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伍白,杂食,吃任何叶修相关cp。其他基本都不接受,这个号只发all叶。
纯食可以取关了。
喻黄和韩张是雷点,你可以爱,但是不能逼着别人也喜欢。
我爱的人叫叶修,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没有文笔,脑洞很大,不是一个勤劳的人,能撑下来写到现在,全凭着对叶修的爱和爱我的人的支持。只要你们一天在,我就一天不会弃号。
在此,对所有看我的文,并且喜欢我的文的人,致谢。

我爱您。

【all叶向/叶修中心向】论由一个黑子到黑粉的心路历程「上」

叶修生贺,更了,不容易

今天晚上大概会有一发韩叶,这个看我心情了。

警告:OOC!!!!!非常OOC

           第一人称,有私设人物!!

           叶修苏苏苏苏苏苏苏

          bug多

          关于私设人物是黄粉这一点,完全没有任何针对的意思!就是随便定了个粉籍给她。

         不喜请屏蔽!谢谢!屏蔽作者,减少撕逼,关爱你我他

————————————————————————————————


  我叫夜潶,一个平淡无奇的宅女,以我女子高中生的身份,若是出生在日本,怕是要干一番大事的,但在中国,也只能做个喜欢补补番看看网文的正常人类了。

  就在今天,身为普通人类的我,遭遇了一个普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遭遇的事。

  一个正常的周六早晨,只不过今天我起床时,发现房间里明显多了点儿东西——一个脸微微虚胖,皮肤略显苍白的男子坐在电脑桌前看着我发呆。  

  我受到了惊吓,相信正常女高中生都会和我一个反应的,但是大多数人都不会像我一样沉着冷静的从床头拔下手机拨打110,可惜的是那男子还算眼疾手快,在电话拨通之前按住了我。

  “哎哎,姑娘冷静,咱俩先谈一谈。”

  我觉得我已经十分冷静了,如果我不冷静此刻就应该大叫出声,或者是干脆跑出去找人来收拾他了。

  显然坐在我对面的人没有这个自觉,他对我露出一个笑容。

  我沉声道:“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冲我眨眨眼“我之前是在打比赛,只是这一觉醒来就莫名其妙的就到这个地方来了。”

  这傻逼话谁会信,面前这个人分明就是在仗着自己长得好看瞎瘠薄乱扯。

  等等——我猛地抬起头,看向对面。

  青年面容是清秀的,即使没有好好保养也能看出来的好底子,吸引人目光的是他那双手,完美到人无话可说。

  完蛋了,这个人长得有点眼熟。

  “打比赛?什么比赛?”

  “这你都不知道?”青年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皱巴巴的烟盒,修长的手指在上面‘哒哒’的敲了俩下,又把烟盒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

  他眯着眼睛看向我:“荣耀你总知道吧?”

  荣耀,我当然知道。

  身为一个混遍数个小说网,阅文无数的宅女,我最爱的作品叫《全职高手》,一本围绕一个游戏展开的书——荣耀便是那个贯穿整本书的游戏。

  当然,现实中是没有荣耀的,其游戏的原型其实是DNF...这些有关于书的详细资料我相信只要是把《全职高手》看完的人都是有所了解的。

  作为一位资深书迷,我是对这本书的所有几乎都了解,除了它的主角。

  也就是叶修。

  在此再重新做一下自我介绍。

  我叫夜潶,是一个叶黑,也就是叶修的黑子。

  一开始我看完全书时,对于叶修是无感的,也没有想过去深入了解,再往后,因为种种原因,我变成了一个黑子。

  这其中的种种原因究竟是些什么,写出来就太过冗长了,干脆跳过。

  “然后呢,你想表达什么?”

  那人听到我的提问,龇牙咧嘴的笑了笑:“我是职业选手,就是打的荣耀联赛。”

  这可能是2017最佳笑话吧。

  我的手又回到了手机上,打算打电话给精神病医院,叫人把这个傻逼抬走。

  “不知道你来我家的目的是什么,但开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请你赶紧走吧。”

  青年连忙说道:“哎你等等,先别冲动,我是有证明的。”

  证明,什么证明,这个人还能掏出个账号卡给我看吗?

