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伍白,杂食,吃任何叶修相关cp。其他基本都不接受,这个号只发all叶。
纯食可以取关了。
喻黄和韩张是雷点,你可以爱,但是不能逼着别人也喜欢。
我爱的人叫叶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没有文笔,脑洞很大,不是一个勤劳的人,能撑下来写到现在,全凭着对叶修的爱和爱我的人的支持。只要你们一天在,我就一天不会弃号。
在此,对所有看我的文,并且喜欢我的文的人,致谢。

我爱您。

【all叶】死前七日,万分警惕[5]

我更新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好了没话说了,这个过度章节,全是ooc,没啥意思。

文笔渣!!!!!!苏!!!!傻白甜正剧向!!!!!

就是埋了点你们看不出来的伏笔。

好了我之后要写谈恋爱和修罗场了,yeah!

前文走→4

———————————————————————————————

  王杰希是个正经的中医,他的微草堂在B市一带算是有名的中药馆,客户来的自然是不少,特别是这两天是个小长假,从外地慕名而来的人多了很多,一时间竟腾不出手去照看叶修,只能把叶修一个人留在家里。

  早在叶修入住他家时,吴雪峰就跟他说过,千万别让叶修一个人待着。说是那么说了,王杰希也没太把吴雪峰所谓的告诫放在心上,先不说别的,叶修是挺不靠谱,但毕竟也是个成年人,照顾自己至少是可以吧?

  就算叶修真的生活不能自理,不是还有吴雪峰呢?

  送走了一批客人,高英杰踩着脚架去抽高处的药盒子,王杰希一边吩咐着一边在羊皮纸上清晰的写下药方。“英杰,苍术。”王杰希说着,加快了手中的动作,马上就要正午了,如果不早点办完工回去,叶修怕是又要泡个泡面应付掉午餐了。高英杰应了,从药柜的最上方拉出苍术的盒子,却发现里面的苍术只剩了薄薄的一层箱底,于是转头询问道:“老师,好像只剩一点儿了。”

  王杰希皱了皱眉,开的这几张方子恰巧都是要苍术入药的,不去弄点儿来是肯定不行的。这苍术要买也很容易,偏偏王杰希没有这个习惯,他自己在山中就有一片药园,常用的几味药材都是从自己的药园子里挖,再就是去山上找。

  现在要是去挖又不太现实,他还得回去给叶修做饭。

  电话声响起,打断了王杰希的沉思,他低头一看,一个大大的数字映入眼帘。

  110?王杰希愣住了,心中不好的预感几乎要破胸而出。他沉默了几秒,立刻滑了接听键。

  “喂?”

  “喂,您好,你是叶修的家属吗?叶修出了车祸,现在正在急救,希望你能尽快赶来B市人民医院。”

  高英杰正准备从脚架上下来,却感受到脚底下的架子一阵摇晃,就快要将他摇下去了。高英杰稳了稳心神,低下头看因为猛地站起来而蹭到架子的王杰希,困惑的问道:“老师?怎么了吗?”王杰希没有回答他,只是从抽屉中拿出车钥匙,匆匆忙忙的将手机放入口袋,期间还差点因为双手的颤抖打翻茶壶。

  “我有点事,你走的时候锁门就行。”

  王杰希语速极快,他几乎是步伐凌乱的跑出了微草堂,自当了王杰希的徒弟开始,高英杰还没见过他那么紧张、慌乱无措。

  厅内被王杰希衣摆扫到的纸张散落一地,桌子上的茶杯原地转了几圈才稳下来,拉出来的抽屉也没有按回去,因为是被一气拉到头,慢慢的就连着里面的东西一起滑了出来。高英杰看着一室的狼藉喃喃自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啊......” 

  又想起来老师要他锁上门的嘱咐,高英杰欲哭无泪。

  “老师我没有钥匙啊......”

  

  王杰希一踏进医院,鼻腔里就充斥了消毒水的味道。他是中医,以前就很少进医院,工作之后更是从来没有进过。王杰希本人对于西医是不存在什么偏见的,但他确确实实很讨厌医院,很讨厌这浓厚的消毒水味道。

  大概是这种味道总伴随着生命的消失,才使人身心不悦。

  吴雪峰坐在急救室前的长椅上,两手的手肘撑在分开的大腿上,下巴则放在手指的交叉处,他看上去很冷静,只是冷汗伴随着颤动不断从他的额前滑落。

  王杰希知道,吴雪峰要崩溃了。

  王杰希的皮鞋踏在医院冰冷的地面上,在静默的气氛中发出清晰响声,但吴雪峰甚至没有抬头看王杰希一眼,他似乎陷入了什么扭曲的漩涡中,整个人的气氛与医院格格不入。

  王杰希开口:“叶修呢?”

