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伍白,杂食,吃任何叶修相关cp。其他基本都不接受,这个号只发all叶。
纯食可以取关了。
喻黄和韩张是雷点,你可以爱,但是不能逼着别人也喜欢。
我爱的人叫叶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没有文笔,脑洞很大,不是一个勤劳的人,能撑下来写到现在,全凭着对叶修的爱和爱我的人的支持。只要你们一天在,我就一天不会弃号。
在此,对所有看我的文,并且喜欢我的文的人,致谢。

我爱您。

【all叶】客官你点的叶修来啦![情人节特别番外篇·上]

诶嘿嘿x迟来的更新❤

你们那么好!不会怪我的!!!!!

这次其实就是借用了点心那篇的设定...

大家么么哒x

这篇四千一百一十一,很符合我三次没有女票的现状呢【。

总之爱大家x照常的ooc照常的文笔渣照常的作者三岁。

———————————————————————————————

  你喜欢吃巧克力吗?

  今天,荣耀咖啡厅的招牌上标上了这样一句话。

  在二月十四日,这个明显有特殊意义的日子,当路上行走的人与狗看到这样的招牌时,都会露出会心的微笑。

  或者是眼中带着悲痛与愤怒的,会心的微笑。

  走进店里,往日熟悉的工作人员已经全被换成了陌生的面孔......不对,仔细一看的话,你就会发现,这些面孔更熟悉一些。

  挺立在店门口,低头看着什么的青年撩起垂在耳畔的一缕黑发,随着门嘎吱作响的声音缓缓直起洁白的脖颈,柔和的面孔上绽放出羞涩的笑容。

  “欢迎光临,请问要喝点什么吗?”

  即使容貌和语言都带来一股熟悉感,你却很难把这个青年与软绵绵趴成一滩的点心联系起来。

  “小乔,有客人了?”青年的身后,一个半趴在柜台上的男人眯起了眼,将手中的香烟掐灭,一边用手挥散了遮住他黑色眸子的烟雾。

  青年点点头,侧身让出一条道来,“请吧,里面坐。”柜台上的人朝你笑了笑,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本菜单,掰开挡板走了出来。

  你随意的坐到一个靠窗的位置,接过那人手中的菜单,一股浓郁的牛奶巧克力味儿从那人身上传来,你迷茫的睁大眼睛,注视着那看向窗外雪景的人。

  黑色的眼睛半睁着,狭长的眼角勾出慵懒的气质,丝绸般的黑色短发有些遮住了眼睛,一本白纸和一根圆珠笔被他修长白皙的手指弄得咔哒作响。

  你憋了憋气,却似乎还是闻到了那甜腻的味道。

  他缓缓低下头,看着没有被翻开的菜单眨了眨眼,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疑惑地看着你。

  “抱歉,吵到你了吗?”他说着,却没有一丝愧疚的迹象,只是伸出那一双宛若艺术品的手,翻开了菜单的第一页。

  你终于将视线转到了菜单上,第一页不出意料的全都是巧克力,各种花样的精致巧克力点心让人眼花缭乱,你的手指在菜单上划来划去,最后,指尖终于停在了某处。“牛奶香草白巧克力”名字就让人觉得十分甜腻的点心,就像身旁这人的气味一样。

  本着不吃亏的念头,你抬头询问道:“这是活动新品吧,能够试尝一下吗?”

  男人轻笑着点了点头,他拿出一条洁白的手帕,在洁白无尘的手上擦了一下,随即把那只细腻白嫩的手放在了你的面前。

  看着你疑惑的眼神,男人的笑意更深了,开口道:“这可是活动开展第一天的特别奖励哦。”

  “对了,轻点儿舔,别因为是免费的就逮着就啃啊。”

  说着,男人晃了晃手,示意着你。

  你似乎懂了什么,毕竟这是家神奇的甜点店,有些时候真的没必要在科学和现实上纠结太多。但你还是犹豫了一会儿,才缓缓的拿起了男人的手,舔了舔男人纤细的手腕。

  一瞬间,浓浓的奶香味和甜腻的巧克力味布满了你的口腔。

  “新活动不错吧?”

  男人笑着问道。

  你迷茫的点了点头,引来男人没忍住的清脆的笑声。

  “活动嘛,是有优惠的,但是东西可不能便宜。”

  男人揉了揉你的头,脸上的笑容蔓延出一股恶作剧的嘲讽意味,他低沉着声音开口:

  “怎么样,买我吗?”




01

  荣耀咖啡厅情人节活动的这一天,所有的分区都会在同一个地方工作,所以客人们也不用再跑东跑西的,可以在这一个区里享受到各个区内的风味。

  让人觉得十分可惜的是,一直作为荣耀咖啡厅代表物的神奇点心在情人节期间一概不贩售,出售的只有菜单上那满满当当的巧克力甜点和各种果汁饮料,这些普普通通的点心,就算做得比其它甜点店好吃特别多,但是怎么能够像神奇点心那样引起人们的兴趣呢?

