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伍白,杂食,吃任何叶修相关cp。其他基本都不接受,这个号只发all叶。
纯食可以取关了。
喻黄和韩张是雷点,你可以爱,但是不能逼着别人也喜欢。
我爱的人叫叶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没有文笔,脑洞很大,不是一个勤劳的人,能撑下来写到现在,全凭着对叶修的爱和爱我的人的支持。只要你们一天在,我就一天不会弃号。
在此,对所有看我的文,并且喜欢我的文的人,致谢。

我爱您。

【all叶】论花痴病和黄暴物之间的必要联系02

和 @竹牧_伍白你更不更新? 这个大傻逼的联文。

名字是我起的,他还说我想的名字傻逼?????很有学术性对不对!说对我就更!

我负责幼龄傻白甜小可爱,那个傻逼负责傻逼。

还有哦!!!!!!!!!!那个傻逼!!!!!!!说好的一篇四千哦!他才三千五!

而我,帅气的四千一。

好了不扯了x总之爱你们x爱我就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吧x

第一章地址→01

——————————————————————————————

  显然的是,事情没有朝叶修希望的发展,那个人不仅接住了他,还紧紧的把他搂在了怀里,温热的怀抱像是炭火一般烤着叶修,如此亲昵的接触对于叶修来说就是一剂软骨散,还是自带春药效果的那种。

  接住了叶修的周泽楷也是一脸的懵逼,他几乎石化的紧抱着叶修,以免叶修掉下去,不过这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软到了骨子里的叶修整个人就像脱水的鱼一样,无力的趴在周泽楷的身上,偏偏国家队队服十分光滑的材质使叶修止不住的从周泽楷的怀里往下滑。

  没办法,为了不使叶修直接趴到地上去,周泽楷只能在叶修的身上胡乱的摸着,叶修往下滑一点儿他就往下抱一点。

  “唔...小周!别!别乱摸!”叶修用仅剩的一点儿理智思考了一下,觉得再这样让周泽楷摸下去他就要硬了,这吃枣药丸,可是他自己又站不起来......思考了不到三秒钟,叶修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周泽楷腿上,无力的抬起手握住周泽楷的手臂,软绵绵的开口道:“小周...别,我掉不下去的。”周泽楷被叶修这一坐弄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脸上泛着红晕,在听到叶修的话后下意识移开的双手在半空中胡乱摸索着,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终于解决完那种无力的困境,叶修松了口气,神志也清醒过来,却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

  叶修现在与周泽楷面对面的坐在周泽楷的大腿上,双手还搭着周泽楷的肩膀,周泽楷坐在椅子上,因为叶修此时的动作涨红了一张俊美的脸,手僵在身体的两侧不知所措。

  这种姿势的使用十分广泛。

  比如说,情侣秀恩爱,一方坐在另一方腿上,不仅方便捏脸打啵闪人眼,还能促进俩人之间的感情。

  再比如说,做某些羞羞的事情时,这种姿势还有一个,清雅,脱俗,小清新的名字,叫观音坐莲。

  叶修抬头一扫,发现他已经十分荣幸的,成为了焦点。

  训练室可怕的寂静终究也没有持续太久,至少是没能久到叶修反应过来并且从周泽楷身上下来装作啥也没发生的样子走出训练室的门,就被一阵十分有规律的瓜子掉落声给打破了。

  “我的天啊......”苏沐橙目光呆滞的盯着俩人很不和谐的姿势,一边念念有词的说这些什么一边走出了训练室。

  叶修直直的看着苏沐橙走出训练室,在门关上后,他默默的低下了头,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前辈...?”周泽楷迟疑了一会儿,想拍拍叶修的后背给叶修顺顺毛,但却不敢做出太大的动作。

  这是难言之隐。

  “我靠叶修叶修叶修你怎么那么不要脸,直接坐人家周泽楷身上也就算了到现在还不下来,你是不是要上天啊,还不快下来快下来快下来,难不成你还坐上瘾了?哎真的不是我说啊,你也真是走个路也走不稳这是要笑死人了,不愧是弱鸡宅男战五渣啊,比起本剑圣来果然还是差远了......”

  叶修扶着身旁的电脑桌微微站起来,头也不抬的给黄少天了一句:“上谁也不上你。”

  方锐和张佳乐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

  黄少天哑口无言了一下,随即对着叶修气冲冲的开口道:

  “怎么说也该是我上你啊叶不修!”

  叶修呵呵不语,又抬了抬身子,准备从周泽楷身上下来。

  “用我扶你吗?”一旁的喻文州好意问道。

  “不用,多大点事儿。”叶修往前倾了倾身子,在触及到什么时身体一僵,神色复杂的看着周泽楷。

  “小周...你...”

