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伍白,杂食,吃任何叶修相关cp。其他基本都不接受,这个号只发all叶。
纯食可以取关了。
喻黄和韩张是雷点,你可以爱,但是不能逼着别人也喜欢。
我爱的人叫叶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没有文笔,脑洞很大,不是一个勤劳的人,能撑下来写到现在,全凭着对叶修的爱和爱我的人的支持。只要你们一天在,我就一天不会弃号。
在此,对所有看我的文,并且喜欢我的文的人,致谢。

我爱您。

【翔叶/微all叶】喂!你的花![上]

  咳,说好的更新。

  其实是把这篇改了一下啦qnq这个周末比较忙!

  sorry!!!!下次!!一定给你们想看到的!

  哭成doge求你们原谅!

注意!!!!!!!!周→叶!!!!!!!单箭头!!!!!!然后也会有其他人的单箭头!!!!慎点!!!!!!

然后你们听我说这篇真的不是ntr!!!!!你不要告诉我叶修和周泽楷没在一起,孙翔和叶修在一起了这个叫做ntr???

  这篇五千字...觉得又是上中下写不完的那种【。

  我决定先慢慢把前面的坑填完,再说男友力啊,手游啊,之类的【。

  总之爱你们!!!!!!!

———————————————————————————————



01

周泽楷,今年十八,在荣耀大学一年级就读,长相帅气性格沉静沉默寡言成绩优异,身为荣耀大学的校草,无数妹子暗恋对象的他,暗恋自己的学长叶修很久了。

  沉默寡言的他无法像黄少天、张佳乐之类的人和叶修相处的那么‘和谐’,而身为行动派的他又对叶修无从下手,特别是自从他第不知道多少次和叶修独处的时候冷场起,他就变怂了。

  不敢与其交谈,不敢与其对视,由于不善表达,周泽楷完全无法与叶修有什么亲切的接触,而他一时间又想不出什么很棒的,能够和叶修亲近的主意。

  只能说爱情使人痴傻。

  一个人消沉了好一阵子,周泽楷终于在自己好友江波涛的提议下变得精神了。

  “那个、小周啊,你可以送花给叶修前辈啊,又浪漫又能表达你的心意。”

  听到这句话,周泽楷欢快的摇了摇自己的呆毛,当天就去了孙翔工作的花店。

  周泽楷来的时候,孙翔正在整理花束,听到声响后孙翔抬头一看,发现周泽楷站在入口看着他:“周泽楷,你来买花啊?”周泽楷腼腆的笑了笑,点了点头。孙翔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继续弯腰摆弄手里的风信子。

  手里拿起一枝玫瑰,周泽楷幻想着自己把花送给叶修,叶修会对他露出笑容,接过花去,然后两人开始交谈......

  开始交谈?

  周泽楷看着手中的红玫瑰,垂下了眼帘,不用细想,周泽楷的脑海里已经出现了他和叶修面对面时相顾无言的场景了。

  周泽楷不是不会说话,只不过不善与人交流而已,可就因为这一点,在叶修面前周泽楷总是怕自己说错什么,从而导致了周泽楷在与叶修交谈时,会变得更加沉默。

  陷入苦恼的周泽楷再三思考,最后慢慢的转头看向了孙翔,孙翔把手中的风信子放到花瓶里,抬头就看见周泽楷一脸企盼的盯着他。

  “周泽楷你看我干嘛,我脸上有东西?”孙翔摸了摸自己的脸,茫然的看着周泽楷,周泽楷摇摇头认真的对孙翔开口:“帮忙...送。”

  孙翔直起身子,用手拍了拍耳朵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周泽楷:“周泽楷...你的意思是,让我帮你送?”周泽楷点了点头,眼神满是坚定,看的孙翔都有点奇怪,但是花店里的确可以帮忙送花,周泽楷又是他的朋友,好像还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的。“行吧,你买什么花啊,把地址也告诉我。”周泽楷把手机上保存的地址认真的写了下来,然后把手上的99朵玫瑰花递给孙翔,拿着那一大束玫瑰花,孙翔有点诧异的看着周泽楷,问:“我去,周泽楷你这是在追人啊。”周泽楷点了点头,按照玫瑰花的标签价格给了孙翔钱。

  “拜托...”走之前,周泽楷还很认真的对孙翔那么说,就好像是让孙翔去完成什么使命一样。“周泽楷还真是奇怪...算了...一会儿把花送过去吧。”