  “你看,这是我的账号卡,君莫笑,你总听过吧?”修长的手指把账号卡递到我面前,我瞬间就分辨出来了——这不是官周。

  虽然不是官周,但是做的是比官周精细多了,但这也是常有的事情,不算是很稀奇的。

  “你这个不错啊,哪家店买的?”

  那人被我问的有些无奈:“我是认真的啊,我还有身份证,你要看吗?”

  我说,有本事你就拿来吧。

  只是没想到,他真的拿过来了。


  并且身份证上印着大大的两个字:叶修。

  

  我,夜潶,一个过着正常人生活的叶黑,今天,我黑的对象——叶修,他从书中跑出来找我了。

  真他妈扯淡。

  可事实就是,现实不仅比小说扯淡,还比小说操蛋,就比如说,我整本书最讨厌的人跨越时空来到我身边,我竟然没办法对他做些什么违法的事情。

  结果就是现在那个人像是在自己家一样坐在餐桌前吃我的早餐。

  就是很气啊!

  “怎么了?”他冲我眨眨眼睛,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不吃东西。”

  “关你什么事?”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叶修的神情有几分尴尬,大概是想不通我对他的态度怎么转变的那么快。

  “好吧”他说:“你借我电话用一下吧?我给我朋友打个电话,让他来接我。”

  我正打算应了,准备把手机掏出来给他时,动作一顿。

  那些手机号能打通吗?

  毕竟那可是另一个世界的手机号啊。

  那么想着,我抬头望向叶修。黑色的碎发紧贴在他脸侧,打理的不算干净,但也不是特别邋遢,长相与某些叶黑描述的又胖又丑完全不一样,叶修黑曜石般的眸子与我对视,我张了张嘴,半天没发出声来。

  “你打吧...”我的声音格外干涩,叶修多看了我两眼,也是没有在意。

  “你打算打给谁?苏沐橙?”

  “嗯,你知道?你也看我的比赛?”

  叶修一边划开手机屏幕翻找着,一边应答。

  “算是吧......”

  叶修的动作突然停下,他一只手摸上下巴,像是在思考什么。

  随后,他表情尴尬的看向我:“我好像,把电话号码给忘掉了。”

  我很想质问他是不是傻,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并不是他的错。

  叶修伸了个懒腰,把手机递给我:“没办法了,这下只能去警察局了。”

  “等等!”我突然叫出声,硬生生的把正准备起身的叶修吓得坐回到椅子上。叶修捏了捏自己的腰,问道:“又怎么了?”

  穿越听上去是件幸运的事情,事实上也是一件不幸的事情,一旦到了另一个世界,就会与自己的家人、朋友、所熟悉的地方道别,也可能永远没有办法回去了。

  叶修在众多穿越者中显得尤为可怜,因为他不仅是不明不白的穿越了,还穿越到了他的黑子家里。

  不幸中的万幸是,我是众多黑子中特别理智的那个,在网络上刺几句叶修叶粉虽是常事,如果真要我把那么一个大活人丢着不管的话,我还是做不到的。

  而且如果能把他留下的话,感觉对我的黑叶事业也会非常的有帮助......

  但作为一个普通的女高中生,要管这种事该具体怎么做,恐怕上知乎查也得不到什么帮助。

  我想,如果直接说你现在已经不在你的那个世界了,估计是说出来叶修不会信,虚空双鬼都不会信,还不如瞒着他,能瞒多久是多久吧。

  想着,我清了清嗓子开口:“你今天能在这待一天吗,我有些事想问你,明天我再带你去警察局好不好。”

  我尽量柔和的问他,要知道,和讨厌的人共处一室够让人痛苦的,我能说出这样的话,真是很勇气可嘉。

  “别吧...我队友可能还等着我呢。”

  叶修显然不领情,犹犹豫豫不情不愿的声音传到我耳里,我恶狠狠的瞪他一眼。

  “你不明不白的出现在我家里,现在又想说走就走,万一你干了什么坏事怎么办,等我父母明天回来了我再让你走,你今天哪都别想去!”

  “额...我要是想对你干什么坏事,还要等到现在吗?”

  他上下扫视我,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掉了,举起了板凳就想往他身上砸。

  “哎等等,我留,我留还不行吗...你想问什么?赶紧问吧。”

  我认真思考了许久,决定不一开始就提一些很劲爆的问题。

  于是问道:“你和黄少天很熟吗?”