  “怎么了?”王杰希问道。

  叶修摇摇头,抿着嘴站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腰。

  刚刚他往前倾身时,虽然不明显,但是有一个硬硬的东西戳了他一下。

  通身为男人,在那个人体部位,啥器官会那么硬,叶修不可能不知道。

  从周泽楷身上下来以后,叶修给了周泽楷一个复杂的眼神。

  真是难言之隐。

  周泽楷低下头,粉红色从他的腮处蔓延到耳根。

  叶修叹了一口气,当自己刚刚啥也没感觉到。

  “老叶你那么大的人了,还往人家联盟的脸身上骑,不愧是全联盟最不要脸的人啊!”方锐啧啧不绝,“哪的话,要说联盟猥琐流大事的话不应该是方锐大大你吗?”叶修从善如流的回击了方锐的嘲笑,随意的扯了把椅子,坐在了离周泽楷有一定距离的地方。

  周泽楷撇了撇嘴,忍住了要从他黑色眼眸中流出来的不满,乖乖的转身面对电脑继续之前被打断的训练。

  叶修扬了扬下巴,状似漫不经心的扫了扫所有围观人群,懒洋洋的开口道:“这都怎么啦,你们又不是女的,怎么那么喜欢看热闹谈八卦啊?”

  抱着胸看热闹的楚云秀突然咳了一声,随意的看了一眼叶修,一只手端起了旁边的杯子喝了口水。

  叶修改口道:

  “你们不是小女生也不是老大妈,怎么那么喜欢看热闹看八卦啊。”

  这回楚云秀没出声。

  张佳乐注意到了楚云秀和叶修的小动作,一脸嫌弃的对叶修道:“老叶你还说我们呢,你以为你很男人吗?怕人家楚队怕成这样。”

  孙翔不太明白情况,但是一听到是骂叶修的他就附和道:“就是就是,不就是个女人吗,叶修你还真是怂!”

  叶修在听到张佳乐说的话后本想开口反驳几句,但是孙翔接下来的言论让他闭上了嘴,反而是幸灾乐祸的看着两人。

  张佳乐听到孙翔说出口的话后就有点不好了,他咽了口口水不敢直视楚云秀投过来的视线:“......楚队你别看我,我的话没有别的意思,全是羊习习一个人说的。”

  “啊?张佳乐你说啥?”孙翔一脸懵逼的看着张佳乐。

  楚云秀习惯性的做了个夹烟的手势,才发现自己因为吸烟室不能吸烟,所以压根没带烟,无奈只能又喝了口水,缓声道:“我从不和没智商的人计较。”

  除了还在认真训练的王杰希张新杰喻文州和周泽楷之外,其他的人都笑出了声。而孙翔也大约摸清了楚云秀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瞬间脸气的涨红,不满的喊道:“最没脑子的应该是叶修好吗?你们看他走路都走不稳,直接摔到周泽楷身上了!”

  不等叶修作答,楚云秀就笑嘻嘻的开口:“说不定他是对人家联盟的脸周泽楷芳心暗许了,然后故意摔在人家身上的呢?”

  整个训练室有一瞬间的寂静,叶修也是无语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你也别那么说,我就是坐得久了腿有点麻。”

  “对啊,楚队你可不能那么说,你看叶修那个战五渣宅男体质的样子,明显就是站不住了嘛!楚队你那猜测还是有点不符合现实啊!张新杰你说对吧,你不是最擅长算那些几率几率什么的吗?你觉得叶修喜欢上周泽楷是多小的几率啊!”

  张新杰作训练的手顿了一下,他转头看向黄少天认真的说:“几率十分的小,如果叶修不是颜控的话大概只有百分之几的几率,如果是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大概会在百分之三十以上。”

  “对了,我觉得楚队说的话里有一点矛盾,叶修和芳心应该是搭配不起来的。”

  张新杰又认真的补充道。

  楚云秀拿手捂住了嘴,一副勉强忍住笑意的样子。

  叶修冲张新杰翻了个白眼后,整个人靠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们快点儿练习,都快赶不上吃午饭的时候了,你们不饿我还饿呢!”

