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伍白,杂食,吃任何叶修相关cp。其他基本都不接受,这个号只发all叶。
纯食可以取关了。
喻黄和韩张是雷点,你可以爱,但是不能逼着别人也喜欢。
我爱的人叫叶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没有文笔,脑洞很大,不是一个勤劳的人,能撑下来写到现在,全凭着对叶修的爱和爱我的人的支持。只要你们一天在,我就一天不会弃号。
在此,对所有看我的文,并且喜欢我的文的人,致谢。

我爱您。

【all叶/喻叶】我们的领队喜欢玩手游[2]

  到最后,又不知,自己在写啥。

  但总算长一点儿了。

  嗯。

———————————————————————————————

 最近很火的一款rpg游戏,叫魔女之家。

  被称为日本四大恐怖解密之一。

  因为剧情的神反转和各种传统或不传统的解密要素,被广大群众而喜爱。

  这样一款游戏,出现在了叶修的手机上。

  其实是叶修随意翻着手机应用宝上的推荐游戏的时候,一不小心点到了那个下载按钮。于是这款游戏就这样被安装了下来。

  叶修觉得,偶尔玩玩这样的游戏也没啥,好玩,占内存小,可以消磨时间,有一些做得好的还能起到什么引人深思的效果。

  总之就是玩了也没啥坏处。

  但是吧,叶修看着应用介绍上写着的此游戏含有一些恐怖、解密的要素,总有种蛋疼感。

  叶修不怕玩恐怖游戏。

  但也不代表他不会被震到啊!

  像这种时候,肯定是拉一个人过来跟自己一起玩啊。

  叶修沉思着。

  智商低的不要,太胆小谨慎的不要,话唠的不要,大小眼不要,看久了瘆的慌。

  思来想去,适合跟他玩耍的也就剩喻文州了。

  于是,本来坐在会议室里整理文件的喻文州就被叶修拉倒了休息室的沙发上。

  “怎么了?前辈找我有什么事吗?”喻文州笑的和善,看着叶修缩在双人沙发的一角冲他招手。

  这沙发挺大。

  喻文州意味深长的想。

  “文州你楞那干什么?来陪我玩个游戏。”叶修招了半天手喻文州也没反应,看不过去的叶修直接扯着喻文州的袖子扯到了自己身边。

  喻文州欣然的被拉到沙发上,偶然看到叶修因为动作幅度过大,不小心露出来的一小截白嫩软肉,便在往叶修身边靠近的时候,不着痕迹的摸了摸。

  叶修扫了他一眼,道:“文州同志,暂时先别想别的啊,陪我玩个游戏。”

  喻文州笑着回应:“跟前辈在一起我怎么还会去想工作。”

  不去管明知道自己意思就是在那瞎扯的喻文州,叶修点开了那个游戏的图标。

  这游戏给人的第一眼感受并不惊艳,至少叶修觉得,和那些其他的普通恐解rpg没啥区别。“这配乐不错,bgm我给满分。”喻文州评价道。

  叶修白了他一眼,把音量调到最大。

  还是只有沙沙的风声。

  喻文州淡然的接受了这个白眼。

  点进去之后,是一句话也没有就开始了游戏,这种设计叶修还真没见过,也算是被提起了一点儿兴趣。

  简单的熟悉了一下操作,叶修开始左逛右逛。

  “玩这种类型的rpg就像看电影一样。”

  叶修边说,边拾取了说明书和剪刀。

  叶修说对了。

  这款游戏不仅是像电影。

  还是那种波折起伏,看到结局让人想骂娘的电影。

  特别是,在由叶修这种游戏玩家玩的时候。

  不是因为叶修能把这种游戏玩出特别的剧情感来。

  只是叶修作为一名游戏者,与千千万万爱玩游戏的人一样,都有一个特点。

  特别爱作。

  喻文州看着叶修东跑跑西跑跑,看着存档一个个变多,为这个不知道死了多少次的名为小薇的小女孩,点了一根蜡烛。

  有些地方,叶修即使知道这样会死,但还是会选择去作。

  就比如说,在折断白色的花的时候,已经猜出正确答案的叶修,突发奇想,看着游戏画面问喻文州:“哎你说,如果我选择其他的选项她会怎么死啊?”

