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伍白,杂食,吃任何叶修相关cp。其他基本都不接受,这个号只发all叶。
纯食可以取关了。
喻黄和韩张是雷点,你可以爱,但是不能逼着别人也喜欢。
我爱的人叫叶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没有文笔,脑洞很大,不是一个勤劳的人,能撑下来写到现在,全凭着对叶修的爱和爱我的人的支持。只要你们一天在,我就一天不会弃号。
在此,对所有看我的文,并且喜欢我的文的人,致谢。

我爱您。

【all叶】死前七日,万分警惕[1](同一个标题,不同的内容)

我他妈竟然更新了!!!!!

好的吧,估计也没人记得我了,一更新就得掉粉。

但是还是给小可爱们比个心!!!!!爱你们!!!!!

废话就到这里,下面还有废话

我的文一贯的风格,叶修苏苏苏,谁都喜欢叶修的没脑子设定,不喜欢这种设定的人麻烦请走开!

这次是六千五百多字x这一章没什么意思感觉又是个长篇,不会坑的吧,大概,其他的也会边改边更新。

然后,文笔渣渣渣渣

脑洞很大,能力很小。

注意:叶修有个设定是一个星期会死一次!

           与原著完全平行世界,各位都喜欢荣耀,但是没有人是职业选手,叶修还是个上完了高中和大学的好孩子!离家出走设定不变!所以如果有bug请全都归咎到平行世界上。

如果以上这些都能接受那么↓

————————————————————————————————

1.


  一开始,叶修只是在一个普通的晚上,叼着烟打着游戏,心脏就突然撕心裂肺的疼了起来。像是被贯穿的疼痛,又像是被一块块的撕裂,然后粗鲁的被揉成一团。修长的手紧抓着坚硬的桌角,手指甲都被磕到断裂,冷汗从叶修的额头上流下,顺着他紧皱的眉头滴落。

  吴雪峰用叶修家的备用钥匙打开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叶修在狭窄的地板上打滚,从指甲缝隙处和身上的抓伤处流出的鲜血被刮蹭在地板和堆积的物品上,他眼睛瞪大,五官扭曲在一起,看不清楚哪一处是鼻是眼。细白的手指抓挠着心脏处,前胸已经一片血肉模糊。

  吴雪峰被这场景吓到了,随即又很快的反应过来,一边拿出手机打120,一边冲上去制止叶修的动作。

  “小队长,你没事吧小队长?!”

  听到这熟悉的称呼,叶修一片空白的大脑艰难的想出了眼前的人是谁,想要出声喊疼,却因为疼痛只能发出尖细的呻吟。

  叶修觉得自己就像一条死鱼一样,在地板上扭动着窒息挣扎着死亡,这大概就是一生中经历过最狼狈的事情了,更何况他现在被吴雪峰抱在怀里,被握住的手不自禁的抓挠着,连累着吴雪峰也一起变得狼狈不堪了。

  于是,在吴雪峰担忧的眼神中,像是放弃了挣扎一般,他不再试图发出任何声音,只是身体还因着疼痛不停地摔打着。

  在救护车到来的40分钟后,叶修因为抢救无效而死亡了。

  消毒水气味漫延的病房里,吴雪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人,还没有缓过劲来。

  叶修裹着浅蓝色的被子,苍白的脸色看着就让人可怜。

  吴雪峰不禁想。

  好好的人,只是几天不见,再见一面的时候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要说起吴雪峰和叶修,交情可长了去了。


  毕业后的叶修虽然是个无业游民,但在高中的时候还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学霸。成绩好到每天旷课出去打游戏,却能次次考年级第一因此不受处分的那种。但也就是因为这种每天沉迷于游戏的生活,促使了叶修与吴雪峰的相遇。

  吴雪峰还记得,那个时候一个名叫荣耀的游戏刚刚火起来,玩的人也不算少,吴雪峰算是高手玩家那一类的,没怎么砸钱也在一个中服当上了全服no.1。结果呢,no.1的位置还没坐热呢,就被一个一身垃圾装备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骑士挑战了。

  可笑的是,明明一个私聊就可以解决的事,这个骑士却买了十几个全服通告,刷着屏的说要和他决斗。

  更可笑的是,配上这人还差五级就满级的等级,和一身东拼西凑的破铜烂铁,吴雪峰还真骂不出来人傻钱多。

  人家都那么明目张胆了,吴雪峰作为全服第一也没啥拒绝的理由,更没有退缩的必要。

  但,又看了看这个名叫无敌最俊朗的骑士的属性面板,真要打起来,自己就太欺负人了。那么想着,吴雪峰贴心的给无敌最俊朗发过去一条私聊。


  

  气冲云水:大兄弟,看你这号是个小号,咱要不要开修正场啊。

  无敌最俊朗:不用,这样公平点儿。



  吴雪峰快被他气笑了。

  还不等他再说些什么,无敌最俊朗又发来条信息。


  无敌最俊朗:你还打不打啊,我作业还没写呢。


  得嘞,这还是个学生?