  走在回家路上的周泽楷突然想到,自己没有在玫瑰花里放卡片。

  反正孙翔一定会说是自己送的吧。对自己朋友智商还是很不了解的周泽楷乐观的那么想。

  等花店关门了,孙翔才拿起那束花,准备把花送过去。

  孙翔找出周泽楷给的纸条仔细看了一下上面的地址,发现有点儿眼熟。

  孙翔和周泽楷一个学校,自然也是知道叶修的,不过与周泽楷对叶修的暗恋相反,孙翔对叶修,是没什么好感的。

  作为入校时的物理满分总分全校第二,孙翔总是免不了被人和其他人比较。

  其中与他对比次数最多的人,就是周泽楷和叶修。

  和周泽楷同一个年级的孙翔,对入校第一的周泽楷的实力很清楚,也很信服,但叶修,孙翔觉得是自己绝对能超越的,只是可惜没有机会与其比试。

  孙翔曾经也对自己的同学,江波涛提过这件事,对方听了他的想法后很诚恳的对他说:“你很有想法啊”,然后又诚恳的塞给了他一张纸条,说如果他去直接找叶修真人pk胜算更大。

  而那张纸条上的内容,和周泽楷给的纸条上的地址,好像是一模一样的。

  不过孙翔也就想一下,毕竟周泽楷送花给叶修,或者说周泽楷追求叶修这种事,怎么听怎么像是个笑话。

 站在公寓门口,孙翔按了一下门铃,等着里面的人来开门,然而等了5分钟仍是没有等到一个人影。

“我靠,这人聋的吗。”孙翔小声的嘟囔,心里直接对这个人的好感为负,孙翔不爽的甩甩脚,又按了一下门铃,结果还不等他再发牢骚,门就被打开了。

  开门的人刚刚洗完澡,湿湿的头发粘在有点苍白的脸上,上身是裸着的,美到不可思议的手上沾着水珠、随意的搭在门框上。孙翔盯了一会儿,才勉强移开视线,往下看了看,却发现叶修下身只围了一条浴巾,只能坎坎遮过大腿,露出光滑的小腿。

  孙翔愣了一会儿,又抬头看了看那人的脸。

  这人长得好像叶修啊!

  孙翔想。

  这他妈好像就是叶修啊!

  在孙翔看着叶修的同时,叶修也在观察孙翔。

  叶修不认识孙翔,也就是听苏沐橙说过有个叫孙翔的脸不错的人想要和他比赛,而此时的孙翔身上没有穿着花店的围裙,也没有穿校服,只是一身简简单单的常服而已,引起叶修注意的是他手上的一束玫瑰花。卧槽,这家伙不会是送我花来的吧,“那个,你有什么事么。”,虽然心里吐槽了一句,叶修表面上还是有礼貌的问着,只见孙翔脸一红,有点大声的冲他开口:

  “你、你怎么没穿衣服啊!”

  叶修掏了掏耳朵,感觉都被孙翔这一嗓子震得有点疼了,“哥们,你叫那么大声是要死啊,咱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张了张嘴,孙翔无言以对,只是小声嚷嚷着这人怎么那么没节操,又小声问道:“你不认得我?”

  叶修的回应是一脸茫然。

  理解了叶修这个表情的意思,孙翔撇了撇嘴,不甘的问道:“你真不认得我?”

  叶修尴尬的咳了几声,点了点头。

  把自己手里的花往对方怀里一塞,孙翔一脸不快的冲叶修努了努嘴,道:“给你的。”

  叶修:卧槽,他这什么意思,这男的送我玫瑰花?

  没等叶修反应过来,孙翔瞪了他一眼,就干脆利落的转身走了,只留他一人在原地目瞪口呆,看着怀里娇嫩欲滴,颜色鲜艳的红玫瑰,仔细数一下还正好是99朵。

  叶修:妈的,还真的是送哥花啊!

  孙翔给叶修留下了潇洒的背影后,一边回花店一边指责着叶修的不检点和没下限,走到一半,他终于想起来了重点。

  孙翔:“卧槽!周泽楷喜欢的是个男的!而且那个男的还是叶修?????”




02

    第二次站在叶修门前的孙翔,愣愣的看着自己手中的一束白色风信子,心情有点复杂。

  经历了一系列周泽楷竟然喜欢男的,周泽楷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周泽楷喜欢上的男的为什么是叶修,话说叶修为什么那么没节操,皮肤还那么白......等等一系列复杂的心里活动,孙翔还是没有把疑问对周泽楷问出口。毕竟无论周泽楷喜欢男喜欢女都与他无关,他也只能算是周泽楷的一个普通朋友。

  既然如此,他也就没有理由拒绝周泽楷的请求,这也是他此刻又站在叶修家门口的主要原因。

  白色的风信子,代表的意思是纯洁的暗恋——并不是说孙翔少女心粉嫩粉嫩的所以特意查了这些花语,就凭他是在花店工作的员工,总得知道一些花语,像白色风信子这种小女孩常来店里买的花,他肯定是知道的,而且还很熟悉。但是,周泽楷会知道这种花的花语就很奇怪了吧?一个大男人,为了另一个大男人,去学小女生的东西。...卧槽,有点恶心啊。

  在叶修门前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的孙翔,怀着比一开始来的时候更复杂的心情,敲了敲门。

  “谁啊...卧槽,怎么又是你!”看着震惊的叶修,不知道为什么,孙翔气不打一处来,刚想开口说什么,就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忍住,忍住,这是周泽楷喜欢的人,总不能给人家搞砸了...