  张佳乐、方锐和黄少天都嘟囔着类似于叶修你再吃就成猪了之类的话,但还是散了回到座位上继续起了训练。

  叶修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的仰倒在椅子上,半眯着眼小憩。

  其他人倒是都认真的训练开了,训练室里一片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周泽楷也是在训练着,他手上敲打键盘的动作有条不紊的进行,但他的心思有一大半不在训练上。

  他时不时看向在他斜右方的叶修,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些什么,紧皱的眉头可以看出他并不是在想什么美好的事情。

  周泽楷想的事自然和叶修有关,而且就想的是刚刚叶修摔在他身上时两人的接触。那对于周泽楷来说是个意外之喜,但是在开心之余,周泽楷还是不免注意到了什么,比如说叶修在他怀中时有些细微的颤抖,而且叶修那是趴在他的身上真的就像是一个毫无知觉的人把所有力气都压在他的身上,就算是叶修体质弱些,腿还麻了也不可能是像那样的无力。

  再有就是更让周泽楷心烦的事了。

  叶修在不经意间发现他难言之隐后,那个复杂的眼神中,周泽楷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让他心痛的抗拒,和叶修在之后特意选了个离他挺远的位置,这两件事就像一块大石头一样压在他的心上弄得周泽楷满心的不悦与难过。

  他本来对他和叶修的关系还是挺有把握的,毕竟叶修平时疼爱他这个后辈,从来不对他用言语上的嘲讽,对兴欣的那些人时也没有像对他这样的宽容,可是,那块死砸在他心上的大石头就点明了他一件事。

  叶修不嘲讽他,可能只是不嘲讽任何乖巧的后辈而已,叶修对他宽容,只是叶修对他这种性格的人普遍对待的方法,他在叶修心里面远远没有他想的那么重要。

  就算是他在荣耀上,和他最爱的前辈,已经有了同一个称号,这样的亲密,但是在现实中,他还是离他的前辈很远,至少不是像比赛中最后几秒那跨越的距离。

  这样不美好的心思彻底染黑了周泽楷的心情,所以直到训练结束,周泽楷还是一脸的闷闷不乐。

  “周队怎么了?”因为留下来调整自己在训练中的一点小毛病,喻文州和周泽楷一样都是最后才走,在走出训练室后,喻文州注意到了周泽楷一脸的郁闷,稍稍有点好奇的问道

  周泽楷摇了摇头,他此时的心情不太好,比平时变得还要寡言,一个字也不愿意说了。

  喻文州不追问,虽然周泽楷此时什么也不说,但是他也差不多知道周泽楷是为什么变成这样的。他嘴角扬起一个弧度,笑而不语的走进了餐厅。

  出乎喻文州预料的是,叶修并没有在餐厅里,喻文州打了一份饭,走到黄少天坐的那一桌:“少天,你看见叶修前辈了吗?”

  黄少天正在与一盘扬州炒饭做着斗争,看到喻文州来了开心的打了个招呼,随即道:“叶修啊?我看他好像是随便吃了点什么就回去房间里了,说什么要睡午觉,叶修你看看他,你见过那么不要脸的人吗?之前说是饿了让我们快点别墨迹的是他,现在吃点就说太累要回去睡觉的人也是他真是太......”

  喻文州这才明白黄少天一个人吃饭的原因,但他也只是笑笑,毕竟他受过黄少天的魔音攻击太多了,想着,喻文州默默的换了一个桌。

  黄少天又是一连串靠靠靠的骂了几句,低头一个人边自言自语边吃着饭。

  此时的叶修躺在客房的床上,抱着枕头胡乱的滚来滚去。

  当初喻文州订房间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把他们两个的房间订成了双人大床房,导致他晚上只能和喻文州同床睡觉,最多就是拿一个备用枕头放在两人中间。

  叶修想着又滚了滚,虽然休息的时候是两人不太方便,但是这个大床的质量还是相当有保证的,至少叶修是觉得一个人在上面滚来滚去自在的不行。软软的床让叶修的疲惫慢慢的缓和了,叶修的睡意也自然而然的就上来了。

  上午发生了那种事,叶修会不累才怪,就算身不累心也累啊,那件事情至少清楚的告诉了叶修,花痴症也是病,还是不能放任不管的。

  又胡思乱想着,叶修觉得自己就要睡着了,刚刚浅入睡眠时,就被咚咚的敲门声吵醒了。

  “谁啊?......”叶修有气无力的问了一句,慢慢的坐了起来。

  “先生,客房服务。”

  叶修迷茫的眨了眨眼,道:“我没定客房服务,你走错了吧。”

  门外的人回答:“没错,先生,是801号房。”

  叶修想了想,又问道:“什么服务啊?”

  那人轻笑了一下,低沉着声音回答:

  “先生,是您定的大保健。”

———————————————————————————

想要饲养一只勤更的伍白需要定期投喂红心蓝手和大白兔奶糖哦☆

我爱你们☆

么么哒❤

哦对了我再吐槽一下,竹牧那个大傻逼哦,我让她简化一下文名当tag,她竟然简化成花!黄!联!

我真是...你为啥不叫妇联呢【doge】


评论 ( 31 )
热度 ( 306 )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