  哭笑不得的心情下,吴雪峰和无敌最俊朗进了竞技场。吴雪峰的职业是气功师,对上个mt也没什么优势劣势的,别说吴雪峰这号主打攻击,就算主打辅助,凭他的实力,还是很有自信吊打这种一看就只有初二的小屁孩的。


  无敌最俊朗:开始吧,你输了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气冲云水:成。


 成,吴雪峰勾起一丝笑容,甩了甩握着鼠标的那只手。

  看在你那么有自信的份上不把你打的叫爸爸。


  结果总是出乎意料。


  这是一番酐畅淋漓的战斗。

  对面的骑士以几乎逆天的手速和优秀的微操,轻而易举的拿下了战斗的胜利。

  充满斗志的大学二年级生,全服第一的气功师吴雪峰,被小屁孩打败了。

  也不算是惨败,对方也只剩一层血皮,只是一想到对方垃圾的装备,吴雪峰的心里越发堵得慌。


  游戏中的无敌最俊朗,身上披着红色的披风,随风飘逸,搭配上一身绿色的铠甲,战斗胜利的画面愣是被弄出了一股子东北大花棉袄走秀的味道。


  无敌最俊朗:怎么样,服不服。【微笑】


 被游戏提示音打断了思考,吴雪峰看着无敌最俊朗发来的消息,再看着那个微笑的表情,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嘲讽。

  不可否认的,他这次是遇到高手了,还因为轻敌输得很惨,内心本就憋屈再想一想比赛前无敌最俊朗幼稚的小孩子作风,吴雪峰就是觉得不服气。


  像是听到了他怎么想的一样,无敌最俊朗又发来了消息。


 无敌最俊朗:没事,你输给我很正常,你的技术很好了。

  无敌最俊朗:不过你可得记住了,你欠我一个要求。

  无敌最俊朗:你要是真不服,就再打一场吧。


  屏幕前的吴雪峰几乎快要摔了水杯,他恶狠狠的盯着屏幕,眼神绕着最后那一句怎么看怎么像:不服solo的话徘徊。


 小学生!


  吴雪峰在心里怒骂。

  2.


  

  再过了几天,吴雪峰就被迫换服了,换到了一个鬼服里,因着叶修的要求。

  之前吴雪峰还再想,这叶修会不会是传说中的热服第一,结果一到这鬼服一看,吴雪峰真的无语了。这个服里,那个无敌最俊朗用的是个战斗法师,是他的大号,名叫一叶之秋,但装备也好不到哪去。

  吴雪峰还知道了,这个一叶之秋不是初中生,更不是小学生,而是快要成年的高二生,真名叫叶修。

  鬼服不愧是鬼服,也就零零散散的几个公会,平时方圆十里不见人影。

  吴雪峰就忍不住问了问叶修,把他拉到这儿来干啥。

  谁知道叶修理直气壮的说:

  我想组个战队啊!

  跟着叶修的,一个ID叫秋木苏,真名叫苏沐秋的神枪手技术也非常好,他附议着用人物做了一个点头的动作,然后朝吴雪峰微笑:

  我以后就是队长了,还请多担待着哎。

  一听这话,吴雪峰又要被气笑了,先不说荣耀的战斗系统还没成熟,这种分服制网游要往电竞发展也不太可能,组战队这种事,是玩着玩着就能办的事吗。

  还不等他发表自己的意见,叶修和苏沐秋吵了起来。

  叶修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然后说到:“先别说别的,队长应该是技术好的来吧,我赢你可是比你赢我多,怎么你就成队长了呢。”

  “...我比较成熟,智商也比你高,当然是我队长。”

  “你得了吧你!你上次月考考的又没我高”

  “考试能说明一切吗?!你已经被应试教育同化了!!!”