  虽然是那么想,但是暴脾气不是所有人都能控制得了的,孙翔猛地将怀里的白色风信子递给了叶修。“喏,你的。”不看叶修的表情,孙翔说完就头也不回的想跑走。叶修楞了一下,随手将花束一甩,就跑出去想追上孙翔,叶修只穿着拖鞋还跑得飞快,那么作死的后果就是,叶修哐当一下摔倒在地上,而且成功的崴了脚。

  听到巨响的孙翔下意识的回头,就看到叶修一脸痛苦的蜷缩在地上,修长的双手轻抚着自己的脚腕,白皙的手指和脚腕上青紫色的皮肤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孙翔站在原地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看着叶修难过的样子,也只能走过去用公主抱抱起了叶修。

  “哎,你干什么!”叶修没想到孙翔那么干脆,下意识的环住了孙翔的脖子“闭嘴,那么蠢就别说话了!”叶修被孙翔丝毫不知道控制的音量吓了一跳,出人意料的乖乖闭上了嘴。

  叶修家的门没关,孙翔把叶修放在了沙发上,看到叶修紧皱的眉头和流着冷汗的额头,想关心的问一句叶修怎么样,只见叶修毫不犹豫的开口:“兄弟,你不会背人吗?公主抱有点恶心哎。”“靠,有本事自己走回来啊!”孙翔把担忧的话吞进去,狠狠的揉了一下叶修的头。

叶修撇撇嘴不去看孙翔,只是一直蜷缩着脚,孙翔注意到他这个动作后挠了挠头,对叶修说,“你家红花油放哪儿了?我去帮你拿,你自己拿不了吧?”叶修被疼的心情差极了,很不客气的对孙翔说道:“废话啊你,我摔成这样能拿的了?红花油在卧室床头柜抽屉里,快去,我脚快疼死了。”

  孙翔本来就快压不住自己的怒气了,叶修的话让他差点儿就直接爆炸,不过听到最后一句话,孙翔还是默默的把怒气往肚子里吞。

  叶修低头轻揉着脚腕上面的一块,一边忍着刺痛把淤血揉开,一边发出细小的呻吟。没揉一会儿,叶修就听到了一声不小的碰撞声——孙翔一下子把红花油摔在了桌子上。叶修盯了一会儿那瓶红花油,又抬头看着孙翔。

  “...你干嘛看我...好了好了我帮你上药行了吧!”

  叶修满意的点点头,双手随意的搭在沙发靠背上,一幅大爷样。

  孙翔咒骂了一声,半跪在地上开始给叶修上药。

  叶修的脚很白,比他上身还要白一点,有点肉肉的,但是脚型很好,似是不曾被磨损过,一看就是标准的不出门不锻炼的死宅的脚。意外纤细的脚腕上有一片很明显的青紫,孙翔轻轻地碰了一下,叶修就缩住了脚趾,脚掌还有点颤抖。孙翔抬头看到叶修头上冷汗不止,嘴唇被自己咬住的样子,有点愧疚,于是一手握住了叶修的脚掌,另一手上站了点红花油,开始在脚腕的地方轻轻地揉捏,时重时轻,成功缓解了叶修的疼痛。

  感受着脚腕上传来轻微的疼痛和酥麻感,叶修终于不再流冷汗了,而是阖上了眼睛,有点惬意的趴在沙发背上。全身放松的叶修突然感受到脚腕上传来的剧烈痛感,忍不住一下子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发出了一声细细的呻吟。

  孙翔下意识的看向叶修,发现他眼角有点泛红还粘着生理性的眼泪,再加上那一声有点色情的呻吟,孙翔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艹,一个大男人叫的那么好听干什么!