  清冷的声音回荡在医院的走廊里面,吴雪峰没有回答,看着坐在长椅上明显有些崩溃的吴雪峰,王杰希皱了皱眉头:“你冷静一下,我知道事情发生的很突然,谁都接受不了。”

  坐在长椅上的人一瞬间冻结在椅子上,随后吴雪峰像是强忍着笑意一般抖动身躯,他抬头看向王杰希,双眼中满是悲哀和绝望,像是被逼到了什么极端一样。

  “意外?”吴雪峰嘶哑着嗓音“我一点都不意外,这一天总会来的,我知道...早在很久之前就该来了。”

  王杰希猛地看向吴雪峰,瞪大了眼睛,将对方带着嘲讽意味的神情收入眼底。

  “你这话什么意思?”王杰希强忍怒意,询问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从叶修以那么可笑的理由来找他的时候,他就察觉到这两个人隐瞒着什么了,被人一直欺瞒的滋味不好受,但更不好受的是,叶修压根没有完全信任他。

  王杰希咬了一下舌尖,苦涩的味道弥漫口腔。

  不等吴雪峰回答什么,尴尬的气氛被一阵脚步声打破,一个身着白大褂的男子拐进了走廊,踏进了吴雪峰和王杰希中间。“医院里面不要大声说话。”那人低头打开手中的文件夹“你们哪位是叶修的家属?”

  吴雪峰和王杰希对视了一眼,吴雪峰率先开口了

  他苦笑着道:“我们谁都不是。”

  王杰希上下打量身前挂着医生牌的人,沉着声问道:“你没法联系上他的家属吗?”

  吴雪峰说:“叶修是离家出走的,我跟他认识了快十年了,他从来没和我说过他家里人的事。”

  说完,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又捂住脸,肩膀更是低了下去,断断续续发出的声音也不知道是笑声还是哭声。

  医院里一时间静寂了,只余着吴雪峰琐碎的声音。

  身穿白大褂的人抬起头,脸上的神情有些严肃:“没有家属,如果病人有什么不测...之后的事情可会很麻烦。”

  王杰希心沉了沉,他抬头看向医生,刚想说什么,神色就变得诧异。

  “喻文州?”王杰希问道。

  医生愣了愣,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是...王杰希?”仔细辨认王杰希的容貌后,喻文州迟疑的说出,随后他又看向吴雪峰,试探性的问道:“你是?”

  吴雪峰缓缓的答道:“气冲云水,吴雪峰。”

  喻文州手中的笔滑落到地上,他睁大瞳孔,声音不受控制的大了一些。

  “那在里面急救的?是君莫笑?是叶修?”

  吴雪峰嗯了一声。

  “我还以为是重名。”喻文州喃喃自语道:“前辈怎么会突然就...”

  这未免也太过巧合,本来以为是个重名的人而已,没想到真的是本人,喻文州的心脏瞬间就像是被什么刺痛到了,他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缓缓的蹲下把笔捡了起来。

  “我也不清楚。”届时,王杰希走到喻文州面前,与他对视:“谁撞了叶修?”

  喻文州无奈的说:“我听警察说......好像是他自己站在马路中央突然不动了,才被没及时刹车的司机给撞了。”

  王杰希正准备说什么,吴雪峰突然站了起来,他拍打拍打身上的灰尘,眼神黯淡无光的看向两个人:“我打算把他带回杭州。”

  王杰希的嘴角下撇,他问道:“你要带他去哪儿?”

  “你这都想不通?”吴雪峰嗤笑一声“我要带他去南山公墓。”

  “你疯了吗?他还没死。”王杰希放在身侧的双手握紧,如果他是一个性格冲动的人,这个时候大概就一拳搓上去了。喻文州也不赞同的皱了皱眉“叶修前辈抢救成功的希望还是很大的,我们现在需要干的应该是找到他的直系亲属,而不是开始商量后事吧?”

  “不可能的,他不可能活下来的。”

  吴雪峰说着,声音变得干涩。

  “小队长要走了...他已经多要了很多时间了...”

  吴雪峰是真的疯了。

  只有真正经历过死亡的人,才会害怕死亡的降临,同样,吴雪峰经历过重要的人的逝去,才会如此害怕这天的到来,这种感觉就像是砧板上待宰的鱼,你不知道这致命的一刀何时会来,但它的确是存在着,等待着某一个瞬间,猛地就湮没一切。

  并且,这种迎接悲哀的痛感,越是体会过的人,越是清晰。

  极其负面的情绪一直藏于吴雪峰的心中,他不说出来,只是因为他知道,叶修比他更难过。

  叶修的每一天,都是与死神擦肩而过。

  一想到这,吴雪峰就像是嗓子中卡了鱼刺一般,呜咽着说不出话。

  他的小队长,到底做错了什么?

  喻文州敏感的察觉到吴雪峰的不对劲,他迟疑的问道:“叶修前辈之前发生了什么?”

  吴雪峰只说:“他的时间是偷来的。”

  随后,三个人就都没再说话了。

  映照在地上的红色灯光忽的转变为绿色,原本紧闭着的急救室大门打开来,带着口罩的医生将口罩摘下,缓缓地扫过了神情紧张的三个人。

  “病人抢救成功了,但是非常虚弱,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病人的家属是哪一位?”