  还是两个高中生。

  吴雪峰眼前一黑。

  别说是战队了,吴雪峰感觉自己就快要完了。

  战队还是没谈拢,三个人首先建了个公会。

  过了一段时间,吴雪峰才发现这个鬼服的奇妙之处,一共就三十几个公会,几百不到的人,排行榜的前几个人,他却一个都打不过。

  从no.1直掉到第三名往后,说这心理落差不大都是假的。

  除却苏沐秋和叶修,之后就是一个叫大漠孤烟的拳法家,吴雪峰第一次知道他是热服全服第一的小号时还震惊了好久,这个大漠孤烟好像和他一样,是被叶修挖过来的,自己又独立弄了个公会,搞的叶修满腹抱怨。

  “你别看老韩一脸正经的,其实可小心眼了,我把他打败了,他技不如人还不服气,不愿意跟我组战队,你说多气人不!”

  吴雪峰心想,你那鬼话人家不信很正常。

  心里是那么想的,吴雪峰手上还是打出了一句安慰的话语。

  “没关系。”叶修说“我一个人就可以吊打他,咱三个要组个战队绝对比他的战队强!”

  叶修这话说得太真了,搞得吴雪峰心里都没底,他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你真那么想建战队?”

  “那可不是,我从来不开玩笑。”

  可你现在这想法就挺像开玩笑的啊,意识到叶修的语气坚定,吴雪峰硬是把话咽了进去,只给叶修发了句呵呵。


  

  没想到的是,叶修的梦想真的快要实现了,连给他当老板的都来了。

  吴雪峰接到陶轩的电话时,差点连喉结都咽下去。

  吴雪峰想,叶修还挺有能耐,连怎么个战斗制度都不知道就先弄了金主来。

  听完这位老板的长篇大论畅谈人生理想,悄声问了句:“老板,你是干啥的啊?”

  陶轩乐呵呵的回答:“我是干网吧的!”

  行了,还真是草根战队。

  吴雪峰心里觉得很好笑,却又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然后就是一种蠢蠢欲动。

  吓得他赶紧喝了口水,压了下去。


  

  某天的一个晚上,吴雪峰接到叶修的一个电话,差点就把几天前喝的那口水吐出来。

  对话内容很简单,叶修语气轻松道:

  “雪峰哥,你来上海吧!”

  吴雪峰很诧异:“我去上海做什么?”

  “来见个面啊!”对方顿了顿“顺便打个比赛......”

  吴雪峰深沉的思考了三秒钟,挂了电话。


  但最后,他还是去了。

  地点定在ktv,吴雪峰推门进去时,十几个人像开派对一样,但没有一个人上去唱歌。挺明显的,一堆大学生模样的人中掺杂了两个看上去就是高中生的男生,一个长得俊秀,另一个捧着一杯水在那边笑,白皙的皮肤都涨红了。

  他一推房门,视线就集中了过来,那个笑个不停的高中生冲他招手喊道:“雪峰哥!过来过来!”吴雪峰倒是想很自然的过去打个招呼,只是叶修左右两边都坐着人,他只能拘束的走过去,客气的问道:“我是气冲云水,吴雪峰......你就是小队长?你旁边这位是?”

  叶修道:“我右边的就是秋木苏,苏沐秋,我们俩住一起,我左边的这个就是大漠孤烟,叫韩文清,你看,长得凶不凶?是不是一副钱包脸?”

  说着,叶修还冲着左边眼神凶恶的人挤眉弄眼,吴雪峰提心吊胆的看着,生怕叶修被打了。

  叶修倒是真跟游戏中一模一样,说的话又不靠谱又气人。

  坐在叶修左边的韩文清,脸是越来越黑了,却还是强忍着应了一声,起身给吴雪峰让了个座位。

  吴雪峰被夹在韩文清和叶修的中间,一时间有些尴尬,不自在的说道:“大漠孤烟啊,久仰久仰,你真人长得和游戏中还是挺像的。”

  一听这话,叶修又开始笑个不停,边笑边说:“你知道吗、这还不是最绝的,最绝的是大漠孤烟的脸是随机的!”一旁的苏沐秋捏了捏叶修笑成一团的脸,嫌弃道:“真丢人!”

  吴雪峰却是觉得真尴尬,他捏了捏鼻子,又问道:“大漠孤烟是哪个大学的啊?”