  不过,这种想法,也只能维持到上餐前。

  就算已经向外公布了不再出售神奇点心了,荣耀咖啡厅的生意还是火的可以,大部分是这家点心店的老客户了,但也有不少人是被里面热闹的景象和店员吸引进来的。

  工作是做吉祥物而且被张新杰硬按在柜台不让乱走的叶修看着眼前的一片鱼龙混杂,觉得心真是累。站在一边的乔一帆看着叶修明显疲倦的神情,抿了抿嘴,端了一杯白开水凑到柜台旁,“前辈,你还好吧。”叶修揉了揉自己的眉间,把头埋在胳膊里,一副浑身无力的样子,沉默了一会儿,才闷闷的出声回答:“就是累啊。”

  才送完一个桌点的餐,黄少天把托盘往柜台上一摔,一脸的你他妈在逗我呢,他拍了拍桌子,毫不客气的对着叶修道:“我靠叶修你有没有良心啊,我们在这儿累死累活的工作还要被占便宜,你在这儿啥也不干还要感叹自己太累,有脸吗有脸吗有脸吗。”因为把头埋在了胳膊里,叶修并没有注意到黄少天走到了他身边,于是就这样毫无防备的承受了一波话唠攻击,乱糟糟的声音吵得叶修头疼,叶修觉得如果现在给他一个杀人不犯法的机会的话,他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掐死黄少天了。

  叶修捂住耳朵让自己安静了一会儿,才缓慢的抬头看了一眼黄少天,慢悠悠的说道:“这不是张新杰不让我工作嘛,怪我咯?”

  黄少天被叶修略带嘲讽的语气给气炸了,他干脆凑到叶修耳朵旁边开始语言轰炸:“我给你说你别把什么事都怪在人家张新杰身上啊人家也是很无辜很可怜的好吗?要不是你什么都做不成还容易帮倒忙弄出乱子来我们怎么可能让你在这边轻松的看吧台啊!而且,也是体谅你这个战五渣的体质干一会儿就得累死我们才特别照顾你给你一个特殊的待遇你可以不接受但不能不要脸啊!”

  黄少天的这一番话还颇具有教育意义,可惜的是,由于他的语速太快再加上叶修已经练就了黄少天说的话自动省略的神功,导致这一番话只不过是让叶修对于黄少天的看法从“如果不是杀人犯法我就要弄死他了”上升到了“杀人犯法我也要弄死他”。

  在不远处,智商和眼力显然都比黄少天高出一大截的喻文州机智的察觉到了叶修的脸色不对,他从侍者服的上衣口袋里掏出来一小包茶包一样的东西,快步走到两人身边。

  “队长队长队长!!!!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还有事吗?叶不修这边有我在就行相信我我能把这个不要脸的治得服服贴贴的!队长你就等着就行!”

  黄少天看到喻文州之后又开始嚷嚷起来了,只不过他的脸色看上去好像不是那么的欢迎喻文州的到来,而喻文州只是匆匆扫了黄少天一眼,就站在了离叶修比较近的一个地方,将手中的一小包茶泡入乔一帆倒的白开水中,一边慢慢的晃着杯子,一边询问道:“前辈看起来好像不是那么舒服啊,是发烧了吗?”

  叶修思索了一会儿,伸了个懒腰后看着喻文州道:“好像是有点儿...我是觉得我有点化了。”闻言,喻文州放下手中的茶杯,握住叶修的手俯身看了看,发现有一滴乳白色的粘稠液体像是要顺着叶修的手臂滑落,他凑上前去舔掉了水滴,才微笑着与叶修对视:“我觉得应该不是感冒吧,前辈只是穿的有点热了。”

  说着喻文州看了一眼叶修身上的侍者服,也许是因为叶修是吉祥物的原因吧,叶修身上的侍者服与其他人的款式都不同,是有点加厚的版本。喻文州身上的衣服就显得稍微凉快点,毕竟叶修身上的侍者服的黑色西装坎肩被改成了半长袖的修身大衣,衬衫除了比别人的在胸口处多了个黑色心形外还不是那种宽松的领口。

  叶修撇了撇嘴,干脆将自己衬衫最头上的两颗扣子解开,说是一下子解开了两颗,也只是半遮半掩的露出了一点儿精致的锁骨。

  黄少天却是盯着那块露出的白皙皮肤看了好久,才暗骂了一两句,直接走进柜台抱住了叶修。

  “老叶老叶老叶我们今天晚上做吧,不做很长时间就做一会儿,我好久都没能变成正常人大小了正好趁这几天我们做个够吧,你看你香香的软软的做起来肯定比以前舒服,就和我做吧。”