  喻文州沉默了,沉默的看着叶修选择拔起那朵花,然后很潇洒的被捅死了。

  这还没完。

  叶修又是一脸好奇的问喻文州:“你觉得其他的选项死法会不会不一样一点儿啊。”

  喻文州突然怜悯起了画面上的这个小女孩。

  于是他对叶修说。

  “你开心就好。”

  就这样,喻文州目睹了叶修带领着主角,走向不同的死亡结局。

  叶修虽然坑,但是解密时候的智商和操作都是没有问题的,到了最后,叶修慢悠悠的跑完一场对他来说没什么难度的追逐战,走向了结局。

  叶修操纵着刚刚出门的小薇,发现已经自动行走后,漫不经心的伸了个懒腰,靠在了喻文州怀里,评价道:“这游戏还是挺好的,解密啥啊都做的不错,只可惜这剧情没别的人说的那么神啊。”

  这句话刚说完,叶修就被打脸了。

  目瞪口呆的看着主角反过身来捅了魔女一刀,叶修心里仿佛有一大群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叶修直接一巴掌拍到了喻文州的大腿上。

  喻文州痛哼了一声,用双手环住了叶修的腰,在叶修的耳边说道:“前辈先别激动,先把剧情看完吧。”

  叶修点了一下头,整个人缩在喻文州的怀里,表情复杂。

  任谁都接受不了这种突然的神转折吧。

  反正叶修是接受不了。

  等爸爸开完那两枪,叶修又骂了两声艹。

  拽住叶修使劲的点击屏幕的手,喻文州搁在叶修肩上的脑袋蹭了两下,安抚着一脸日狗的叶修。

  “按照这种情况看来一定是有隐藏剧情的...前辈让我来试试?”

  叶修不情不愿的把手机递给喻文州,随手拿来一个抱枕在怀里蹂躏。

  喻文州的手速虽然说在职业选手里不是那么够看,对付这种普通的游戏却还是没有什么压力的,除了在骷髅的地方死了一次,其它玩的都算顺利。

  到了不能东张西望的走廊,喻文州戳了戳怀里的叶修:“前辈,我是想,这里如果不看那张纸条是不是就不用东张西望了?”

  叶修立马来了精神,抵着喻文州下巴的头钻了出来,看着喻文州的操作。

  倒不是他有多喜欢这种解密的游戏,只是不解开最后的谜底他是在是不舒服。

  喻文州在进去之后,自然而然的避开了第一个小刀。

  气氛沉寂了一两秒,最终,主角没有进到那个小屋子里,也没啥巨大泡菜石砸下来。

  “行得通啊!”叶修戳戳喻文州的肩膀,看上去有点兴奋。

  “文州同志你真是太机智了。”

  喻文州笑了笑,没有说话。

  顺利的过了这个坎,叶修接收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也就是说,我们操纵的其实是魔女咯?”叶修复杂的道出这句话,觉得之前自己作死的那些举动简直就是给那个真小薇报仇啊。

  “看没我那是做好事。”叶修一脸义正言辞的,对着喻文州道。

  喻文州一脸好笑的,敷衍的说了几声是是是。

  走完最后一段剧情,叶修觉得自己心里那点纠结的不明白的也全没了,顿时心情舒畅。

  放下手机,叶修翻过身来,一条腿差在喻文州的两条腿中间另一条腿在喻文州的右腿旁边,以跪坐的形式面朝喻文州。

  喻文州顺势拦住了叶修的腰。

  “前辈小心别倒了。”

  喻文州这样为自己的举动做解释。

  叶修则是叹了一口气,道:“哎,我觉得挺可惜啊,啧啧啧,这小薇多好一个小姑娘啊。”

  喻文州面不改色的说是。

  像是他完全忘了之前叶修在不知道自己操纵的就是魔女时,怎么多次把主角玩死的。

  叶修又叹:“你说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这样了呢,这俩人最后只能走向这种结局...啧啧,肯定不是真爱。”

  喻文州笑着梳理了一下叶修的头发:“我觉得这故事挺好的啊,写的不错啊。”叶修斜着眼看喻文州,一脸的可惜:“文州啊...我真没想到你是喜欢这种爱情的人...真是重口味?”