  韩文清黑着脸,沉默了半晌:“我是高中生。”

  吴雪峰赶紧捂住了叶修的嘴,不让他笑。

  坐在对面插着果盘的人却扬了扬下巴:“没想到大漠孤烟看着挺成熟,只是个高中生啊,那这么说来,我们这一桌子,大学生都不如高中生厉害,果然年轻就是好啊。”

  叶修拿开吴雪峰的手,半张脸埋在吴雪峰的手臂里,闷闷的问道:“你是谁啊?”

  对面的人一笑:“冬虫夏草,方士谦。”

  叶修哦哦的应下了,白嫩的脸上扯出一个笑容,看上去挺礼貌,一开口快要气死吴雪峰了

 “你技术很好啊!可惜是个牧师!没啥用!”

  “你不能那么说,暴力奶还是可以考虑一带的。”苏沐秋也是一本正经的,说出来的话却也不讨喜。方士谦只是不在意的笑一笑,叉起一块苹果放进嘴里。


  余下几人都互相介绍了一下,吴雪峰也偶然见过这几个人的游戏ID,但是技术只能算是一般的好,一看就是拉过来凑数的。

  出乎他意料的是,他们的金主,陶轩,看着还是个24、25的小青年,在沙发上边切水果,边嘿嘿的笑着,看着就一脸憨厚的样子。

  “怎么打比赛?”韩文清发话了,思绪游离着的吴雪峰被吓了一跳,然后下意识的看向身旁的叶修。

  叶修抬头数了一下人数,方士谦一看,急忙道:“哎哎哎!我过来凑个数看热闹的,就我这技术,以后当然要自己组个战队。”

  “正好我们也不要牧师。”叶修说着,转头看向苏沐秋:“哎,正好12个人,每队六个人,就这么打呗。”“也成。”苏沐秋点点头,眼神坚定:“我一定能担任好队长这份职务的!”叶修冲他翻了个白眼,又是开始嚷嚷着我是队长之类的。

  韩文清一看这玩笑的样子,神色阴沉,方士谦却还笑着打着哈哈。

  KTV包厢里的空气逐渐升温,年龄不同的一群人热络的讨论着,也有什么东西在他们其中若隐若现。

  叶修笑到喘不过来气的时候,拽了拽吴雪峰的袖子,询问道:“感觉还不错吧?”

  吴雪峰看他,满是红晕的脸上,一双清澈又坚定的双眼闪闪发光,叶修的笑容青涩,像是初夏夜晚的蝉鸣,沉静中有什么蠢蠢欲动。吴雪峰突然觉着,一直以来很可笑的事情,好像也不怎么可笑了。

  是很不错。

  吴雪峰说:

  “很不靠谱。”


3.


 传说中的比赛如期进行了,过程非常的糟糕。

  叶修和苏沐秋还有吴雪峰是经常配合,其他那几个技术还不错的人就配合的一塌糊涂,对面还要更惨一点,几乎是大漠孤烟一个人撑起来的。

  比起团体赛,更像是单人赛。

  即使如此,吴雪峰还是觉得打得很畅快。

  战场上的叶修也与平时不同。

  这一次,比平时进竞技场还要更认真。

  叶修的手很漂亮,修长又细嫩,骨架不算小,却给人一种纤细的错觉。也只有真正见识过了,才能明白这双手有多大的爆发力。像是真的在征战一样,他嘴边挂着一抹笑容,全身心的投入游戏中。

  他很开心。

  初夏的夜晚,叶修身着清凉的短袖,头上还是出汗了,肩膀上的汗迹一道道分布,浸湿了白色的棉布。因为已经很晚了,网吧只有几盏灯光还亮着。晦暗的空间里,屏幕发出的光辉洒在叶修的脸上,使他被汗水模糊的脸也变得清晰起来。

  吴雪峰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只是一味地去配合叶修。

  这个少年太尖锐了,像一柄利剑,在神枪手射出的子弹中穿梭,弹药像是天然的屏障,旁人根本无法伤害到他,等打算逃跑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气功师控制住了。

  这场比赛到最后,只有拳法家一直坚挺着,在一串紧密的操作中,被击倒,死亡。

  场上只剩下一叶之秋和气冲云水,一叶之秋这一身装备混搭的的确不好看,但也没有无敌最俊朗的那一股子东北味那么招人嫌。

  屏幕前的叶修嘿嘿的笑了几声,打破了寂静。

  抢在吴雪峰前面,苏沐秋打了一下叶修的肩膀,调笑道:“你发挥得还不错啊!” 

  “哎。”叶修故作深沉的摇摇头“关键是对面除了老韩之外没一个能打的。”

  “你还要脸了你?”