  叶修一巴掌把黄少天的头拍到一边去,面无表情的拿起了抹布擦着桌子,就当刚刚什么也没听见一样。

  喻文州的眼神暗了暗,虽然说是黄少天说话很小声,他也没怎么听见,但是光凭猜他大概就能猜出来黄少天说了什么叶修才有这种反应。于是他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茶杯又晃了晃,随手递给了黄少天。

  “少天你忙了那么久也渴了吧,喝点茶,提神的。”

  黄少天接了过去,拿在手上又开始说开了:“叶修叶修叶修你看看我队长,这才是对一个劳动人民应有的尊敬,你呢?你呢?你呢?”叶修像是聋了一样丝毫不受黄少天垃圾话的影响,只不过在他擦到桌子边角时顺手把抵在桌角的黄少天的衣服给擦了一把。

  “好了,少天你也别说了,前辈今天有点不舒服,应该多休息的。”喻文州用余光瞟到了叶修的小动作,他默默移开视线,倾身替叶修理了理额前杂乱的刘海,俯身在叶修的脸颊上印下一吻。

  喻文州不是没和叶修亲过,他们更亲密的事情都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只不过这次不一样,这次的叶修不像是以前只是很平常的恢复人类形态的叶修,他身上散发的巧克力味和比人类要柔软的皮肤与肢体都体现了他其实就是个成年化的点心而已。

  叶修脸上的柔软度也很好的符合了点心的特征,比起人类的肌肤更像是棉花糖,喻文州忍不住咬了一下,然后含着叶修脸上的那块软肉轻轻吸了吸,等到喻文州松口的时候,他嘴里的牛奶巧克力味已经甜到发腻了,他却没有丝毫厌恶的表现,反而是回味的舔了舔自己的上唇。

  叶修低着头,装作没什么反应的样子,红晕从他的耳根漫到整只耳朵。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心里有点不满,却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在喻文州去忙工作之后狠狠地喝了一大口茶。

  再狠狠地喷了出来。

  比较令人庆幸的是,在场无一人伤亡,而不幸的是,叶修刚擦好的柜台上面又是一片水渍。

  “唔...咳咳咳...”黄少天把杯子放到没有被牵连的桌面上,接过了叶修递过来的毛巾。

  “怎么了?文州给你下毒了?”说的是关心的是话语,但叶修嘲讽的语气让黄少天又是一股气憋在心里。

  “叶修你闭嘴吧!...不对,你哪来的毛巾啊!”黄少天擦完嘴才感觉有点不对,他仔细一看,才发现手里这条毛巾显然是叶修刚刚拿来擦桌子的抹布。

  “叶修你竟然给我抹布擦嘴!!!!没爱了!!!!!!”黄少天生气的把抹布往地上一摔,委屈的看着叶修。

  叶修耸了耸肩,掰开挡板走出柜台后抱胸看着黄少天:“没办法啊,我也没有纸巾,你把桌子上的水擦了,顺便就代替我看一下柜台吧,话说这是什么茶啊味儿那么奇怪。”

  “是金银花,治感冒的,对身体有好处,不过就是很苦。”王杰希朝叶修走了过来,站在叶修面前时上下打量了一下叶修,然后皱着眉给叶修系上了一个扣子。

  “大眼儿,你别这样,我怪热的慌。”叶修扯了扯自己的衣领,却还是没有把那颗扣子解开,只是半撒娇半抱怨着。王杰希不去看叶修一脸委屈的神情,他低头替叶修整理着衣服,缓声道:“如果你要是感冒了,那也只能喝金银花了。”

  叶修不说话了。

  “黄少天一直没工作,有很多客人都快等急了,你也去帮点儿忙。”王杰希摸了摸叶修的头,将手中的菜单递给了叶修,又从柜台上拿了一本。

  叶修随意的点了点头,就走向了有客人按铃的一桌,王杰希等着叶修走远,转头漠然的看了黄少天一眼。

  黄少天一边擦着桌子一边嘟囔着:“王大眼你看什么看啊。”

  “没什么,我只是想通知你一声,今天晚上的安排要看叶修帮了哪个人多少忙,被帮忙次数最多的那个人获胜。”

  “我靠,让老叶帮忙?怎么可能啊?”

  “顺便一提,托你的福,叶修这就算是帮了我一次了,我现在是第一名。”

  “......操。”

———————————————————————————————

我不管,我就是要写黄暴小短篇【bu

好想吃肉好想写肉

好想写靖苏【bu

是在零点之前发的哦!我掐着表算的!如果不是...那就是你家的表太快![doge]

评论 ( 7 )
热度 ( 153 )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