  喻文州是真想说你从哪儿看出来我指的是爱情啊,不过他还是强压住了这种欲望,把心里淡淡的郁闷发泄在了挠叶修痒痒上。

  没有防备被偷袭个正着的叶修,笑着倒在了喻文州身上。

  幸而是喻文州的一只手还放在叶修的腰上,没有酿成叶修直接后仰摔倒在地上的悲剧。

  整个人欺身压在喻文州身上的叶修觉得不服,觉得自己受到了资本主义的压迫。

  于是他伸手,想反过来去挠喻文州,在起身的时候,被喻文州擒住了腰部,玩弄着上面的软肉。

  叶修只能软趴着哼哼了。

  喻文州很满意叶修的这种反应:“前辈,这是惩罚哦。”

  叶修抬头看他一眼暗骂一声心脏。

  喻文州笑的挺开心,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叶修见状,伸手捏住了喻文州的脸:“不就说你不懂真爱么,你怎么那么幼稚,能成熟一点不。”喻文州又笑了几声,被叶修说是傻了。

  喻文州拍拍已经玩累了的叶修,在他耳边轻声道:“我跟前辈可是真爱哦。”叶修半阖着眼看他,道:“艾琳,你再这样我就要拿小刀捅你了。”“前辈那么绝情啊。”喻文州说,“不怕我施魔法吗?”“什么魔法?文州你要当巴拉拉小魔仙吗?”被自己逗得笑了起来,叶修对喻文州说:“古他娜黑暗之神,乌拉呼啦,黑魔变身。”

  喻文州握住叶修竖起的那根手指,笑着道:“前辈,我这可是需要绝对的信任才能使用的法术哦。”

  “哦?什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魔法?说来听听?”叶修笑着看喻文州,月牙似的笑容勾的喻文州心痒痒。

  “这叫换心魔法。”

  喻文州凑到叶修耳边,小声说。

  “文州你心脏不好需要换心手术啊。”叶修假装没听懂。喻文州看着叶修眼里有点孩子气的恶劣,说:“我觉得如果换了心的话挺好的啊,这样就会变成前辈全心全意的爱着我了哦。”

  “不对啊,文州,换了心之后也应该是我全心全意的爱着自己啊...文州你说对吧?”叶修纠正道。     

  喻文州说对,是我想错了,又问道,前辈,那我也是全心爱着自己吗? 

  叶修,沉默了一下,在喻文州脸上划出一个笑容。

  “这要你自己想了。”

  叶修说。

  “不过我保证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全心全意爱着荣耀的好选手的。”

  喻文州想。

  这真是一个令人遗憾的答案。

  事实上他也那么说了。

  叶修调整了一下自己坐的姿势,脸上的笑意愈加深长。

  “但这至少不是个坏答案对吗?”

  喻文州说对,是我想错了。

  喻文州眯着眼看向叶修。

  柔和的面孔,几乎要与光芒融在一起。修长的身子缩成一团,灰色的棉绒质休闲服搭在白皙的皮肤上。脸上的表情被阳光下微小的灰尘遮挡,模糊的看不清。那双令人着迷的手有一半被过长的袖子遮挡,露出的只是几根手指。

  喻文州看叶修的每一次,都觉得那是自己喜爱的样子。

  柔和中,糅杂着些不明意味的东西,明明已经被磨砺的尽是圆滑,却总让人觉得,碰的太用力就会被刺伤。

  喻文州笑了一下。

  引得叶修疑惑地看过去。

  “文州,咋了?”

  喻文州说没事。

  “我只是觉得沙发挺大的。”

  叶修似乎了然了,慢慢的起身在喻文州脸上印下一吻。

  “一个不让你遗憾的答案。”

  叶修笑着说。

——————————————————————————————

忽略掉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你就会发现。

我其实啥都没写。

评论 ( 12 )
热度 ( 191 )
  1.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转载了此文字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