  “没活到最后的人没资格那么说我!”苏沐秋不说话了,叶修看着对面的韩文清,扯出来一个笑容:“老韩打得不错啊!”

  “滚!”

  吴雪峰看着韩文清的黑脸一哆嗦,说着要买饮料,就带着叶修出去了。



  街上的路灯都没几盏亮着的,叶修步伐散漫的跟在吴雪峰身旁,脊背倒是直挺着,看上去是曾经受过良好的教育的那种。

“雪峰哥。”吴雪峰听见叶修语气软糯的叫他。

  他看向叶修,与那双璀璨的眸子对视。

  叶修问道:“以后还一起打比赛吗?”

  样子乖巧,语气迟疑。

  吴雪峰觉得自己是疯了,才想陪着这小屁孩瞎折腾。

  可他是真的疯了,也是真的想。

  于是,吴雪峰说好。

  说,我以后给你当副队。

  叶修像是要到了糖果的小孩,表情还故作淡定,仿佛他一开始就知道吴雪峰会答应。

  只脸上的笑容,和轻快了许多的步伐,却也是没法遮了。


  吴雪峰想,

  年轻嘛,谁还没个可笑的梦想。


  

3.

  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梦想只是一场梦。

  等吴雪峰接到通知,赶到医院的时候,叶修正坐在白色的长椅上,两只腿蜷缩起来,也放到了椅子上,他侧头看向吴雪峰,脊背还是那么挺直。

  吴雪峰却觉得,他快要被压垮了。

  瘦弱的肩膀上就像是有一座山压在上面,叶修侧头看向他,眼神没有聚焦。

  叶修像是带了呼吸机的病人,给人以窒息的感觉。

  他的心脏也变得疼痛起来,被人像是拧毛巾一样攥着,挤出来的血全都是心疼和怜爱。


  吴雪峰冲上去抱住叶修,一直到急救室的红光灭掉。

  苏沐秋是孤儿,除了一个跟着他长大的妹妹之外,唯一的亲人就是离家出走的叶修。

  所以,等那个漂亮的小女孩趴在苏沐秋床前痛哭时,叶修也只能紧紧抱住吴雪峰。

  吴雪峰说:“哭吧。”

  他摸着叶修的黑发,这个比他小了四岁的少年红了鼻子,最终还是没有哭出来。


  人生真的很神奇,也许某个时间,因为某一件事,某一个人的消失来的这样快,你甚至没有警惕的时间,也没有做准备的可能性。

  苏沐秋也是,叶修也是。


 苏沐秋死后,叶修就好像一直被什么压着,却从来没被压垮过。

  最终还是垮了。


  吴雪峰伸手摸了摸叶修僵硬的脸。

  这可能是他见叶修的最后一面了,以后再见可能就是在太平间,或是在坟墓前。

  可他什么都还没有准备好,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通知苏沐橙,该怎么找到叶修的父母亲人。

  在他的计划中,他会陪着叶修走过余生,就算不以他想要的身份,也是足够了。

  没想到这余生那么短。

  吴雪峰的手与叶修的面颊紧贴,他没有感受到任何呼吸的热气,入手只是一片冰凉。医生推门而入,看到这一幕,摇摇头问道:“你真打算把他的尸体带走?”吴雪峰点点头,声音嘶哑的回答道:“他...是离家出走...我也不知道他的家人是谁...我打算自己安葬他。”

  “这样吧,明天你再把他带走...一定要在三天之内下葬。”

  吴雪峰应了一声,他握着叶修的手,像是在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切来得太快了,也许到第二天的早上,就能发现只是一场梦而已。

  身心疲惫促使吴雪峰依靠着叶修的手臂,陷入了沉睡。



  叶修醒的时候,胸口的疼痛和窒息感已经消失了。

  他动了动手臂,才发现吴雪峰上半身趴在自己身侧的胳膊上,像是睡着了。

  “雪峰...哥?”

  叶修僵硬着声音叫了一声。

  从浅眠苏醒的吴雪峰,缓缓起身。

  看着已经眨着眼睛望着他的叶修,瞪大了眼睛。

————————————————————————————————

最后再废话几句。

咸鱼了半年我回来了因为没有人想我所以也不太担心。

还是很感谢大家的喜欢啊。

中途想过放弃,但是吧、

果然我还是喜欢写这种苏老叶的东西

果然我还是还是爱着全职的。

会一直喜欢的x

评论 ( 11 )
热度 ( 169 )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