  叶修睁开眼时,看到了熟悉的纯白色天花板,他脑中一片茫然,脸上却不自禁的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叶修动了动像是被钢板支撑着的脑袋,转头看向低着头削苹果的王杰希。

  王杰希的刘海稍微长了,一看就是有一段时间没有理过头发了,他身上穿着便服,手中的动作十分的熟练,熟练到他走着神也能快速的削好一个苹果。

  叶修想试着跟他说说话,却发了几次声才把话说出口:“大眼儿,给我削苹果啊?你怎么那么好?”说完,他就咳嗽了几声,嗓子明显的不适应。

  叶修意识到自己应该是睡了相当久了,久到连简单的讲话也变得困难。

  王杰希听到叶修的声音,下意识的抖了一下,手中的刀子在手指上划出一个浅浅的口子,他却毫不在意。“你醒了?”他站起来,前倾身子查看叶修的情况,没有受伤的手摸上叶修的脸,把叶修摸得直起鸡皮疙瘩。  

  王杰希挂着鲜红的左手引起了叶修的注意,他勉强撑着嗓子开口:“咳,你手出血了。”

  王杰希这才注意到左手的刺痛感,他随意的抽了一张纸巾裹住伤口,一边给叶修裹被子,一边嘱咐道:“你先别说话,也别乱动,我去找医生。”

  叶修应了一声,就那么看着王杰希走出门。

  他往空无一人的门口望了许久,又转头看向了天花板。

  他抬了抬手,被自己手上扎满的针管刺到了眼睛。这双漂亮又修长的手曾经每一寸骨头上都覆着一层不多不少的肉,整体又十分的匀称,不胖也不瘦,指节与手掌连接处的指骨都圆润的不可思议。如今却已是不用摸就能看到每根骨头的位置,上面布满了未闭合的针孔,白色的医用胶布东缠西缠的绕了许多圈,病态到让叶修打寒颤。

  这样的场景,叶修却不是第一次看了。

  也许别人会觉得这是死里逃生,但叶修明白,这是惩罚和折磨。

  王杰希推门进来时,就看见叶修平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自己抬起来的手,沉默不语。

  这好像又让他回到了失去叶修的那几个小时,苦涩的味道比他熬过的所有重要都要重,将他的心脏侵蚀,不留一点完好的地方。

  王杰希轻轻坐到叶修身旁的椅子上,语气平淡:“我告诉你不要乱动。”

  “嗯。”叶修缓缓把手放下,随即嬉皮笑脸的看着王杰希“我这僵了好久了,你总得让你动弹动弹吧?”

  “医生一会儿就来了......”王杰希说,他切下苹果的一小部分,塞到叶修的嘴里。

  叶修勉强咀嚼了几下,想咽下去却很难了,于是他抬头看向王杰希,示意他把垃圾桶拿上来。

  王杰希似乎领会了他的意思,自然而然的把手递到了叶修嘴边。

  叶修下意识的吐在了王杰希的手上,看着王杰希像是并未察觉有何不对一样,动作顺畅的把叶修吐出的苹果泥扔入垃圾桶中。

  “咳,你不觉得恶心吗?”叶修身体前倾,有些尴尬的问道。

  王杰希拿着一张餐纸擦拭手心,听到叶修的问题,带着疑问语气的嗯了一声。

  “我不觉得恶心。”王杰希眉眼淡然,仿佛他和叶修做那么亲密的事情是理所应当的。

  为了缓解自己的一丝尴尬,叶修调侃道:“哟老王,没看出来那么在意我啊。”

  王杰希与叶修对视,他看着叶修有些干燥的头发杂乱的贴在脸侧,眉眼之间余存着疲惫,皮肤也白到了病态的程度。叶修的双眼眼角下垂,因为还没有完全精神起来,眼睛是半阖着的,露出的瞳孔中也透着厚重的无力感。

  叶修在苟延残喘。

  他像是斗败的雄狮。

  王杰希想。

  于是,他握住叶修的手,受伤的那根手指紧紧摩挲着叶修的手心。

  “我很在意你。”王杰希说。

  叶修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模样,也仅仅看到了自己的模样。

  王杰希的手劲很大,使他根本无法抽离自己的手,他只能硬生生的看着王杰希缓缓低下了头,在他仅剩的一点完好的皮肤上落下一吻。

  这个吻过于轻柔了,轻柔又清晰,叶修甚至能感受到王杰希的嘴唇在微微的颤抖。

  王杰希如同在倾诉自己的一生,他将一切赌在了这个吻上,因此想要拘谨,却又因为无法按捺自己的心情而奔放。

  叶修在沉默中叹了口气。他想起那个醉酒的夜晚,王杰希含含糊糊在他耳边说出的话。

  他始终没想到,在他逃避了那么久后,这份感情终究还是落到了他的身上。

  于是,他没有动,任着王杰希亲昵的动作。

  王杰希抬眸看他,他虽然是做着让他都惧怕的动作,内心却沉稳又坚定,正如他这个人一样。

  直视着叶修的目光,王杰希开口:

 “叶修,我很在意你。”

  “我想知道你的一切,我不想被你隐瞒。”

  回视王杰希的视线,

  叶修说:“好。”

———————————————————————————

评论 ( 9 )
热度 ( 96 )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