还不算真正的在一起。”

  被叶修堵住嘴巴,还在挣扎的黄少天停了下来。

  众人的视线一下子聚集在叶修身上。“我靠都看我干嘛!...去去去,大眼你别盯着我,有点吓人啊。”叶修看着王杰希抖了抖,反射性的往喻文州怀里一缩。

  喻文州把叶修搂好,一抬头才发现这群人意味不明的眼神,思索了一番后叹了口气。

  尝试期和战争才刚刚开始而已啊。

  喻文州想。

  果然不出他所料的是,很多人开始自然的靠到了叶修身边,就好像之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叶修扭了一下充满异样感的身子,企图将自己从黄少天的控制下救出来,然而是无果。腰部被黄少天紧紧勒住,心理逐渐泛起奇妙满足感的叶修终于忍无可忍,对着黄少天的脑袋扇了一巴掌,成功的挣脱。

  又跑到了张佳乐的怀里。

  张佳乐强行无视了叶修“乐乐你别靠我太近我怕我这一辈子也拿不到冠军了。”类似的发言,死也不撒手。

  叶修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肖时钦。

  “你们今天这是怎么了。”

  玩着叶修脸的肖时钦愉快的回答:“叶神,这是朋友间的正常相处啊。”

  叶修发现他竟然无言以对。

  在皮肤饥渴症的心理影响作祟的情况下,默认了肖时钦他们的行为。

  被挤在外面的喻文州感叹着,叶修果然还是什么都不懂。

  完后,企图去拯救被困的叶修。


  

  叶修有皮肤饥渴症。

  他很清楚这种病有多可怕。

  而叶修不知道的,更可怕的是。

  联盟的大部分人,都对他,只对他有。

  病入膏肓的皮肤饥渴症。

—————————————————————————————

又是糊里糊涂的完结了【。

嘛,最后给文州发糖了,算是了了我朋友一桩心愿。

省的她每次吃午饭的时候都要念叨我对喻文州好一点【。

还有就是 @竹牧_一个big写的帅 开心起来嘛。

对了,你更文。

评论 ( 11 )
热度 ( 403 )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