  好像觉醒了什么的孙翔,强忍住离开的欲望,继续轻柔的按摩着叶修的脚腕。

  孙翔一边揉着一边想,自己再忍下去,可能就是要在沉默中死亡了。

  但是谁知道,叫出来第一声的叶修特别没节操,一点也不准备收敛,只要捏的他舒服,就会发出嗯嗯啊啊的轻声呻吟,使房间内色情的气氛越来越浓重。孙翔一开始还能忍住,到了后面只觉得自己内心的火越烧越大,知道叶修再发出一声闷哼,就忍不住的蹭一下站起来,直直的看着叶修。

  惬意的仰着头的叶修,轻轻拉开眼帘,半垂着上眼皮看向孙翔,那个眼神点慵懒,也有点...情欲的味道。“怎么了?”叶修的声音很好听,特别是发出呻吟的时候,哪怕只有几声也十分淫靡,而此时叶修的声音有点喑哑,带着点撕裂感的低沉,疑问的上挑语气模糊不清,也许是因为舒适而变得慵懒,听着倒像是勾引人的。孙翔不是个声控,却在一瞬间莫名有了被勾引的感觉,于是又开始晃起了脑袋,眼神看向四周随便的乱瞄。

  无意中孙翔看到了被随手扔到了门口的花束,随即跑过去拿起那束花,指着它生气的对叶修道:“靠,这怎么说也是心意吧,你就那么扔了?”虽然像是突然注意到,然后发脾气的动作,可更像是为了离叶修远一点儿而找到的借口。叶修这也才想起自己想问一下孙翔为啥送自己花,于是懒散的开口问:“这花是给我的?”

  孙翔觉得他说的是废话,很不屑的撇了撇嘴,说:“不然呢。”

  “那为啥送我花啊?”“还能为什么?追你呗!”

  虽有想到过会是这个答案,但真正听到的时候,叶修还是有点不可置信,毕竟有男生喜欢他就很不可思议了,这个喜欢他的男生还对他脾气那么差,叶修都认为这是恶作剧了。

  “...为什么要喜欢我?哥魅力虽然很大,但是有男的喜欢上我还是有点...”

  叶修这句话让孙翔误认为他是对于同性恋的不满,孙·在叶修门前思考了很久终于接受了同性恋所以自认为智商高看得开·翔嘁了一声,对着叶修说道:“同性恋怎么了?你歧视同性恋啊?”

  叶修:“...不是,兄弟你重点呢?”

  叶修又盯着孙翔看了一会儿,终于得出了‘这是个蠢货’的答案,于是叹了口气,随口说了句:“算了,别打扰我日常生活就行,把花放在桌子上,你走吧。”

  孙翔生气极了,他帮叶修按摩了那么久,竟然一句谢谢也没听到,这人还要赶他走?这时,叶修又抬头看向孙翔,孙翔以为叶修要挽留他,却只听叶修说:

  “对了,走的时候把门给我带上啊!”

  气炸了的孙翔却意外地冷静了下来,他极其冷酷无情的哼了一声,动作干脆的走到门口,想要甩门而去。

  “等等!”

  孙翔转过身去不不耐烦的问道:“又怎么了?!”

  叶修的嘴角勾出一个惑人的弧度,轻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孙翔眯着眼,道:“我叫孙翔!”

  孙翔...叶修心里默默念着这个名字,总觉得有种熟悉感。

  “你听着,叶修,总有一天你会被我征服的!”

  孙翔看着叶修一副淡定的样子,就知道了叶修还是没想起来他是谁,耐不住满心的怒气,就恶狠狠的放出了这句话。

  叶修却只是淡然的看了孙翔一眼,道:

  “哦。你把这个红花油放回去吧,顺便给我倒杯水来。”

  “靠!你!”

  “不行吗?”

  “当然不行!我凭什么要帮你啊!”

  叶修半倚在沙发上,一脸的你怎么能那么冷酷。

  最后孙翔还是帮叶修倒了杯水后才走的。

  路上的孙翔边走边在心里埋怨着叶修随便把别人当苦工的行为,在快回到公寓时收到了周泽楷的电话。

  “喂?周泽楷,你找我什么事啊?”

  对面停顿了一下,才开口“送花...前辈反应...”

  孙翔艰难的理解了这句话,挠着头对那边的周泽楷说:“嗯,他就说了一句...不要去打扰他的生活之类的。”

  说完这句话的孙翔回想了一下,发现自己这句话概括的简直完美,直接找到了中心句,真的不能再机智。

  不过周泽楷还真是可怜,喜欢上叶修这么一个直男。

  叶修要是弯的就好了......

  不对,自己不是应该想幸好叶修不是弯的,不然周泽楷就要毁了吗?

  电话里没一点声音,孙翔就越想越远,独自陷入了内心复杂的纠结中。

  而电话那头的周泽楷,听到孙翔的话后,伤心极了,不由的思考起了人生。


————————————————————————————————

嘿嘿嘿x都说爱我吧x

评论 ( 12 )
热度 ( 78 )
  1. 二十四桥明月夜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转载了此文字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