  叶修点点头:“很熟啊,怎么?你是他的粉丝?”

  “算是吧...你能给我讲讲他的事情吗?”

  这种相当于绝密的消息不打听白不打听,反正估计除了自己,这个世界上也不会第二个人知道了。

  我振奋精神,目光烁烁的看着叶修。

  “少天啊...他挺好的,就是有点烦。”说完,叶修哼笑几声:“我倒是真的没想过他会有女粉丝啊。”

  “最不应该有女粉的就是你了好吗!?”我觉得自己有点失策,明明知道叶修这个人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还要问他这种事。

  “你生什么气啊。”他还是笑着:“少天真的挺好的,女粉丝少也是真的,他之前还有把女粉丝聊哭着的历史,人家小女孩的妆花了,想要回去补妆来着,硬是被他拉着聊了很长时间,摄像头一直拍个不停,惹得小姑娘泪一滴一滴的流出来了,就这个事我可是笑了他很久。”

  听上去也像是黄少天能做出来的事,我一股子气憋在肚子里,死活发不出来,也是很难受。

  等着吧,明天我要把我的小伙伴叫来,把你黑到退圈你知道吗。

  叶修显然是陷入了回忆中,丝毫没注意到我狰狞的表情,他嘴角带着一抹微笑,眉眼似乎也柔和了许多,也能说是看上去还算顺眼了,在我的注视下,他继续讲道:“后来,黄少天还亲自去给那个小姑娘道歉了...可惜人家已经脱粉了。”  

  “这事给黄少天的打击真是不小,当天晚上他就拉着我去撸串,硬生生的喝下了两三罐啤酒,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喊,那姑娘本来就长得好看,谁能看的出来她化没化妆。”

  听上去就好蠢啊!

  我不禁腹诽。

  可听上去,又是真的很温柔很温柔。

  叶修冲我挑挑眉,问:

  “怎么样,这个人很不错吧。”

  “还用你说啊?!”

  我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在叶修一脸无奈,写满了我又怎么了的目光下趴到桌子上。

  “我家黄少当然是好得很,比你可是强多了。”

  “真是,你要是不喜欢我,那么坚持的把我留下来干什么?”叶修叹口气:“我多给你讲点黄少天的英勇事迹,你放我走好不好啊大小姐?”

  为自己讨厌的人着想,对方还不领自己心意的感受非常不好,我真的有股拿菜刀砍叶修的冲动。

  还好是我抑制住了,只是骂了他两句。

  但我的垃圾话水平明显比不过这个老油条,说什么都有一股一拳打到棉花上的苦闷感。

  到最后,我几乎已经是在抱怨他。

  “压黄少的那棵树我可还记着呢,你那场比赛赢的就是运气好而已吧?”

  说出这话后,我就有点后悔,我可是理智黑,那么脑残黑的话不应该说出来的。

  没想到叶修倒是非常从善如流的答道:“你说的倒是没错。”

  我有点懵,呆愣的看着叶修从裤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烟塞到嘴里,也没有点上,只是含含糊糊的开口:“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嘛,你看人家张佳乐都没说什么呢,相比之下,黄少天好太多了不是?”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叶修叼着烟,嘴角勾出一个笑容:“荣耀就是竞技,输了就是输了不是吗?”

  他手肘撑着桌子,手背抵在下颚处,歪着头看向我,阳光洒在他脸上,模糊了他的神情。

  我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我能说,你知不知道黄少天有多努力吗?

  我明白,叶修肯定是比我更清楚的,黄少天的努力,他的努力,这个赛场上所有人的努力。

  叶修说:“你还是不懂荣耀。”

  我想,我是不懂的吧。

————————————————————————————————

没写私设人物为什么是叶黑,不是因为懒,是因为没法理解叶黑的心态所以写不出来。

这篇里面所有的黑子都会是理智黑,因为我觉得脑残黑是没有看过全职的,所以不把他们这一类叶黑归到全职圈里来。

最后,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 ( 11 )
热度 ( 148 )

© 大白白白白白兔奶糖_超爱络崽 | Powered by LOFTER